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故事主人公,是憑借特殊手段成就的「不對等婚姻」。

最初,她心滿意足;如今,卻深感抉擇錯誤。

我不會站在道德高點做任何主觀評判,只想如實呈現,並做出最符合現實利益的客觀解讀。

為大家閱讀時更好地代入情境,我將使用第一人稱復述。

讀者來信:

關注你三年多,很多次撐不下去的時候都會翻看你的文章,總能給我一種豁然開朗的沖擊感,但一直不敢給你留言,因為覺得自己不配。

我應該是你瞧不上的女人吧?家在農村,父母重男輕女,我高中畢業就進城打工賺錢給弟弟攢聘禮。先後做過餐廳服務員、美容院前台、培訓機構銷售。

錢沒多掙,苦沒少吃,還老被一些油膩老男人調戲。」

我知道,如果我咬咬牙堅持下去,不斷充電提升自己,也許某天能抓住賺錢的機遇。

可當年所處的環境給不了我任何積極的影響,我也從來不是一個有主見有毅力的人。

從小,父母給我灌輸的理念是「女人嫁得好,能幫扶家庭最重要」,我很認同。所以,認識老公之後,我立馬將他鎖定為終極目標。

那會兒,我剛從培訓機構辭職,積蓄交完房租後剩無幾,找工作又不順。太累的,工資太低的都不想去,一度非常落魄。

當時的男朋友是房產中介,收入尚可,但對我不冷不熱。更過分的是,明明知道我境況困難,卻始終袖手旁觀;就連我開口讓他買點菜,都答應得期期艾艾。

呵呵,彼時我在他眼裡的價值,怕是連幾斤牛肉都不值吧!

我非常寒心,又下不了決心斬斷關系,就這麼聊勝於無地相處著。

他的存在好歹能給我一點心理安慰,讓我覺得自己在這座陌生城市裡,不算孤立無援。

說來也挺戲劇性,認識我老公還多虧這個男朋友。

老公當時在男友手上買了個門面,兩人年齡相仿,溝通得挺愉快;男友順利拿到提成後請他吃飯,他欣然赴約。

以往這種應酬都與我無關,那天不知怎的,就像預感會發生什麼一樣,死活要跟著去。

直到今天,我都堅定地認為,那場改變命運的飯局是老天爺的額外開恩。

我看見老公開的是一輛百萬級跑車後,當即就決定要拿下這個男人。

男女之間的情慾磁場很玄妙,哪怕不聲不響,彼此也能感應到。

席間,我端茶倒水,各種溫柔乖巧,羞澀得恰到好處。這是我的本性,沒有刻意偽裝,只是刻意發揚。

老公偷偷瞄了我好幾眼,還直接稱贊我「賢妻良母」。這是個風月老手,我肯定;但我並不在乎,甚至還隱隱慶幸。

以我的資質和所處階層,這種偶然的機會或許僅此一回。若他坐懷不亂,哪還有故事發展?

趁男友去結帳時,我主動提出加聯絡方式,說要介紹女朋友給他;他毫不猶豫地答應,特意囑咐:「照著你的樣子找就行!」

我和男友不住一起,給我大大地提供了方便。

勾搭過程沒什麼新鮮的,我直接請老公來家裡吃了兩頓飯,大秀廚藝。

他非常驚喜,聲稱:「除了媽媽和奶奶,你是第一個給我做飯的女人!」

第三次,陪他喝了幾杯酒,他就心照不宣地過了夜,彼此體驗都很愉悅。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看到我簡陋的居住環境,竟然無動於衷,只給我發了個520紅包,無異於杯水車薪。

我不想給他留下拜金印象,咬牙死撐,又約了幾次,也算摸清了他的家庭背景和生活習性。

他家是做實業的,當地小有名氣;他是家中獨子,在體制內混個閒職,自己也靠家裡支援做點小投資。

不愁錢花,就沒啥大抱負,人生信條是「自由自在,享受生活」,更是夜店酒吧的常客。

我呢,和他以往能接觸到的女子完全不同。他形容我:「有一種純朴的美好。」

潛台詞就是說我土唄,我懂;我的確沒有洋氣的資本,但我的優勢是新鮮和清純。

一段時間後,我不想再沒名沒份地白白付出,於是破釜沉舟,跟男友正式提了分手。

本就不剩什麼感情,分得雲淡風輕;但我告訴他這件事時,他倒是大吃一驚。

他非常坦承地告訴我,自己有個正牌女友,談了一年多,是個家境很好的白富美,和他玩得來也聊得來,他非常喜歡。

然而,白富美脾氣太火爆,也太情緒化,經常攪得他心煩氣躁。所以,他才會偷偷到外面尋安慰。

他給我看了白富美照片,讓我不要想太多,在一起開心過就好……

講真,這種情況我早有心理准備,並不會震驚難過,但我會表現得委屈而不失大度。

我告訴他,我什麼都不圖,什麼也不在乎,就是單純喜歡他,能在一起多久算多久。

他好像不吃這套,明顯開始疏遠我;所幸我肚子爭氣,一個月後就驗出懷孕。

沒錯,一切早在我計劃中。

我知道,憑我的條件,和他修成正果難於登天,只能劍走偏峰。

請他來家裡吃飯的時機,自然是掐准了排卵期。

我告訴他,我體寒嚴重,子宮異位,極難受孕,和男友在一起從不做措施,他自然也不需要,他信了。

男人精蟲上腦時真的好騙,何況他本來就不聰明。

他要求我打掉,提出給我補償,我拒絕;微信電話不回,還躲到一個朋友家。

我不見他,但我去見了他爸媽,他爸媽當即就留我住下。

他閒聊時提起過家裡總店在哪,也提起過父母催婚嚴重。那就不難得出,他父母一定是極其典型的傳統老派作風,看重子嗣和傳承。

後面的事,順風順水。

父母施壓之下,他背著正牌女友和我領了證;婚禮說是和孩子滿月酒一起辦。

我很滿足,從一個底層落魄女升級為城中富豪的兒媳婦,只用了短短三個月。

婚後,他依然和白富美保持來往,對我極其冷淡;白富美真是沒腦子,竟然完全不知道他已經結婚。

於是,我讓人去「善意」地提醒了一下白富美。

白富美到家裡來大鬧了一場,老公一言不發,公婆當然站在柔弱又有身孕的我這邊。白富美啥也沒撈著,她也不圖啥,就純粹想出一口氣罷了。

這事之後,老公幾乎不回家了,我的婚姻形同虛設。

兒子出生後,關系才逐漸緩和。

公婆一舉得孫,喜不自勝;不但辦了一場盛大的婚禮,還獎勵了我一套房子,讓我把爸媽和弟弟接來城裡。

另外,托關系讓弟弟去給一個大領導當了司機,明面福利和隱形福利數不勝數,爸媽再也不擔心弟弟的個人問題。

我的表姐表妹堂兄堂弟也都得到了婆家照拂。

公婆很善良,對我真的沒話說;我也懂感恩,一門心思撲在兒子身上。將兒子照顧好,就是對他們最好的回報。

至於老公,看在兒子的面上,也不再拒人於千里之外;但我能明顯地感覺到,他的心,從來都不屬於我。

以前,我真不在乎,有好事者到我跟前明示暗示,說老公又和哪個妹子在夜店出雙入對進酒店……我還會給他打掩護。

一晃兒子上了私立小學,只有周末才回家,我整個人都閒了下來,竟然萌生出一種強烈的渴望。

我不求他愛我,我只想擁有一種正常的、有溫度的家庭生活,而不是僅僅為了面子維系相敬如賓。

我開始關心他的行蹤,在意他和誰在一起,我再也不能豁達大度,卻好似將他越推越遠。

有次他煩不勝煩,甚至公然放話:「想過就過,不想過就離!」

我怎麼可能離婚呢?

我費盡心機得來的體面身份,離婚就意味著一朝被打回原形,我接受不了這種失敗。

哪怕我手裡有私房錢,這些年也做了一些小投資,不愁下半生,但我絕對不想讓外人看笑話。

我去咨詢了情感機構,告訴我要重塑吸引力,培養興趣愛好,注重溝通技巧,學習撒嬌……

於是我去學拉丁舞,學茶藝,還重新動了一下臉;我本來就溫柔會撒嬌,這下更是見縫插針地撒嬌。

然而,全都起了反作用,他愈發嫌棄,又開始夜不歸宿。

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請指點一下我!

不對等婚姻:落魄女上位的特殊手段!

花塘回復:

我不會看不起你這個人,因為我從來不會以自己沒體驗過的難堪痛苦去否定貶低他人的任何抉擇。這太傲慢也太狹隘。

生存為先,是最正常不過的底層邏輯;害怕吃苦也符合人性之中的「懶惰」本性。

你的文化和閱歷造就了你當時的認知,你的欲望和本能又促使你做出了最符合當下利益的抉擇。

從人性的自利層面來看,你沒有錯。

但我真心瞧不上你使用的特殊手段,也恕我無法給出你如今想要的准確答案。

你或許心存僥幸,以為奉子成婚後,感情會在天長日久中弄假成真,但你從一開始,就布錯了感情的局,走錯了關鍵的棋。

一錯在快——快速上床,不夠自矜,自行打破「純朴」人設。

二錯在急——急切懷孕,急匆匆暴露目的性,撕裂自設的情意濾鏡。

三錯最關鍵,錯在「自以為是,越俎代庖」。

忽略他,直接去找他爸媽負責。你自以為很聰明,看穿他是個沒有話語權的「媽寶男」,將他當作繁殖的工具,上位的跳板,你成功了。

但很多事心照不宣和赤裸裸擺上檯面,引發的後續震盪是天壤之別。

被自己看不上的女人看不上,這不止是他更是每個和他一般的富二代,最最最憤怒、羞恥並忌諱的事。

你的老公,本性是個不到徹底玩不動時不會消停的花花公子,這和他對誰真心對誰假意沒關系。源源不絕的新鮮性關系,是他試圖證明自身價值的重要途徑。

你降不住他,那位白富美也不行。

但他若是娶了白富美,絕對會比現在收斂,和白富美的相處也絕對更符合正常婚姻。

因為他是真心喜歡白富美,而他從頭到尾對你都是玩弄,從未將你放上眼,且終生都無法原諒你的算計。

這些,你心知肚明,所以沒什麼好委屈;畢竟你當初也不是正大光明的捕心,而是不留退路的誅心。

你在豪賭,妄想穩贏不輸;你也確實拿到了制勝籌碼,打出了一手好牌。

你在做決定時,也許衡量過能不能擔起選擇之後的利弊;卻沒有考慮過能不能挺住世異時移的沖擊。

人性的「貪念」,決定了你新一重慾念;物質的富裕,又放大了你內心的孤寂。

人永遠會追求難以得到的事物,卻往往忘記因果循環的定律。

如今,若要揣摩一段感情的質量,或預測一段婚姻的走向,我們也習慣性「價值」先行。

審視雙方的個人價值,是否能挺住曠日持久的「審美疲勞」,並滿足各自的生活需要和心理需求。

原生家庭背景、學歷程度、工作性質、經濟水準,是「實用性價值」。

顏值高低、閱歷深淺、性格特質、認知層級、情商品行、處事手段、個人能力,是「決定性價值」。

從經濟學的角度看待,婚姻是供需價值的交易。運營關鍵詞是「增值」和「貶值」的更迭。

從心理學的立場出發,婚姻是情緒價值的交換,致勝關鍵詞是「索取」和「給予」的平衡。

從社會學的本質解析,婚姻是曠日持久的修行。升級關鍵詞是「包容」和「妥協」的相互給予。

無關對錯,有關得失;側重點不同,傾向性自然偏移。

男人更看重實用性條件,分得清自身境況與客觀環境的差距。

女人更在意決定性因素,無非是理性和感性的博弈中,後者占據了上風。

當然,男女完全相反的實例也為數不少。

而那些實用性價值遠遠低於另一半,卻以實現「不對等婚姻」為終極目標的女子,若沒有識於微時的情意打底,又沒有提升自己的進階耐心,要成功上位還真的只有兩種途徑。

一,找准側重點,緊跟傾向性,再將某一類決定性價值發揮到極致。

二,像你一般使用特殊手段——「奉子成婚」。

前者需要超強的洞察力、意志力和執行力,後者需要極強的運氣。

你的婚姻,是反常規的現象,不能用常規的婚姻運營邏輯去扭轉劣勢;但你的結局,已經非常幸運

遇到不重家世的公婆,通過婚姻改變了全家的命運。

這個世界沒有十全之計,更不可能讓一個人占盡所有便宜。

若要自由,就得犧牲安穩;若要閒散,就不能妄想成就;若要愉悅,就無須計較外界評價;若要前行,就得離開舒適區。

若要利用感情獲取利益,就註定得不到平等的尊重。世間所有的「利用」,都有被看穿的時刻,自欺欺人總歸是一場可憐的鬧劇。

你若是離婚,必會得一個「白眼狼」的惡名;代入你現有處境,於情於理於利,也的確沒有離婚的必要。

我沒有義務去化解你內心的不平衡,但為了回報你的信任,我誠懇建議你多花點錢,去上一個高級點專業點的商業思維培訓班。

用心學一學理論知識,自行做一輪市場調研分析,尋找靠譜項目,將大部份精力投入到創業中。

真切走進這熱氣騰騰的人間,與各路牛鬼蛇神鬥智鬥勇;真切感受一番創業女性的忙碌和壓力。

賺到第一桶金時,你會得到實打實的存在感與成就感;堅持不懈地走下去,也能積攢更豐厚的資本和更強硬的底氣。

懂得了「大成若缺,和光同塵」的意義,就再沒有閒心去悔恨自己的愚蠢,乞討渣男的垂憐。

身而為人,永不能逃脫命運去選擇命運,只能在命運之內對峙於命運,不糾結,不膽怯,才不算妄活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