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信:

你好,我最近很苦惱。

我一直以為,我和女友的感情是很和諧的。

在一起三年多,我也側面向她打聽過,不管是對我的感情,還是我和她在床上的契合度,她都很滿意。

但是最近,我遇見了一個讓我困惑的事。

上個月,她在商場試衣服的時候,放在一旁的包包不小心被我弄倒了。

從她的包里居然掉出了一個看起來很奇怪,還連著線的東西。

我雖然不太懂情趣用品,但我一眼就認出來,那是網上很火的一個女性性用品,跳蛋!

我當時都懵了,還好周圍沒人,我趕緊把東西塞進包里,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從這之後,我好幾天,都找機會看了女友的包,發現裡面都有這個玩具的存在。

我很困惑,難道情趣玩具不是只有在女生需要的時候,才會拿出來用的嗎?那她這樣隨身攜帶,是因為對我床上表現不滿,所以要自己解決?

難道是我不行了嗎?

「我在女友包里,發現了情趣玩具」

我自認為在床上的技巧和溫柔度,都是足夠的,那她為什麼還要經常帶著玩具呢?

我實在沒忍住,去問了她。

她知道我發現了她包里的情趣玩具,居然沒有我意料中的驚訝,或者憤怒,只是說,不是我以為的那樣,她對我,和我們的感情,都很滿意。

但是我不相信,有哪個對感情和性生活都很滿意的人,會隨身攜帶情趣玩具的?更何況一個女生。

所以我還是堅持要讓她告訴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最後無奈之下,她只好給了我一個,我至今無法理解的理由。

原來從小她的家教就很嚴格,甚至到了有點變態的地步,就算是到了大學,只要她在家,幾點出門,做什麼,幾點要回家,爸媽都看得死死的。

有好幾次,大學放假在家,跟幾個朋友出門聚會的時候,因為回家晚了半小時,被找來的爸爸,當眾扇耳光,說她沒有家教。

漸漸的,我的女朋友,性格變得越來越壓抑,但是她找不到其他方式來反抗這些束縛,所以只能用『隨身攜帶情趣玩具』的這種方式,來表達自己的對抗。

我很困惑,問她,隨身帶情趣玩具怎麼就是表達自我的對抗了。

她沉默了一陣,最後輕聲說到,之前的二十多年,她被教育,要做乖乖女,所以燙頭發,塗口紅,都是不允許的,甚至連出門聚會,都必須踩點回家。

但是她已經受夠了這樣壓抑的人生,所以她要用大眾眼裡,女生最禁忌的話題,來表達自己反抗的態度。

這個話題,就是性。

倒不是說她會在性上亂來,但是她一定要找一件和性相關的事,來『表達自己』,這樣她才能有一個釋放口,要不她會瘋掉。

您對她這個情況,了解嗎?是不是以後,都要這樣,才能讓她開心?

我真的有點困惑。

「我在女友包里,發現了情趣玩具」

花塘解析:

說真的,我實在是太能理解這來信這個男生的女友了。

就是那種,「我不能做什麼實際上出格的事,但我一定要在某些行為上,做到極致,來表達我的不滿,和我的反抗。」

一個成年人,但凡要長大,都經歷過這種荒誕,但又對旁人無害的過程。

我們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在被規則或者身邊人束縛著。

很多人比較幸運,隨著年齡的成長,旁人對Ta變得逐漸寬容;但也有不少人,不那麼幸運,不管成長到什麼年紀,身邊的人都認為「Ta應該被管教」。

被束縛的人,其實對人生是很彷徨的。

他們不知道應該怎麼走,才是正確。因為在以往的這些年裡,他們怎麼做,都是「錯」。

他們也從未嘗試過「自由生長」。

從「沒有選擇過」,到「不知道怎麼選」。

「重口味」,大概就是他們最終,能夠用來對抗壓抑和彷徨的唯一選擇。

來信的這個故事裡的女生,看起來的確有一些「極端」,畢竟怎麼看,一個隨身攜帶情趣用品的女生,都會容易被認為不正經。

但我們是不是要反過來想想,一個成年人,是不是有權利,去選擇一個,對自己和旁人都無害的,自我成長的方式?

與往事和解,與自己和解,與困惑和解,成長的過程,我們都走過彎路。

這位女孩的成長,來得晚了點,方式來得小眾了點,但我們所有人的成長,不都是這樣慢慢摸索過來的嗎。

一開始,我們找不到合適的力道,生怕不夠用力,就又回到那個彷徨和束縛的狀況里,所以我們拼盡全力。

當然,會有用力過猛的時候,但只要對自己和旁人無害,我們還是寬容一些吧。

年輕的時候,我們逃課、打耳釘、染頭發,是在過於用力地表達自我;長大以後,我們cosplay,嘗試不同的妝容風格,這是我們溫柔而堅定地表達自我。

認識自己,放下壓抑,沖突和解,每一個成年人都有自己的節奏和方式。

如果可以,我們不如溫柔一點看待這些事。

甚至,我們可以忽略這些「奇怪的操作」,因為所有人最終渴求的,不過是找到一個舒適,又於他人無礙的人生。

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