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信:

我的原生家庭不是很好,父親愛賭,愛打人,脾氣暴躁,找過小三,母親會拿我當出氣筒,也會打我,弟弟不思進取,沉迷游戲,花了家裡幾萬塊錢買游戲道具。

我,97年生,從小感受不到家庭的溫暖及幸福,長大後也沒有什麼朋友。對我來說,朋友是很神聖的一個詞,作為朋友,我會對你好,會請你吃東西,會帶你出去玩,總之就是願意為你付出。由於我的朋友還在讀大學,而我已經進入社會四年,我們之間越來越沒有話題,而且經常吵架,經常很多事情想法完全不一樣。

比如我弟玩游戲花錢的問題,我朋友只會說打一頓就好了,可是真的有那麼簡單嗎,14歲的未成年,有自尊心,打人並不能解決什麼。而且我們家並不是什麼有錢人家,知道我弟花幾萬塊錢玩游戲真的很絕望,可是我朋友的態度就是不痛不癢,之後再也沒有聯系。

我曾經反思過,我是不是該看看心理醫生,可能因為原生家庭的緣故,我沒有談男朋友,甚至覺得這是浪費時間的事情,我覺得我的性格並不好,容易生悶氣,我知道這樣對身體不好,可我改不了。

我覺得很不快樂,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家裡一問我要錢,我就會給,兩千到五千不等,一方面告訴自己要攢點錢,不要全部給家裡,一方面又捨不得母親為了錢的事情傷神。

我覺得好難過,沒有人心疼我,沒有人理解我,而我也很難接受別人進入我的生活,我應該怎麼辦,怎麼樣才能逃脫出原生家庭的影響。

我覺得心裡很苦,可是朋友不理解,感同身受都是騙人的,知姐給我些建議吧,謝謝你。

答:

你的描述很詳細,歸納一下,是你的原生家庭問題以及引申出對你本身以及對你人際關系的影響。

關於你的問題,可以思考的角度實在太多了。但我還是決定從以下3個方面來回答你:

一、關於原生家庭

有些人一生都被童年治癒,有些人卻終其一生在治癒童年。你現在的情況,更偏向於後者。

顯然,你的原生家庭是不幸的,父親酗賭、感情不忠,母親脾氣暴躁,弟弟不思進取,你在這個家庭中感受不到溫暖。我可以理解為,你在原生家庭中,本質上是缺乏「自我」和「認同感」。也就是說,你在這個家中的存在感幾乎等同為零。

你渴望被親人接納、認同,我也很能理解你為了拯救家庭所做出的努力,但是這裡面有一個殘酷的真相:

你很難拯救他們,你唯一能拯救的,是你自己。也就是,「自我拯救」。

我說過,改變別人很難很難,但改變自己,卻相對容易得多。你要明白一個事實:只有當你自己成為更好的人,你自己變得更強大的時候,你才有能力去改變別人(雖然不一定能改變成功),甚至是,才能掌握主動權。

這就意味著,如果你想改變這一切,想化被動為主動,你自己首先要從心理到行為、從內到外變得強大起來。

撇開原生家庭不說,你需要自己來建立「自我認同感」,自己給予自己肯定。因為,這份「自我認同感」,無論是你的原生家庭,還是我,都沒有辦法給予你。這個行為,只能由你來執行。

貫穿生命的一種痛,叫「原生家庭之痛」

二、關於朋友

其次,在你看來,朋友是個「神聖」的詞,你認為朋友是應該為你付出的人。但其實,這個認知是不對的。

首先,朋友是為你「付出」的人,現實中沒有這種說法。即便是付出,也是雙方平等給予,而非你對ta或者ta對你的單向付出。從這一點來說,這個所謂的「付出」更趨向於「分享」。

也就是說,維持一段友誼的基本原則,應該是雙向「分享」而非付出,注意,這兩者概念不一樣。你應該捫心自問,在你希望對方願意為你付出的同時,你是否也做到為對方付出?如果沒有,你就不應該以此來為「朋友」下定義。

然後,「朋友」應該是個怎樣的存在呢?我認為,「朋友」是在你生命中不同階段出現的不同的人。在不同的階段,會出現形形色色、性格相似相同或完全迥異的朋友,某個、某些朋友會陪你走完某個階段。

如果根據你們的親密程度來劃分的話,則會出現1種現象:有的朋友可能會陪你走到下個階段、下下個階段,但有的則直接止步於某個階段,這就意味著,剩下的階段需要你一個人走,直至你遇到新朋友再與你同行。

為什麼有的朋友直接止步某個階段?影響的因素有很多,但歸根結底是因為大家所處的「層次」不一樣。

正如你和你朋友目前的情況,你朋友仍在讀書,而你已工作,雙方看待事物、對於同一件事的「認知」肯定不一樣了。認知決定層次,層次不同,自然無法理解對方的感受。

也就是為什麼你們越來越沒有話題,那是因為隨著你的閱歷增長,你們的認知、所處的層次已經不一樣了,所以她沒辦法理解你。自然而然的,在對於一些問題的處理上,她給出的建議自然無法滿足你的需求。

所以,你不應該過度糾結於對方為什麼沒有理解你。既然你們現在已經沒有聯系,我認為你的焦點應該更多地放在如何結識新朋友上。

好好想想,自己可以通過哪些方法來擴大社交圈子、如何才能有效認識更多新朋友,通過新朋友來不斷提升自己的認知,這才是你需要關注的重點。

三、關於自己

最後,我想和你談談「關於自己」這個問題。

你知道自己性格不好、容易生氣,這點很好,因為你已經意識到並承認了自己的問題。很多人往往沒有這樣的意識,這就導致了他們容易把原因推到別的原因上去、卻永遠不在自身找問題。

你能夠有這樣的意識,已經很好。只是你不知道該從何處開始改變,所以你覺得自己「改不了」。

但是,所謂的「成長」,就是自己不斷撕裂、疼痛、重塑的過程。如果真的要改變,就要敢於把自己撕裂、再徹底來個狠狠的「解剖」。

找到問題,直面問題,找到一個真正能夠驅動你的「啟動器」。這個「啟動器」,可以是目標,也可以是獎勵,無論是什麼都好,你要找到它,然後讓它去督促你完成這個過程。

比如說,把「逃離原生家庭的掌控」作為啟動器,你就是要達成這個目標。需要怎麼做呢?比如第一步做什麼、第二步做什麼,你需要將目標分解、再把目標下的每一步計劃細分並列出來,細化到每個細節如每個月、每一周、每一天的計劃,然後一步步執行實現它。

最後我想說,通過問答這樣的書面形式,我能為你提供的幫助真的少之又少。所以如果你仍然無法調整自己的情緒和心理,我建議你可以考慮尋找專業的心理咨詢機構或者醫生來獲得幫助。祝好。

貫穿生命的一種痛,叫「原生家庭之痛」

讀者來信:

有段感情不知道要不要挽回,想向你請教。

我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一個女孩,除了我們見過的第一面,因為是異地(我在外求學),所以後面我們只通過微信電話聯系。雖然隔著一段距離,但也能感受到彼此對對方的愛意。

然後大概幾個月後吧我就要確定工作了,但是對於自己未來會在哪裡找工作的事情,自己還不是特別明確。再加上家裡人反對我去她的城市,這讓我感到更加怯懦,不敢給她承諾。

我原本想著,等工作確定了,我再向家裡爭取。但也許是等了我很久吧,也許是對我的不表態失望,她決定離開我。但我們還繼續保持著聯系,偶爾會聊一兩句。

在這之後,她有一次跟我說起,有個男的在追她,她覺得自己並沒有特別喜歡對方,雖然對比之下她更喜歡我,但也願意給對方一個機會相處看看。

我知道後非常痛苦,嘗試挽回她,但是她的態度非常堅決,和我說我們再也回不去了,她的心永遠不可能停留在我這里。

因為這件事,我最近整天失眠,也沒心思顧得上工作的事。我是真的很喜歡她,可是一方面,我目前沒有和家裡談判的條件。另一方面,哪怕我違抗父母命令聽從內心,我不知道還能不能挽回成功。

想問這樣的情況,挽回成功的幾率大概是多少?

答:

平心而論,很少有讀者的提問能讓我感到煩躁,但你是個特例。

說來說去,你都認為自己是最有理的。一會說自己的工作,一會說家裡的反對,你既想當父母眼中的乖孩子,又不想人家姑娘離開,可是你又給不了人家承諾。用一句廣東話來說,你就是想「好人做盡」,別人盡是壞人。

你但凡是個真正的男人、但凡自己獨立有主見,都不至於怯懦到這種程度。

如今你還想挽回人家,可是人家都說了,你們再也回不去,人家的心永遠不可能為你停留了。這種情況還有什麼好挽回的?

在你還沒有擺平你父母前,你還想拉人家姑娘跳火坑嗎?你這麼做是在害人害己知道嗎?

所以,下次來問我問題前,拜託你先學會成長,先學會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再來問問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