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

文靜倚在車廂的角落裡。

像往常每一天那樣全神貫注地看著手機,她打開的是大岩的主頁。

大岩有每天記錄生活的習慣,她則每天都偷偷去看。

自從倆人半年前分開後,她偷看的動作就像早起刷牙洗臉一樣。

早就成了她生活里一個無法被割捨掉的習慣。

文靜承認,自己還沒放下他。

他辦事碰了壁心情不好,他喝了一杯特別好喝的咖啡,他回老家看望爺爺奶奶了...

雖然已經分開了,但她還是像這樣忍不住地想要去了解每一件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

今天大岩做了什麼呢?

他沒說,只是分享了一首他們兩個都很喜歡的歌。

她戴上耳機按了播放,那感覺就像是還沒分開的時候,倆人在地鐵上分享著同一副耳機。

歌手剛唱到高潮時,耳機里傳來了一聲信息提示音。

螢幕頂端彈出來一條推送提示:

「大岩:我們復合吧。」

就是這樣簡單的五個字,瞬間把文靜的心擾得七上八下的。

倆人當初決定分開,並不是說感情出現了多大的問題。

而是隨著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倆人之間的各種不合適就開始顯現了出來。

很多次的矛盾,很多次的爭吵,促成了最後分開的局面。

所以本來對於他對於這段感情,文靜想著互不打擾的話,那麼總有一天她是會放下的。

可現在大岩突然來這麼一出,她開始有點舉棋不定了。

復合就復合。

/ 02 /

和很多面臨過類似選擇的人一樣,文靜是有顧慮的。

因為確實還愛著對方,所以當復合的機會擺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不可能不動搖。

可當初之所以分開,就足以說明倆人之間是有問題的。

誰也不知道,復合到底是再續前緣,還是重蹈覆轍。

偏偏感情這種東西一旦失敗,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光是那個重新拿起又重新放下的磨人過程,就足以讓人望而卻步。

所以她說,無論復合還是不復合,她都怕自己會後悔。

不復合怕錯過,而復合怕又是另一個過錯。

文靜的萬分糾結,讓我想起了另一個朋友豆豆。

豆豆這人看著特別小女孩,但是在對待感情這件事上特別有一套。

她很果敢。

有一次聊天,有人問了個問題,如果前任找你們復合怎麼辦?

幾乎所有人都面露難色,可只有豆豆想都沒想就說:

「復合就復合啊。」

而她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

面對那些來求復合的前任,她的唯一評判標准就是——

在對方提出要求的那一刻,她的心是否動搖了。

她說,如果她確實還沒放下,那她就一定會給自己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不管結局是好還是壞,有什麼大不了的啊。

/ 03 /

豆豆說,每個人都應該給自己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

特別是對待那些,自己並不甘心認命、還放不下的感情。

前提是,無論何時一定要記住保護好自己。

那些有極端傾向的人不要碰,那些曾傷害過你的不要碰。

除此之外,如果倆人之間的問題還有可商量的餘地,那就不妨再試試吧。

其實,我們真的不用太過於嚴格地去看待復合這件事情。

它未必就像很多人說的那樣不堪。

畢竟如果你不去試著給彼此一個機會,那你又怎麼知道當初分開的決定是不是錯誤的選擇?

畢竟如果你不去試著給自己一個機會,那你又該怎麼讓自己更快的放下呢?

試過了如果結果是好的,那自然皆大歡喜。

可試過了如果結果並未如願,那也未嘗就是一件壞事。

畢竟當對一件事絕望到了極致,你放下的速度也就能快一點。

因為你肯定也知道,人性就是如此,不到黃河心不死。

所以,復合就復合吧,一次就好。

因為無論是再續前緣還是重蹈覆撤,都有它存在的「意義」——

比如說,終於得償所願;

比如說,往後不再惦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