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遺憾的是,對於他來說柚子是他的新生,而他卻始終不可能是她的良藥。

——花塘寄語

/ 01 /

當初是柚子主動追的嘉維。

柚子跑到嘉維面前,歪著頭語氣軟軟卻又帶著一股毋庸置疑的姿態問他,能不能加他Line,如果今天不行那就明天,反正直到他給她為止。

嘉維有點不太適應過分熱情的柚子,可也正是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碰見這樣的女孩子,所以他的好奇心被成功地勾起來了。

他工作的時候開始走神,想的是那天柚子笑嘻嘻的臉,看的次數比以前多了一些,雖然嘴上不承認,但其實就是想知道她找他沒有。

有時候他覺得,柚子就像一個入侵者似的突然闖進他的生活,很奇怪,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她書寫倆人的故事主線,卻無法將她趕走。

又或者說是他不想,因為他已經不可控地對她上了心。

感情是最經不起撩撥的,更何況是像柚子這樣熱情似火的可愛女生,沒有多少人可以抵抗住她的主動。

很快,嘉維就繳械投降了。

談過戀愛的人都知道,只要有一個人主動且積極,兩個人的關系是可以神速發展的。

和柚子在一起,嘉維都有點不像以前那個慢熱的男生了,他們很快就從牽手接吻到了同居上床。

認識這麼多年了,這是我們第一次看見嘉維身上那樣充滿了人間煙火氣,他再也不是那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男生了:

他開始發狀態了,也學著別的情侶那樣秀起了以前他認為「很奇怪」的恩愛,開始在聊天的時候下意識地提到柚子。

忘記一個人,有兩種方式。

/ 02 /

其實和柚子剛在一起的時候,嘉維還不是這樣的,他始終有意無意地保持著安全距離。

但柚子沒有給機會他保持那樣的狀態太久。

她和他一起吃雞打王者,是個很好的輔助。

雖然他完全沒有提過類似的要求,但是她每天都變著法兒地給他做不同的菜系。

她恰好煎得一手他愛吃的好牛扒,他從來沒想過她和自己居然是如此地合得來,就連飲食上都挑不出什麼毛病。

她會把他的衣櫃全都翻出來整理一遍,然後皺著眉頭說他不會照顧自己,把他破洞的襪子全都扔掉,把他皺巴巴的襯衫一件一件地熨好。

拉著他去商場里買衣服,給他搭配他平時不怎麼輕易嘗試的休閒街頭風格,並且一遍又一遍地告訴他,他那樣穿真好看。

看著那樣用心地對待自己的她,他開始不由自主地放下了防線,開始一步一步地陷進這場看上去完美的愛情里。

他為她把襯衫都束之高閣,取而代之的是她喜歡的衛衣運動褲跑步鞋,他把原本清爽的寸頭留長了,每天早上都提前半小時起來膠頭發。

柚子說他這樣很帥,希望他每天都這樣打扮。

雖然嘉維還是會在拿換洗衣服的時候第一反應把手伸到襯衫那邊,還是會在出門穿鞋子的時候下意識先拿出那雙早就習慣了的休閒鞋。

但最後還是會選擇柚子喜歡的風格,他越來越愛她了,所以他覺得取悅她是應該的。

/ 03 /

她就像是一個設計師,一點一點地把他變成她喜歡的樣子。

她喜歡運動型的男生,她喜歡會打扮收拾的男生,她喜歡愛熱鬧的男生…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一點小偏好,兩個人之間也不可能真的做到完美契合,這很正常。

可那時候的嘉維還不清楚,其實在他之前不久,柚子剛結束了一段為期四年的感情,那個男生陪伴了她的整個大學。

他見過她最青澀的模樣,見證了她從一個小姑娘出落成一個成熟的女人,他之於她的意義不言而喻。

分手是因為男生工作後移情別戀了,狠心又猝不及防地對她說了分手,任憑她如何挽留和哀求都不願意再回頭。

柚子當然沒法輕易放下那段感情,可又實在不想再繼續被對他的愛與恨折磨,那怎麼辦呢?

或許像對方一樣,找個新歡就能輕輕鬆鬆地和過去道別了吧,抱著這樣的想法,她主動接近了在她看來看起來不那麼討厭的嘉維。

可就在嘉維滿懷信心地認為柚子真的很愛自己的時候,他看見了那張她和前任的合照。

對他來說最諷刺也最難過的是,照片裡的那個男生看起來和自己是多麼地相像,但很快他就意識到了,其實是現在的他很像照片裡的那個男生。

照片中的男生也穿著衛衣運動褲跑步鞋,發型膠得比嘉維好多了,最重要的是,站在他旁邊的柚子臉上的笑容是嘉維從來沒見過的。

直到那一刻嘉維才明白,原來並不是所有的熱情似火都出自於愛。

柚子並不是恰好會做他喜歡吃的牛扒,那是她和舊愛在一起的時候為了他學的,她也並不是喜歡運動型的男生,她喜歡的只是那個恰好運動型的他。

這麼久以來,她只是把他當作是另一個人來愛。

忘記一個人,有兩種方式。

/ 04 /

嘉維和柚子提分手的時候,柚子是有點懵的。

因為和他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以來,她也慢慢地相信了自己很愛嘉維這件事。

面對他對她根本不愛他的指控時,她一個勁地辯解反問他,如果她不愛他,她又怎麼可能為他做那麼多事?

是當他拿出那張合照遞給她的時候,她才沉默了許久。

看到那張合照時,就像有一隻大手突然伸出來往她心髒的位置把她的心髒揪了出來,她分明能看到那裡面全都是那個放棄了她的男孩。

彼時她看著嘉維,恍惚間居然已經分不清站在她面前的到底是誰。

她以為自己已經放下了,到頭來卻發現這一切不過是自己自導自演的一場自欺欺人。

柚子不知道,那個一開始內向悶騷防備心很強的嘉維在,遇到她之前,經花了三年的時間來徹底和前情告別。

那三年裡除了她,主動靠近他的女生並不少,有讓他有片刻好感的,也有讓他一眼就覺得特別的,可每次臨門一腳時他都會問自己:

「如果前任願意回頭,我還會選擇這個女生嗎?」

他每次都搖了搖頭,然後將別人拒之門外。

直到柚子的出現,他問了自己十遍這個問題後,發現仍然無法拒絕她。

那時候他才確定,對於過去自己終於放下了,所以他才終於鼓起勇氣去擁抱了她。

可遺憾的是,對於他來說柚子是他的新生,而他卻始終不可能是她的良藥。

而柚子卻在嘉維離開後,除了被對過去的念念不忘折磨以外,還被那份對他的虧欠折磨著。

/ 05 /

我認識一個情況和嘉維很像的人,是個叫做小芽的女讀者。

她曾經單身了六年,自從和前任因為不可抗力分開開始。

說實話她年紀不小了,親戚朋友家人都勸她眼光別太高,就算沒有感情那也是可以慢慢培養的,一根筋害的只會是自己。

更何況她的前任已經成家了,任她再怎麼念念不忘也是不可能有回響的啊。

她的前任確實是個很優秀的男人,可她卻告訴我,之所以拒絕所有對她有意思的人,並不是因為覺得他們沒有前任優秀,也不是因為眼光高。

其實這些年來比他優秀的有,比他懂得體貼她的也有,只是愛是沒有那麼多理由和原因的,而忘不掉也一樣。

她說如果她心裡還沒放下那個人卻又去招惹另一個人,那麼就等同於把對方當作是一種消遣、一種替代品,這對於那個人來說並不公平。

過了很久,她才終於接納了另一個男人。

在她還沒放下前任的時候她就認識那個男人了,男人追她,可因為她的一句心裡有人碰了壁,她雖感覺到了心動,卻還是堅持了自己的原則。

後來徹底放下前任後再與男人重逢,她才終於把自己的心交了出去。

張愛玲曾經說過,忘記一個人有兩種方式,一是時間,二是新歡,你選擇了新歡,而我選擇了時間。

也有很多人說,忘不掉前任無非是新歡不夠好。

但其實當你心裡填的滿滿的時候,你又怎麼可能真正騰出位置讓另一個人住進來呢?

你以為你給對方的是愛,到最後成功地騙到了自己,卻不知道你給出去的不過是一份假象,對方吸引你的也不是他們的好,而是一份終會逝去的新鮮感罷了。

人的心是很小的,它只能一次容納一個人的存在,如果你硬要讓另一個人進來,那總有一天你們都會覺得擁擠,覺得不舒服。

為了暫時麻痹自己而去開始一段感情,就像吸毒一樣會令人上癮且失去自我。

心裡住著一個不可能的人已經很痛苦了,為什麼還要自私地讓另一個人來承受這份痛苦?

心裡住著一個不可能的人已經很難受了,去傷害另一個人只會讓你徒增一份磨人的內疚。

所以忘記一個人,只有時間才是最好的良藥,才能不辜負愛情,不傷害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