聖雄甘地,地球人都聽說過的印度民族解放運動領導人,著名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就是由甘地本尊發起的。

這麼一位神壇之上的政治領袖,他的「性生活」也非常值得拿出來港一港。

讓少女陪睡共浴,聖雄甘地只為禁慾修行|大人物的性生活

- 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印度人的名字就是長長長長長 -

1907年的夏天,甘地37歲。正值生理壯年的他對妻子說,以後我不再和你發生關系了。節欲正式開始,甘地從此不再過性生活。然而這並不是他第一次節欲。

13歲,一個青春伊始的年齡。想想13歲那年的你在做什麼呢?每天騎著自行車上學放學,背不完的英文單詞,最害怕的期中測驗,偷偷暗戀的前後桌。

甘地可沒有這些煩惱,因為13歲那年,他結婚了。小小年紀初嘗男女之樂,仿佛打開新世界大門,一發不可收拾,學業甚至因此荒廢。

讓少女陪睡共浴,聖雄甘地只為禁慾修行|大人物的性生活

- 年輕時的甘地與妻子 -

16歲的一天,甘地正和幼妻雲雨之時,傳來父親去世的噩耗。此那時起,他心中對性就產生了一種罪惡感。

三年後,他戒酒戒葷,並第一次嘗試禁慾,隻身遠走他鄉,赴英國攻讀法律。

讓少女陪睡共浴,聖雄甘地只為禁慾修行|大人物的性生活

- 年輕時的甘地曾取得律師資格 -

1906年,南非爆發了祖魯人反對英國人的「叛亂」,甘地組織了一支印度救護隊前往「叛區」,親眼見到白人是如何殘忍對待殖民地的可憐人,深受震撼。

也從這時起,禁慾的想法在甘地心中愈發強烈。

讓少女陪睡共浴,聖雄甘地只為禁慾修行|大人物的性生活

- 甘地在南非時的留影 -

甘地認為,一個男人應該保持他極重要的液體以獲得能量。自我控制性慾可以讓自己全身心投入宗教政治運動中去。

並且,這時的甘地近不惑之年,膝下已有五個子女,他不想再要孩子。所以,就出現了文章開頭那一幕,甘地對著妻子卡斯圖巴許下禁慾誓言。

讓少女陪睡共浴,聖雄甘地只為禁慾修行|大人物的性生活

- 甘地與家人在一起 -

然而,禁慾和正常性慾需求之間的矛盾與沖突始終存在。雖然甘地宣布禁慾,但人本能的沖動卻很難把持。

印度孟買,甘地67歲的一天晚上,他從夢中驚醒,發現自己居然有了性沖動。驚恐,詫異,不解,羞恥。甘地向公眾坦白了自己的負罪感和痛苦,並決定六個星期一言不發。

「這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時刻。」他用這樣一句話來形容自己67歲這年的夢遺。

讓少女陪睡共浴,聖雄甘地只為禁慾修行|大人物的性生活

- 晚年時的甘地與妻子 -

甘地認為,這次事件是邪惡力量對其精神力量的挑戰。為了堅定修行,徹底根除自己身上一切慾念,他找來年輕的女子陪在自己左右,與自己親密相處,以驗證自己的禁慾真心。

參與甘地禁慾修煉的這些年輕女子,是從甘地的諸多崇拜者中挑選出來的,她們對甘地有著熱烈的情感。其中最著名的三位是,蘇什拉、阿芭拉、馬努。

蘇什拉是甘地秘書的妹妹。她常在甘地的面前洗澡。甘地說,「當蘇什拉洗澡時,我保持著眼睛緊閉,我並不知道他是裸體的還是穿著衣服的,我只能聽到她用香皂的聲音。」

讓少女陪睡共浴,聖雄甘地只為禁慾修行|大人物的性生活

- 中年時期的蘇什拉 -

在蘇什拉33歲那年,甘地讓年齡已偏大的她離開,換上了遠比她更為年輕曼妙的少女。

阿芭拉是甘地的侄孫媳婦,馬努是甘地的侄孫女。在甘地人生的最後幾年裡,一直都是這兩位樣貌清秀的少女陪在他的左右。甘地和她們同床共枕,相擁而眠,用身體溫暖彼此。

讓少女陪睡共浴,聖雄甘地只為禁慾修行|大人物的性生活

- 阿芭拉(左)和馬努(右) -

接見國大黨領導人時,甘地一邊與來訪者侃侃而談,一邊讓少女幫他推拿按摩。
毫不避諱。堪稱奇景。

盡管甘地年齡不斷增長,但環繞在他周圍的永遠都是青春無敵的少女。

讓少女陪睡共浴,聖雄甘地只為禁慾修行|大人物的性生活

- 甘地與年輕女子在一起 -

甘地說,對禁慾主義者來說,生殖器只有象徵作用,而絕不能產生其他功能。而精液,需要轉變為強大的動力,輸往人體的各個部位。一位極致的禁慾主義者必須能夠睡在赤身裸體的貌美女子身邊,但絲毫不為其艷麗姿色而心盪神搖。

英國歷史學家賈德·亞當斯認為,「甘地期待這些女人給予他刺激,從而他可以表現出抗拒。甘地想要知道,性慾能否被控制,因為他感到這是一個非常強的力量。「

可想而知,甘地的這種修煉方式會引起多大的爭議。流言四起,「甘地性虐少女」的傳聞甚囂塵上。國大黨焦頭爛額,政敵暗暗得意。

讓少女陪睡共浴,聖雄甘地只為禁慾修行|大人物的性生活

- 晚年靜坐苦行的甘地 -

1948年1月30日,甘地死在了一名印度教狂熱分子的槍口下。

甘地死後,所有他和少女共眠共浴的事都被印度官方封鎖。當事女子也被下了封口令。以此來維護甘地聖雄的形象。

賈德·亞當斯所著的《甘地:赤裸裸的雄心》一書中,因大量披露甘地晚年的私生活,而遭到印度國內甘地支持者的抵制。

對此,亞當斯如此回應:「我不覺得談論任何個體的性行為會損害他們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