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讓女生對你有感覺,是要靠相處的,今天這篇文章不談聊天,不談約會,我們只談戀愛本身。談戀愛,談才是重點。這里的談,可不只是聊,更不是撩,這里的談,即是相處。

我們什麼時候與女生產生了相處呢。從你認識她的時候就開始了,這種開始不需要任何語言,你可能都意識不到,如果你們是班級同學,每天上課放學,就算不說話,也是在相處。如果你們在圖書館邂逅,互換了聯系方式,就算偶爾說話,偶爾不說話,也是在相處。可以說,相處往往都是安安靜靜地開始,同時安安靜靜地開始著。

這與大部分男人所理解的戀愛有很大不同,很多男人總覺得,戀愛的開始一定要華麗奪目,所以要想辦法給所追求的姑娘用盡世上最好的形容詞,要想辦法給她最絢爛的浪漫,他們以為這就是愛情,他們以為這就是心跳,他們以為這能製造感動。我只想說,too young too simple。

經過這幾年的磨礪,我逐漸發現,男人和女人之間對於愛情的定義是有根本性差別的,這里一個很重要的區別在於:時間差。在愛情里,男人是想盡可能地加快時間,而女人更想去延緩時間。

和她相處著,相處著,有了感覺

大部分男人最好彼此認識後的第二天,就能約會看電影;大部分女人最好彼此認識兩個月後,再思考要不要去看電影。這種基於生理基因所形成的反應機制,是很多愛情之所以道不明說不清的根本原因。

所以,很多女人對於男人的花言巧語不屑一顧,認識才幾天就甜言蜜語,肯定很會撩。所以很多男人對於女人的冷艷無情輾轉反側,認識那麼久了還不為所動,肯定很多人追求。

愛情里,這種男人求速度,女人求靠譜的互相摩擦,反應,交錯,形成了各種不合,也造就了各種契合。要在對比如此強烈,矛盾如此激烈的時間差里,找到打開女生內心世界的鑰匙,唯有從相處開始。

相處,是戀愛前的試戀版。但你不能和女生明說:那個,我們相處一下,看看合適就談,不合適就交個朋友。這麼一說,意境沒了,想像沒了,感覺沒了,戀愛就是這麼傲嬌,容不得半點粗製濫造。所以,在相處的過程里,要學會不該說的部分,彼此意會;該說的部分,勇敢表達。

文章一開始說道,相處開始於無聲無形。它沒有特別的開場白,也沒有特別的儀式感,不知不覺,相處,就那樣開始了。可能是某個盛夏的清晨,你走進班級面對新同學的那一瞬間;可能是你們坐在草地上圍成一圈玩游戲時,彼此偶然間的對視;也可能是深夜凌晨一起群聊時你剛好回了我一句,所以我也回了你一句。

和她相處著,相處著,有了感覺

相處最好的方式莫過於此,不僅於開始,更在於過程。我讀大學的時候,有時候會找女生一起去圖書館看書,「下午一起去圖書館看書。」

相處,從一條簡訊開始。

沒過多久,手機響起,「好啊。」

那是個溫暖的午後,我買了一堆零食在宿舍樓下等她,書包里塞了幾本村上春樹的小說,這個時候,也是在相處。

我相信她能感受到宿舍樓下,有個男生正站在香樟樹下,安安靜靜地等她。因為等女生,是種享受。我會想像她待會出現在我面前時候的妝容,是艷麗,還是青澀;我也會想像,她是以素雅的連衣裙羞澀的出場,還是以個性的襯衫酷酷地登場。

總之,這個時候,是最有想像性的,你只需要去暢想便可,怎麼合乎心意怎麼來,這個過程里沒有煩惱,沒有是非,沒有束縛,整個世界安靜而美好。如果她在樓上的宿舍里,也想像著他的模樣,那就是戀愛,沒錯了。

無論內心世界多麼豐富,到了現實里,我們的表達就是「嗯,哈哈」,「哈哈,嗯」,「對了,我們去社科閱覽室如何」,「哦對,能不能先去拿個快遞」,相處的過程,不會有什麼華麗的形容詞,也不會有什麼浪漫的騷操作,都是樸素的對話,簡單的交流,猶如夏日曠野里的蘆葦草,隨風舞動。

對於女生來說,這是她們想要的「延緩時間」,因為相處,讓她能更了解他;對於男生來說,這是他們想要的「加快時間」,因為相處,讓他能更接近她。所以,男人和女人之間的「時間差」,也不是一個完全矛盾的機制,這種看著矛盾的設定里蘊藏著一種協調,無論是男人和女人,都應該去努力尋找,摸索與調和,這樣才能奏響愛的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