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豌豆私信跟我說,她最近挺難過的。

前不久,國中班長通知她說,班上組織了一場十周年同學會,希望大家有空都能來參加,聯絡聯絡感情。

其實在豌豆心裡,從國中到大學,國中同學是感情最好也最讓她覺得親切的一群。

所以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她幾乎是想都沒想就決定要參加。

那天晚上,大家都玩得很開心,聊以前住宿時發生過的趣事,給科任老師取的外號,因為看不順眼某個同學曾做過的惡作劇。

每個人笑著鬧著,那感覺就好像回到了十年前。

酒過三巡後,豌豆去了趟洗手間,無意中聽到了一段對話——

「沒想到今天人還到得挺齊的,陳希怎麼沒來?」

「剛才我還和那誰聊起她呢,聽說她本來想來的,可一聽說豌豆來,她就說有事來不了了。」

「哦…那也是可以理解。」

豌豆心裡突然就覺得堵得慌,陳希的臉浮現在她的腦海里。

國中那會兒,她們是彼此最要好的朋友,沒錢了吃同一份飯,豌豆會下意識地把肉都留給陳希,她晚上還總是偷偷溜到陳希床上和她擠著一起睡,陳希也總會自然地摘下一個耳機遞給她。

那個時候她們就約定好了,以後要是都嫁不出去就一起買個小房子過完下半輩子,要是都嫁出去了那就是彼此孩子的干媽。

陳希性子軟弱,可卻在豌豆被欺負的時候,不顧後果地把垃圾攢了好幾袋帶到學校里往那個人座位上倒,只為了幫豌豆泄憤。

豌豆同樣也記著陳希的好,碰上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給她留一份,省吃儉用攢了一學期的零花錢,給她買生日禮物的時候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可是後來倆人發生了爭執,就從此斷了聯系。

自尊心把倆人都拖著,拖到最後大學不在一個城市,倆人就這樣徹底地退出了對方的生活。

其實當初引起爭執的真是一件再小不過的事了,來同學會之前,豌豆甚至想像了一個畫面——

她們見到彼此點頭微笑地打了招呼,冰釋前嫌般地坐在一起,像大部分同學那樣聊起過去。

可最後的結局卻是,曾如此親密無間的人,最後連見一面也覺得為難和尷尬。

約嗎?

最後豌豆跟我說:

「友情原來也和愛情一樣不堪一擊,一件小事就能輕而易舉地讓它分崩離析。」

而有時候,往往連一件小事也不需要。

阿月一直喜歡的那款包包,最近終於從櫥窗到了她家的衣櫃里,她本就很會穿衣打扮,背上那個包包之後整個人看上去氣質又好了不少。

公司里的同事看了都夸,說包包好看,也誇她很會搭配,本以為會顯得老氣的經典款在她身上卻莫名地好看,紛紛向她取經。

可是沒多久,她就聽到了一些閒言碎語,說她虛榮心也太強了,沒錢還要學人充大頭,居然low到買假包,還成天當作是真包。

那個包包的確是假的,是阿月買的高仿品。

聽到這樣的議論之後,阿月就再也沒有背過那個包了,因為被說虛榮被說惡心的感受很難過。

雖然不清楚她們是怎麼知道的,但是她也沒多想了,或許是公司里有識貨的人看出來了吧。

不久之後公司來了個帥帥的新同事,她能感覺到他對自己有意思,總是會在早上給她帶一份三明治。

一開始她覺得這樣的舉動有點幼稚,像個小孩,可卻又很奇怪地發現自己對他並不反感。

就在她開始對他有點好感的時候,他的三明治再也沒出現過,他也再沒有在微信上找她聊天。

後來才從別人那聽說,之所以那樣是因為有人跟他說,她覺得他太幼稚了像個小孩。

不久之後,他就和她的閨蜜阿鹿在一起了。

那時候她才恍然大悟,她只和阿鹿說過她的包包是高仿的,也只在阿鹿面前說過覺得那男生幼稚。

她陸陸續續地從別人那聽到了一些聲音,原來那個她曾以為是自己最好的朋友,那個曾經有什麼都一起分享的阿鹿,在背地裡居然把她說得如此不堪。

阿月從來沒想過,在背後捅她刀子的,會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也從來沒想過,她這麼交心的一個人,背地裡會是那麼討厭她。

人和人之間的關系真脆弱,你以為牢固的城牆,其實抵不過一顆小石頭。

但其實更讓人失望的是,有時候甚至都不需要任何外力作用,也可以分崩離析。

約嗎?

前段時間,可可在網路上看到一個說法,在微信里搜「晚安」,說得越多說明你們越相愛,搜「在嗎」,說得越多說明你們越在乎對方。

讓她覺得開心的是,男友穩穩地排在了第一,幾乎每天晚上他都會和她說晚安,在一起還不到一年,他向自己發出的「在嗎」已經超過了一千個。

但緊接著男友排在第二的那個名字,卻讓她長久都緩不過神來。

是Yuki,她在大學期間最好的朋友。

可可和Yuki是一見如故的交情,即使所有人都告訴她們大學的友情有多麼表面多麼地不值得深交,可她們卻像個例外。

她們有上千頁的聊天記錄,聊不敢和任何人說起過的暗戀對象,聊不願意和任何人提起過的原生家庭。

起床了嗎午飯吃什麼晚上去哪,在那些聊天記錄里能看到那幾年她們完整地存在於彼此生命中的所有軌跡。

可可知道Yuki最多的秘密,Yuki知道可可隱藏的最深的弱點,她們見過彼此最無助的時刻。

她們約好了要做對方的唯一伴娘,不缺席對方生命中的任何一個重要的時刻。

她們也曾經笑稱之所以大學沒談戀愛,都是因為被對方給擋住了所有的桃花運。

大三那年可可的手機丟了,因為聊天記錄和照片沒有備份哭了整整一個晚上。

那個時候,和Yuki的對話框總是在列表的最上面,點進去最後一條信息都不會超過一個小時。

可自從畢業後她們都越來越忙,聯系得也越來越少,從一開始的一天幾句,到了現在的最後一條信息竟停留在九個月前。

可可翻開了Yuki的狀態,才知道她談戀愛了,才知道她被求婚了,可若不是今天在搜尋欄里偶然搜尋那兩個詞,或許連她以後結婚也不知道吧。

現在她已經養成了隨時把所有信息和照片都備份的習慣,和Yuki的聊天記錄也安安全全地躺在那裡。

可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她們都以一種悄無聲息的方式退出了對方的生活。

我們應該都有過這樣的經歷——

曾有一個人出現在我們的世界裡,我們一度以為會攜手走到生命的盡頭,最後卻散得無影無蹤。

以前無論多晚給對方發信息都不覺得唐突,可現在卻連給對方發句「約嗎」都說不出口。

之前看到過這樣的一句話:

「刪掉的人可能曾經有過幾百頁的聊天記錄,微信里很長時間不打招呼的人可能曾經也樂此不疲地整天膩在一起,背地裡把你罵成狗的人可能曾經是你以為最親近的人。

身邊的人總不斷更替,一段關系有時候斷的悄無聲息,有時候卻讓人措手不及。」

相逢時的快樂總讓我們不曾想過離別會帶來的落寞,只能在最後安慰自己說一句:

幸好曾經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