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信:

我不是個老實人,有過很多P友,年齡跨度比較大,17到36的都有。每一個都不長久,很少有第二次見面。

疫情居家期間,在交友軟體上認識了一個姑娘,我在這個軟體上寫了很明確的交友目的就是約P。她主動聯系了我,坦白說我到現在都不明白她為何主動聯系我。

很自然的我們就聊到了約,居家隔離了差不多一個多月,我們隔三差五聊幾句,可以出門後,我約了她,在她家附近的酒店見面。初次見面我是有驚喜到的,她年輕漂亮,體型也好,看起來很溫柔。

一切都是那麼行雲流水,就跟我以前的流程一樣。雙方的體驗感都很舒服。聊天的時候她跟我說她還在上大學,我才知道她只有19歲,並約定了下次再見。

接下來我偶爾發個消息給她,但她經常很久才回復。我有點生氣。於是問她是不是不想再見了。她說不是,她大姨媽已經推遲一周沒來了,於是買了驗孕棒,兩道槓,又去醫院做了檢查,確實懷孕了。

這個時候我心裡發生了很大的轉變。我開始掛念她,想念她,這是以前不曾有過的。一開始她問我,我是怎麼想的?我就說其實我想要,但是你還在上學,會影響學業。她很開心,每天按時吃葉酸,但同時她告訴我她恐婚恐育。

後來,她把這個事告訴了她媽媽。她媽媽就陪她去打掉了,她媽媽還打了電話給我,說有時間一起出來吃個飯。

她手術後休養了差不多一個月。

之後我們又經常見面了,也發生關系。

後來,她有份投資的健身房開業,要做預售,所以她有些忙,我們見面就變得少了,我給她發微信,也是很久才回,或者回的比較冷淡。其實我工作也很忙,我自己跟朋友合夥開了一個全日制考研輔導機構,事情也特別多,但是我就是想發微信給她。我想我是真的喜歡她了,我甚至有想跟她一起生活的沖動。

於是,我開始逐漸跟以前的炮友斷了聯系,加起來有二三十個吧。我朋友都說我變得奇怪了。因為我是比較想浪跡一生的人,上段感情分手已經四年,對我打擊很深。我沒有想到,我居然還能每天都在想念一個女孩。我是如此的想擁有她,不止身體上,還有感情上。

我朋友囑咐我別在陰溝里翻船,雖然我跟她認識時間不長,但我好像著了魔似的,無法控制。

到這里,我再簡單說下她的情況吧,方便顏辭分析,她家庭條件蠻不錯的,父母經商,只是父母離異又各自再婚,她在成都一所挺好的大學念大二。

我和她聊天的時候,感覺她三觀很正,從學習到工作再到政治經濟,也能看出來她是個有想法的女同學。

所以後來我問過她,為什麼要跟我出來的時候。她總是不好意思的笑笑。她說她喜歡我。她也說願意跟我一起,為了我願意學習做菜。

唯一的問題就是見面的時候熱情似火,平時就冷淡如水。

因為我們認識過程比較特殊,不是正常的男女朋友開始,是從炮友開始。我不清楚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我、想跟我在一起?這個問題困擾我很久了。我開始思考她是不是在逗我玩,她是不是還有別的他?

我的女炮友,床上熱情似火,床下冷若冰霜

花塘回復:

在我了解到的情感服務機構收費項目中,「炮友轉正」是屬於收費最高的服務項目之一,可見要從炮友轉變成正常的男女朋友,其難度比挽回一個出軌者還要大。

除非是兩個人同步有了相同意願,你把我睡服了,我也把你睡服了,我們彼此願意把這種「臨時關系」更進一步。

女人也有拔※無情的,見了面脫了褲子,是「我喜歡你啊,我可以為了你學習這個學習那個」,然後穿上褲子不見面的時候,就變成了「我很忙,過會兒再說吧」。她不一定有其他男人,但一定是你還沒把她睡服。

大家都知道,兩性關系中最難的地方就是步調一致,那種現身說法證明自己和伴侶就是從炮友開始,然後結婚,婚後還幸福美滿的例子,並沒有太多參考價值,那是個例,好嗎?

道理很簡單。

什麼是炮友?炮友是為性而性的關系,炮友的初步定位和男女朋友的初步定位完全不同,甚至連短擇都算不上。

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去約炮,最起碼在一開始的階段,兩人都抱著不必為關系負責任的態度。爽,還可以回回床,沒那麼爽,分分鍾拉黑彼此。這種定位,決定了兩人上再多次床,也不一定有深度連結。

沒有深度連結,拔※有情是情分,拔※無情是本分,男女都是一樣的。只不過女人更易走心而已,從機率上看,女人愛上男炮友更多一些,這是由生物基因決定的,啪啪啪的時候女人分泌的催產素,比男人多出很多倍,催產素會讓女人感覺更需要對方,所以張愛玲才有那句經典名言:「通往女人靈魂的路,是陰道」。

但既然是機率學,自然也存在今天來信者的這種困惑:男人愛上女炮友,而女炮友還忽冷忽熱。

為什麼我們要說第一印象很重要?

從生物心理學角度分析,首先,因為人的記憶是不斷發展的,記憶與記憶之間為了能被大腦保存下來,就會彼此干擾,但對一個人或者一件事的第一印象不可能被前面的記憶干擾,所以第一印象往往最深刻。其次,在記憶不斷增加的過程中,人們會通過比較其他記憶的細節,來反復驗證第一印象,看看它是不是真的正確。因為通常而言,人的潛意識里總想證明自己的看法是對的。若不是有大的改觀,很難顛覆第一印象。

兩性交友的初步定位和第一印象,一樣重要。即使是後期轉正,由於這段關系最初是由炮友發展而來,也很難不懷疑對方的真心, 勢必給關系的和諧增加難度。

當然,現在還有一部分人不是有意識的去約,而是在機緣巧合下發生了一夜情,這種情況的程度比較輕,「先性後愛」的可能性,比那種一開始就是奔著約的炮友大得多。

像你和你的女炮友,就是一開始奔著約去的。

別揣著明白裝糊塗,你在社交軟體上已經清楚備注交友目的是約炮,而且你們聊天也直奔主題,還能不明白她為啥主動聯系你?看來以前,都是你主動撩女人,這是第一次被女人撩了。人嘛,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這還是個機率問題呀。

只不過你的運氣不錯,第一次被女炮友主動撩,就遇到了如此優質的姑娘,甚至超乎你的想像,你以前睡過二、三十個女人,恐怕加起來都趕不上這一個。

顏值高、身材棒、活兒好,還年輕,尤其是你形容她看起來很溫柔,那簡直能融化萬千直男的小心髒。溫柔代表著沒有攻擊性,已有調查顯示,有著溫柔特性的女人,是男人最喜歡的一種。

所以你對她的態度,才和其他炮友的態度不同,你對她有更多情緒,才會期待她能給你相應的情緒回饋。而她沒有滿足你的這些心理預期,於是你抓癢撓肝,不好受啊。

但我要提醒你,女炮友沒有滿足你的心理預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為直到現在你們也沒有重新確認關系,是不是已經從炮友轉正成1v1的男女朋友?

包括你決定和以前的炮友斷了聯系,都只是你自己的意願,並非是你們經過認真且深入討論後,才做出的決定。

所有兩性關系中的困惑和憤怒,都是你自己的無能造成的,你無法改變對方來滿足你,就只剩下不理解和生氣了。這能怪對方嗎?當然不能。

心理學黃金法則「誰痛苦,誰改變」,如果你真的喜歡她,願意把她從短擇變長擇,就要從深入了解對方開始,把精力都放在追究對方是不是逗你玩,對方除了你以外還有沒有其他炮友,意義不大。

當然,這個開始,還要對方願意給你機會才行。

目前你對她的了解實在有限,只知道人家父母離異,家境良好,她本人在一所不錯的大學讀大二,她是個從學習到工作再到政治經濟,都很有想法的女同學。可是她如何看待她父母的離異?她如何看待你?她如何看待約炮這種行為?她為什麼恐婚恐育,只是因為她年紀小,還是她對婚姻沒信心?她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這些可能隱藏著她婚戀觀的東西,你一概不知。

她才19,對感情的認知可能還處於比較模糊的狀態,但你已經30了,不可能還這麼幼稚的以為女生說了幾句淺層次的情話,就代表著「愛」了吧。

愛是做出來的,不是說出來的,對方說一千次「我喜歡你,我願意為你學做菜「,也不及她一次「我喜歡你」都沒說過,卻一直黏著你,親手做了一頓飯給你來得真切。

男女都一樣,不要把愛只停留在語言上,最起碼懂得啪啪要戴套,不要搞到人家未婚先孕要墮胎,事後你出錢出力去關心過嗎?對她有虧欠心態嗎?姑娘休養一個月後,你們又經常見面,也發生關系,你有沒有哪怕主動一次和她聊一聊你們之間的關系?

我在這封信里看不到分毫,我只看到了你的占有欲。你對她的喜歡,十有八九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有分量。

所以你身材好技術好,聰明的女人饞你身子就好了,也不必把你太當回事。

我的女炮友,床上熱情似火,床下冷若冰霜

老王回復:

我不了解情感服務機構的收費情況,但我理解為什麼「炮友轉正」是價格最貴的項目之一。

各位司機朋友,誰不知道把車一路向前開和把車倒著開,不是一個難度。先當炮友,再想轉正,就屬於開倒車。

因為在我國的主流兩性關系觀念中,性愛一般都放在有了感情以後才發生。說得動物化一點,兩性交往的最終目的就是滾床單。

約炮等於是一步到位,跳過感情,直接就到了床上。如果你認為反正最終目的都達到了,再倒回去慢慢培養感情,是比「先愛後性」更容易的事,那就大錯特錯了。

目的達到了的追求,和目的沒達到的追求能一樣嗎?問問各位已婚女性就知道了,她們的老公有幾個比婚前追她們的時候還好的,屈指可數,連我這種自認為對老婆不錯的暖男,也經常被顏辭吐槽沒有婚前對她好了。

來信人說他對女炮友產生了感情,天天念著她想著她,可他除了平時發發微信,把其他炮友斷了聯系,就再無進一步的舉動了。即便有進一步的舉動也是被動的,還要看人家姑娘有沒有把他看上。

這就是「約炮」帶來的副作用。

你也不用美化對女炮友的感覺。

試想一下,你睡過二三十個女人了,如果她們當中的一個想要和你從炮友關系轉正為男女朋友關系,你會接受嗎?恐怕也會猶豫,或者直接就拒絕了吧。

為什麼一定是這個女人呢,無非是她「鶴立雞群」罷了。

這就跟一個女人突然睡到了伴侶價值極高的男炮友一樣,也容易對他產生占有欲的。

不是只有女人才「慕強」,男人也會「慕強」。

由於你對姑娘的信息描述十分有限,我們很難分析她行為背後的原因,但無論她是不是還有其他炮友,她都只有19歲,別說她對情感不一定有清晰的認知,就是對性愛的理解也未必成熟,否則我無法理解她和陌生男人做愛為何不戴套,導致懷孕,還試過想生下來。

正是因為這種不成熟,所以她是亂的,迷茫的,任性的。

這件事把性別互換就更好理解了,男人只有在床上才對女人熱情似火,說到底還是認為這個女人當床伴還挺合適,但當女朋友或老婆,就不行了啊。

那種把車倒著開還能開得好的人,不止是業余老司機,技術還要達到專業車手的級別。

所以別說我是個老土的男人,借著這封回信,我是真心奉勸各位青年男女,請有點自知之明,老老實實的順應主流兩性關系觀念,約炮就別談感情,要談感情,就先愛後性。

沒有金剛鑽,非要攬瓷器活,不是給自己添堵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