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她入選了《滾石》雜志「世界十大最美的女人」;1991年,《People》雜志評選她為「全球最美麗的50個女人」之一。

曾獲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終身成就獎的導演大衛·林奇評價她:「她是一個神秘的女孩,我認為這樣的女演員她有個謎——那裡的東西是隱藏在表面之下的,真的是很有趣的。」

她是雪琳·芬,這個老派的好萊塢美人,也是被稱為B級片之神的艷星。

從頭到腳、從眼角的一顆痣到美好的肉體和姿態,雪琳都擁有著最完整的美艷。每一個眼神和身體信號,都將放盪與禁慾、高貴和下流完美地結合在一起。

浪盪又高貴的面容啊,她是午夜夢回的情慾幽靈

桃子小時候總是覺得海報女郎如果眼角有痣,就破壞了協調的臉部線條,平添一絲突兀。但後來才知道,美人臉上的一顆痣是千金也換不來的高級性感。

那一點協調中的不協調,反而會讓人覺得美得不可方物。雪琳的性感,就是從眼角的一顆痣開始,延伸到人的心裡。

雪琳眼角的多情痣,讓她的容貌有了一絲高貴的氣息,而這只是她美艷的開端。

擁有義大利、法國、愛爾蘭和匈牙利四國血統的雪琳,五官立體深邃、眼神魅惑、嘴唇誘人,這樣的容貌完完全全是一副好萊塢美人的模子。

還有下巴上的一條「美人溝」,更讓雪琳的容貌更添了一絲風情。

大多時候太美的五官長在一起很難協調,但雪琳更像是造物主的完美傑作,將高貴與浪盪結合在一起,形成了她獨特的面容。

年輕的雪琳,就早已能夠將高貴與放盪這樣融合的氣質展現得淋漓盡致。

也是這時,雪琳與德普合作了一部影片,就此展開了一段情。當時德普的帽子上都繡著雪琳的名字、劇里的吉他上也有雪琳名字的縮寫。

哪怕在以諸多美貌前女友著名的德普大叔的前任名單里,雪琳也不輸其他人分毫。

這段存續三年半的感情,也讓雪琳記了三十年。就在今年,雪琳還在為德普的家暴傳言發聲,她上傳了多張二人的合照,並配文:初時的愛是永遠的愛。

就從合照里也能看出,雪琳是放盪與高貴的結合體,是不可方物的美艷女神。

青蔥歲月的愛戀往往無疾而終,二人各自遇到了自己的機會。1988年沙曼王自編自導的情色電影《偷月情》,讓雪琳面容的高貴與浪盪再也無法隱藏。

在這部影片裡,她將豪門淑女的美艷形象展露無遺。無論是和男女演員的對手戲,還是她獨自一人的鏡頭,都表現出了一種強烈的美感。

不得不說,沙曼王導演的情慾場面的確足夠誘人,單單是勾畫雪琳出場的畫面就會讓人不禁想入非非。

只用白色的網襪搭配優美的腿部線條,再用白紗勾勒畫面感,角色始一出鏡就帶了些若有若無的性感。

而雪琳的面容的性感在這樣的鏡頭下表現得更為強烈。哪怕鏡頭是黑色背景下的臉部特寫,你也能在雪琳的眼中看到那種高貴的氣質,和帶有野性的誘惑。

她閃一下眼眸,在她對面的人心跳就要漏掉一拍。

對雪琳面容的捕捉,也讓每一個場景都帶有一絲無法抵抗的性感。

這樣高貴又放盪的美人,讓人們不自覺地就要被她帶入到角色當中,感受她的感受。

劇中雪琳全裸出演的鏡頭,更是讓雪琳的每一幀面容都散發強烈的性吸引力,螢幕外的人都會專注到屏氣凝神的程度。

面容的強烈吸引,也混合著肉體的極致誘惑。美人的肉體,總是讓人想要一探究竟。

飽滿而精緻的肉體啊,她是最誘人的毒蘋果

如果說雪琳的面容是放盪而高貴的,那麼飽滿而精緻就是這她肉體最好的形容詞。她身上的每一處肌膚、每一處線條都是絕妙的誘惑。

如果說《偷月情》展現的是她的面容,那《雙峰》就是美好的肉體盛宴。

1990年,雪琳在大衛·林奇執導的《雙峰》中扮演蛇蠍美人奧黛麗。這是一個誘人的高中女生,一舉一動都充滿著強烈的性吸引力。

飽滿的肉體讓雪琳的魅力值疊加了一個度的誘惑,也讓人不禁感慨,這樣的美人真的是男女通吃的殺手。

雪琳只用一個鏡頭,就能毫無壓力地表現出又純又欲的雙面體驗。她既可以是誘惑的魔鬼,也可以是單純的天使。

換上馬鞍鞋就是鬼馬精靈的高中女生,穿上高跟鞋就是魅惑性感的女王,只是一截小腿的鏡頭,極致的性感就撲面而來。

這一部劇,不僅讓雪琳的美好肉體得以展現,還讓雪琳獲得了艾美獎和金球獎的兩項提名。

也是這部作品角色的成功,雪琳憑借自己的肉體魅力掀起了一股熱潮——劇中她身著格子裙和緊身毛衣的搭配霎那間流行起來。

同年,雪琳也憑借《雙峰》的精彩表現登上了《花花公子》的封面。

這一年,雪琳也只有25歲。

但舉手投足間,她就能夠讓美好的欲望氣息撲面而來。用最簡單的身體信號,散發層出不窮的魅力。

美人的誘人面容、美人的美好肉體,這樣的結合更是讓雪琳獨特的氣質盡顯。

絕美的面容搭配精緻的肉體,雪琳仿佛就是主宰萬物的誘惑妖精,在午夜夢回間讓人久久不能忘懷。

驕傲又下作的姿態啊,她是神壇之上的porn star

如果說面容與肉體的極致誘惑還不足夠能成就美人的完全體,那麼姿態就是雪琳最具規模的殺傷性武器。

在她另一部主演的影片——《雙峰》導演大衛的女兒珍妮弗執導的《盒裝美人》里,就能看到雪琳那種驕傲和下作結合的姿態。

雪琳所飾演的風騷美麗的海倫娜,被瘋狂愛戀並想占有她的醫生尼克截掉了手腳,成為尼克專屬的維納斯。

雪琳在鏡頭面前的表現十分大膽,全然展示著自己的性感。

劇中的海倫娜是驕傲的,她會冷酷得讓人難以接近,你在她的眼神里看不到一點光。就像是沒有生命的人偶,毫無張力。

劇中的她也絲毫不會掩飾自己的情慾,她是浪盪的美人,那種誘惑讓人仿佛置身情景之內,一點一點被雪琳帶入到角色中。

在她的姿態中,你能夠看到她的驕傲,也能夠看到她的情慾。壓抑本能與追求自己的欲望,雪琳完美地演繹著這樣一場博弈。

這個美人也是雪琳自己,她是天生的欲望之神,無數人被她吸引;但她又帶著一種勿近的姿態,讓人不敢輕易褻瀆。

各種各樣的美艷場面,在雪琳極致的欲望下綻放著,帶著強烈的生理吸引。

她讓鏡頭下女性的欲望也有了張力,用自己的表演打破大眾的女性偏見。

她說,「在這個社會、在好萊塢,在某種意義上有些人確實想把女人監禁在一個干淨的小空間里。」

哪怕電影中男性強烈的欲望,在雪琳柔軟欲望的對比下更顯出真諦。

讓情節和人物的魅力渾然一體,除了雪琳,再無一個艷星能做到了。

美人各有特點,卻也有她們的共通之處。

就像曹禺在《日出》中的描述:「你真是個傑作,又香艷,又美麗,又浪漫,又肉感!」

雪琳就是這樣既香艷又浪漫的美人,這個美好的人間尤物,從面容到肉體、從肉體再到姿態,都能讓人感受到一種美妙的歡愉。

這個放盪與禁慾的結合體,是無可挑剔的欲望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