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木犀和張超見面,是在城牆轉角星巴克,斜對面的全季。

張超和本人一樣,高高壯壯的,帶著眼鏡。也按照約定,穿著一套得體的西服。

這年頭,穿正裝可不一定是見客戶談生意的。畢竟圈子裡,制服控的可不少。

張超是木犀最近一周,在小卡片上劃過的第 79 個正裝男。大多數正裝男的資料上,清一色的喉結以下領帶照一張、全身背影一張、絲襪皮鞋特寫一張。

再那個一點的,來一個露肉的腹肌照。

對於沉迷正裝控的女孩來說,每一張都無疑像是色情網站的精美寫真,能瞬間吊起性沖動。但木犀已經不是 20 歲的小姑娘了。27 歲的她,已經很清楚地知道,不露臉的,都是「蝦男」,別看西裝革履,八塊腹肌,但那張臉真的難以下咽。

而張超是為數不多,衣品,身材,長相都戳中她的。

在假模假樣的聊了幾句正經話題之後,兩人開了視頻。

視頻那頭,張超穿著白襯衫和底褲,裝作無意的樣子,把鏡頭往下拉。雖然穿著底褲,還有襯衫蓋著。但木犀知道,他在暗示:我很大。

02.

從門口走進了的張超,沒有像其他男人一樣,立馬撲上來,給一個混合著汗味兒的吻。他拉了下窗簾,讓房間的光線呈現最曖昧的亮度。

然後坐在床邊,和木犀聊天。

「你比照片還漂亮」這樣的開場白,哪個女孩不會心動。

「你比照片還是白一點,不過挺好的」可能覺得自己太尬,木犀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張超問木犀要去洗澡嗎?木犀說自己洗過了,然後張超起身了。可能還有點害羞,張超甚至沒在房間脫衣服,徑直走到了浴室。

解開皮帶,脫鞋,掛襯衫…

安靜的房間,把每個動作都無限放大。可能對這個人真的太滿意,木犀居然聽著臥室的聲音,閉上了眼睛。

他出來了,裹著浴巾,走到了木犀目前,然後扯開了浴巾。

後來的事情,都像是熟練的彩排一樣。從沙發到床上,從浴室的落地鏡再到陽台,最後回到床上。

他皺著眉,發出了最後的低吟,她展開肩,喊出了最大的聲響。

他簡單收拾之後,低下頭,親吻了木犀,然後又摟住了她。這樣事後的溫柔,木犀是第一次遇到。

那天,他們聊了好久,從為什麼來這座城市,到過往感情經歷。從興趣愛好到未來規劃。

這是第一次,木犀在炮後還和一個人說這麼多話。

為什麼你吸引到的女生那麼少?

03.

晚上,回到家,木犀發現自己居然在想他。

而腦海里浮現出的,不是那些翻雲覆雨的動作,而是那張看起來斯文的臉。對於一個熟練的狩獵人來說,這是個不太好的信號。

沒想到小軟體發來消息,可以加你微信嗎?

嗯,木犀把Line告訴了對方。

通過好友之後,兩人沒有說話,也可能是真不知道,一下子該說什麼。後來,木犀開始在Line上和張超閒聊。

偶爾約著看看電影,吃飯,逛街。

但是愛,再也沒做過。

木犀問張超,我們算是朋友嗎?

張超說當然。

27 歲的木犀,突然想認認真真地談戀愛了。朋友和戀人的區別,有的時候不就是差那一炮嘛。兩個互相熟悉,性格合拍的人,再來一炮,不就是情侶了嗎?

自己和張超,不就是這樣嗎?只不過是,先打炮,再交友。錯了下順序,好像也沒啥。

雖然沒有明確關系,但在潛意識里,木犀已經覺得這個男生,是她的准男友了。

04.

距離兩人第一次見面,已經 過去4 個月了,木犀開始想把兩人的關系確定下了。

木犀問張超,我們在一起好嗎?滿以為對方會一口答應,沒想到,張超直接拒絕。

那晚木犀去張超家找了她。他沒有說話,給了她一根煙,自己也點著了。

「談戀愛好累啊」他自言自語的說道。

木犀掐滅了煙,從背後抱住了他,手解開了他的腰帶…

「其實,這樣也挺好」木犀的腦子裡一直重復著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