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文章之前,晚睡君想認真地問大家兩個問題:

目前的你,對愛情都抱著一種怎樣的態度?請誠實地捫心自問,然後看下面第二個問題:

以前的你,對愛情又是抱著一種怎樣的態度?

很期待你在看完文章後能來留言區和我聊一聊。

/ 01 /

「這是什麼神仙愛情啊。」

無論是參加朋友的婚禮,還是看見朋友圈裡的恩愛記錄,又或者是在追那些甜得掉牙的韓劇時,這都是一禾最常發出的感慨。

說這話時,她總是滿臉羨慕的笑容。

「算了吧,不用浪費時間了。」

可無論是閨蜜組了交友聚會叫她去時,還是親戚家人想要給她安排相親時,她都會回以這句話。

而說這話時,她臉上沒有流露出絲毫的興趣。

一禾這樣的狀態,已經持續快四年了。

那時候她剛剛本科畢業,幾乎是同時,她和阿文兩個人都找了份在廣州CBD上班的工作。

在CBD上班,然後在廣州立足,是阿文從大學一直以來的願望。

他曾不止一次站在那些燈火璀璨的大樓面前說:

「這里以後會是我的家。」

剛畢業那段時間一禾除了上班之外,瞞著阿文在微信上加了很多房屋中介,一有點時間就跟著他們去看房。

最後她咬了咬牙交了半年的租金,房子不大但是打開窗就能看到阿文上班的大樓。

她把房子打掃干淨,用口袋裡剩下的最後一點錢裝飾了一番,雖然簡單但是足夠舒服。

那在她看來不僅僅是一間小公寓,不僅僅是一些鋼筋水泥,更多的是一個家的雛形,是他們倆愛情的安身之處。

在阿文生日的那天,她把租房的鑰匙當作是生日禮物送給了他,那時候她滿心都想著,這不算什麼。

因為她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他也會給她一個家,一個真正的家,和他一房兩人三餐四季,就是她唯一的期待和願望。

可是他沒有收下那把鑰匙,反而是一字一句認認真真地對她說:

「我們分手吧。」

簡單的五個字就像五把利刃,一刀又一刀地刺在她心裡最致命的位置上。

當代年輕人的情愛觀。

/ 02 /

「為什麼?」

幾乎所有人面對被分手都會下意識追問原因,畢竟沒有人願意死得不明不白。

一禾也不例外。

那天晚上他說了很多很多來回答她問出的為什麼,可事實上她一個字都沒能聽進去。

最後她只是對他說了聲再見,就輕而易舉地給了他想要的結局。

在知道他們分開後,我拿著酒和紙巾前往她家,在路上不斷地想著見到她後,會問我什麼問題,而我又該怎麼去安慰她才能奏效。

可是打開門後,她並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失魂落魄。

而是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回到廚房繼續煮著還沒煮好的面條,還回頭溫柔如往常地問我要不要也來一點。

她像個沒事人似的一口一口地吃下那碗面時,我一度產生了她實際上並沒有經歷那場可怕的分手的錯覺。

她看了一眼我帶來的酒,笑著讓我在離開時拿走,她不需要:

「又不是小孩了。還玩什麼失戀了就喝到爛醉要死要活的把戲啊?我昨天晚上已經哭過了,也就差不多了,日子得繼續過,班得接著上,面還得接著吃。」

她說這些話時真的很平靜,可平靜並不是任何時候都是一件好事。

記得之前聽人說,痛感和快感一樣很重要,提醒著人們他們還活著,提醒人們什麼是危險的。

當對一件事的痛感慢慢消散時,那人們在那件事上獲得的快感也會隨之消失。

所以當一個人對一件事感覺不到痛了,那並不是一件好事。

從那時候開始,一禾對於愛情就是這樣的狀態——

知道它是美好的,可是再也沒有了絲毫的期待。

後來,聽說阿文事業有成,不過是短短兩三年就成了業內佼佼者,一切都如他所願在進行著。

在廣州買了房結了婚,很快就完成了他當初心心念念想要的「立足」。

我們以為一禾會難受,小心翼翼地瞞著她,可她知道後卻很是釋然,全然一副已經放下的樣子。

大家看她放下了,便開始張羅著要給她介紹對象,可是她每次都像文章開頭那樣說道:

「算了吧,不用浪費時間。」

那個時候我才明白:

真正喜歡上一個人後最可怕的,並不是分手時的崩潰難過。

最可怕的,是分手後會讓你對愛情失去信心。

當代年輕人的情愛觀。

/ 03 /

我一哥們兒前段時間也分手了。

對方是個各方面條件都很不錯的女生,我們都勸他說,兩個人在一起吵架很正常,女生嘛,你多哄哄說不定就心軟了。

可他卻只是搖了搖頭。

我們問他難道就真的一點都不覺得難過嗎?

他說很難去形容那種感覺:

「難過啊,可沒有很難過,可能是因為我可以接受沒人來,也可以接受任何一個人離開吧。」

這樣不痛不癢的分手,已經不是這兩年來的第一次了,自從當初和那個她分手後。

她是他付出了整個青春去愛的人,可最後留給他的死刑理由卻是簡簡單單的三個字:

「不愛了。」

他說,他確信那些年她是愛過自己的,就像自己愛她那樣愛著。

可他們還是分手了。

所以當你終於接受了再怎麼深愛的人都有一天可能會因為不愛了而分開後,對於愛情這件事,就沒什麼是不能接受的了。

而當你什麼都能接受得了的時候,也就開始什麼都不會太期待了。

按他的話來說就是——

我依然相信愛情,因為我曾經擁有過;可我不相信愛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因為我曾經失去過。

雖然話很難聽,但是不可否認這的確就是很多人的情愛現狀。

因為愛而不得這種事,經歷過一次就足夠了。

經歷過那麼可怕的失去,所以以後無論再來多少次,你都會下意識地去計較得失,而當你開始計較得失,就不會再奮不顧身地付出了。

可愛情最難得的,就是在於不計得失和奮不顧身。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又算得上什麼真正的愛情?

既然都已經無法真正去愛了,那再去逼自己試著開始又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即使相信,但也真的很難再去期待了。

就正如電影《真愛至上》里所說的:

「真愛過的人,很難再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