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性夫妻大家都知道,我跟你們講,真的很普遍,非常普遍。

一方面可能東方人的體質偏弱進化得更高級,較為清心寡慾;另一方面,中國夫妻的壓力,那是相當大,一個孩子的學習,就足以壓垮中年夫妻的性慾,更別提還有車貸、房貸。

因為兼職做過幾年情感老中醫,喜歡跟我吐槽情感問題的讀者很多,我所知道的無性夫妻的比例,遠遠高於官方統計。

一個有趣的現象跟大家分享一下。

十幾年前,我在《女報時尚》寫情感專欄,讀者大多二十初頭,處於蓬勃的戀愛期,我收到的問題往往是:我們性生活很和諧,但他很懶,是個媽寶,工作也不行,收入不如我,這種情況要結婚嗎?

我的回復是,抓緊時間享受,誰會為了一根香腸,而買整頭豬呢?

如今,這一批讀者紛紛步入中年,問題變成了:我家那位其它方面還算及格,是個好爸爸,但床上越來越懶,結婚前一天三次,現在三個月一次,我們成了無性夫妻,這種情況要離婚嗎?

我的回答變成了:誰會為了一根香腸,而扔掉整頭豬?要不我賣個玩具給你……

人生如此浩渺而又豐富,一根「香腸」竟然成了人類的終極難題。

「得了性病後,我只做了 2 件事。」」

這件事我也仔細琢磨過,還試圖在婚姻學、生物學、心理學等書籍中尋找答案。最後得出的結論挺讓人喪氣的:香腸問題可能無解,它就是人類若干需要忍耐的問題中的一個。

婚姻制度跟香腸問題是天然沖突的:當人類創造了婚姻,既創造了安全感、親子確定性,也附送了性壓抑與情感厭倦。

上帝創造生物時,大約並不希望我們擁有與他老人家比肩的智慧和快樂,於是他左手創造了人類的智慧,右手又讓人類作繭自縛於婚姻。

性吸引需要新奇感,而良好的婚姻則秉持忠誠契約,於是,人類只能無望地在漫長的婚姻關系中尋找保鮮秘笈。再牛的保鮮能力,一兩年可以,十年八年難,十年以上還要保持新鮮感,多貴的情趣內衣也無能為力。

好的夫妻,最終都活成了同屋的戰友、上下鋪的兄弟。

動物界就不怎麼為香腸問題操心,因為大多數動物秉持開放性關系,它們遵循生物本能,沒有道德束縛,當然也不會考慮什麼親子唯一性,對雄性動物而言,所謂親子,有時候甚至可能是筆糊塗帳。

人類在最初的群婚階段也是如此。當男性慢慢有了特權意識,就開始琢磨:我養的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仔,不行!

於是,男性為了保護自己的親子唯一性,而發明了婚姻。開始是妻妾成群,擁有財富和社會資源的男性,也擁有更多妻子與子女,後來慢慢發展為一夫一妻制。無論哪一種婚姻形態,女性都要接受專一的束縛與教化,而男性則不需要。

婚姻從一出生,就帶著強烈的維護男性利益的色彩。所以,歷史上的激進女權主義者,都堅決反對婚姻。

咱們普通人過點小日子,不一定要考慮這主義那權利,但了解一點婚姻發展的常識與背景,有助於我們在想不明白的時候,不在牛角尖里憋死。

性愛講沖動,婚姻講穩定,既要沖動,又要穩定,你說多難?

人在穩定狀態里,其實是不怎麼能沖動起來的。身體條件和心理狀態一般的人,如果不努力保持原始待機狀態,不想辦法刺激自己的身體沖動,面對兄弟般的戰友,能偷懶就偷懶只能說是人之常情,算不上罪大惡極。

何況中國大多數婚姻都有一個奇妙的現象——丈夫慢慢活成了兒子,妻子慢慢活成了媽媽,這種怪現象有助於進一步降低彼此的性吸引與性沖動。

都說夢想是七彩的,我看婚姻才是。每個選擇了婚姻的人,都要做好它用任何奇奇怪怪的色彩對你進行暴擊的准備。

那麼,是不是不結婚,就可以一直享受美妙的床上生活?

理論上是這樣。不結婚就沒有忠誠契約,但繞來繞去,你會發現這也是個死結。

你喜歡的人不喜歡你怎麼辦?

首先,你不結婚是很自由,但能讓你產生沖動的男人可能都結婚了;

其次,如果你把眼光瞄準更年輕的單身男子,在東亞文化里,男人的幼齒崇拜也能打得你滿地找牙;

第三,以男權社會女性所受的傳統文化教育而言,女性在開放式關系裡,與在婚姻里,哪個受害更深還真說不清楚。傳統教育已經給女性上好了緊箍咒,許多好女孩都在用已婚的標准要求單身的自己,婚可以不結,忠誠契約卻不能不守,到頭來,男人一劈腿,自己還肝腸寸斷。

男人也覺得奇怪:咱們不結婚,難道不是為了自由,為啥還要掛著單身的名頭,行著婚姻男女的義務……

還有最致命的一點,是男人的性沖動往往建立在繁衍的欲望之上。不結婚、不繁衍,他們單著單著,就成了低欲望物種。在單身流行的日本,無性單身甚至比無性婚姻數量更多。

這麼分析下來,原來香腸問題,才是關繫到國計民生的大問題。但我翻遍心理、生物、兩性情感書籍都找不到解決的方法,最後只能從文化寶庫里翻出金光閃閃的四個字:無欲則剛。

另外,我相信人類的終極自由、平等恐怕還是要仰仗科技的發展。期待忠誠、勤奮、身體倍兒棒,可定製尺寸,設置時間、頻率的伴侶機器人早日長得跟吳彥祖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