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信:

我一直有個困惑想向你倆討教,這件事已經成為過去式,我也不是放不下不甘心,只不過單方面想分析一下這個男人的行為,以及這個男人是不是從未愛過我,尤其是老王,他是男人,更了解男人。

事情發生在差不多7年前,我在一次行業聚會上認識了丁先生,當時他還沒有成為大公司的高管,和我差不多,只是一般管理層。只不過,我的管理層位置含金量不如他,我所在的公司並不出名,但我倆初相識的收入差距不算很大。

在那次聚會上,我們坐的位置很近,彼此相談甚歡,於是互加了聯系方式,後來又在好幾個應酬場合中相遇,越走越近,慢慢發展成了戀人。

我們在一起時,丁先生27了,他比我大3歲,據他交底:在我之前,他談過幾段戀愛,還差點和一個交往了兩年多的女生談婚論嫁,最後因對人生規劃的不一致,而分開。

我有問過他,為什麼都快談婚論嫁了,才來談論人生規劃。丁先生的解釋是當年他們都太年輕,剛剛大學畢業一年就談的,女生和他的家鄉是同一個地方的,女方父母可以找到關系,給他們安排不錯的工作,對於這個提議,丁先生動搖過,覺得回老家應該也不錯,但後來他在大城市發展順利,也逐漸找到了人生方向,反悔了。所以,兩人就這樣分開了。

我和丁先生在一起後,他對我很好,陪我喝茶看電影,和我一起去旅行,給我買東西也大方,由於在同一個行業做事,我們還很有共同語言。但有一件事,讓我耿耿於懷,我們戀愛兩年多,我委婉的問過他有關結婚的事,但他跟我說他的事業現在正處於關鍵時期,還要再等等。

後來,我就這樣等著等著,等了好幾年,中間我還打過一次胎。

等到我的收入和職位也有提升,等到丁先生的事業就像坐上火箭,一路成為大公司高管,收入頗豐,屬於翹楚級別,關鍵他還那麼年輕,只有三十多歲,我很是敬佩,也覺得自己很有眼光。

我覺得現在應該是時候了,丁先生事業有成,我們談了6年戀愛,完全可以結婚了。可是還沒等我和他說這事,丁先生已經和我攤牌要分手了。

一開始,他還騙我,說時間久了,對我沒感覺了,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是喜歡上了另一個姑娘,希望恢復單身去追求對方。

我很生氣,還怒打了他一巴掌,可是一想到我們這6年相處的點點滴滴,也是開心占多數,沒必要最後鬧得太難看。既然男人已經變心了,我強留也是自取其辱。

讓我沒想到的是僅僅過了三個多月,我就聽到了丁先生要結婚的消息。對方是一個女富二代,平心而論,條件是比我好很多。我把這事和我的閨蜜講了,她說我要麼是被騙炮了,要麼是被當備胎了。

我閨蜜這麼說,是因為丁先生極少在外人面前承認我是他女友的身份,只有他玩得最好的一兩個朋友知道。另外我們談了這麼久,他也沒把我帶回過家,丁先生的解釋是他不會輕易帶女生回家,除非確定婚期。

但是當我家裡催婚催得厲害時,我讓他先跟我回家見父母,他也准備得很周全,帶好禮物去了我家,讓我家人都非常滿意和喜歡他。

都說戀愛談太久還不結婚,多半就黃了,怪我自己不信這個邪吧,沒有過分逼過丁先生和我結婚,如果我態度強硬,也許要麼他就和我結了,要麼他就和我分了,不至於會把我拖到30歲。

老王回復:

花塘說既然當事人點明要看我的分析,這次就讓我用男性視角好好解讀一下丁先生這類人。

所以今天這封回信,我和顏辭的位置換一下,我先她後,我打主力她做補充。哎呀,好緊張啊,說得不好的地方,請大家莫見怪。

第一、對象在訴說上一段戀情的分手原因時,作為他的現任,你不應該只當個吃瓜群眾。

我經常聽女生說有些男人實在太會偽裝了,人前人後兩個樣。

到底是男人偽裝技術太好,還是戀愛中的女生,把注意力都盯在了男人對自己好不好上面,而忽略了一些不太起眼但又非常重要的細節?這是關鍵性問題。

我總覺得一個再會夾著尾巴做人的人,尾巴也總有掉下來的時候。那種能使用高段位偽裝術的男人,稀世罕見,99%的女生都沒有遇到過,所以與其說對方太會偽裝,不如承認自己心不明眼不尖。

HR在面試員工的時候,為什麼要問求職者在上一家公司的離職原因。因為HR要從求職者的答案中進行初步判斷,這個人對職業規劃的認知是什麼、工作責任心如何,是不是足夠穩定,職場人際關系是否存在問題等。

同理,詢問上一段或上幾段戀情的分手原因,也是必要環節。

他有沒有隻說前任的缺點和壞話,基本沒談自己的問題?這種人十分常見,男女都是,現任應該提高警覺,一個沒有從上一段戀情中反思的對象,也不一定能從下一段戀情中成長。

當然,還有一些人,他和前任是和平分手,談不上誰對誰錯。

這是不是就沒辦法做判斷了呢?也不是。

丁先生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因為人生選擇不同,他和差點談婚論嫁的前任分了手,表面上看再正常不過了。但只要咱們再留意留意細節,就能看出點不一樣的東西來。

他和前任從交往到分手,用了兩年多時間。這中間發生了什麼?

女方父母提出可以在老家給他們安排不錯的工作,丁先生是答應了的,他之所以答應,並不是他不清楚他的人生方向,而是答應的時候,他在大城市還沒看到希望,等到丁先生的發展開始走上坡路,他義無反顧的就知道他要選哪條路。

如果丁先生的前任妥協,陪著他一起在大城市發展,他們的關系應該還會持續一段時間,但最終不會長久。

因為,丁先生從頭到尾都是個「獵手」,以目的為導向,是個非常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

不僅如此,丁先生還很會給自己留後路。

模稜兩可的先答應女方父母的安排,對丁先生一點壞處都沒有,簡直是進可攻退可守。

雖然丁先生的這段歷史,談不上有道德瑕疵這麼嚴重,但最起碼可以判斷這個人是個心機「狠角色」。如果你在他談論和前任為何分手時,有這個判斷,就能在他很少在外人面前承認你的女友身份,以及一次都沒帶你回家見父母這些細節中,分析出他並不認可你。

同時,你還能分析出丁先生的心機,並沒有因為換了一個女朋友而改變。

他不公開你的身份,但最好的朋友知道你的存在;他不帶你見他父母,但他可以禮數周全的去見你父母……丁先生是那種凡事都會留一線的心機男,難怪他可以短短6年時間,就爬到大公司高管位置,典型的八面玲瓏左右逢源,極其會搞「人際關系」。

包括你和丁先生在最後分手階段,他對你的說辭也有保留。

他先是說他不想繼續耽誤你,好像他變心,還是為了對你負責(實際上,是他想要擺脫你)。再說他要恢復單身去追求一個他喜歡的女生,這就等於在告訴你,他沒有劈腿,他變心了,也會先恢復單身再去追別人(實際上,他十有八九早就在「騎驢找馬」了),否則很難解釋,丁先生分手才三個月的時間,就要和對方結婚了。

道德婊,都喜歡把自己塑造得很有道德感。

但他做的事,無一不是利己的,一個任何事都先考慮自己要什麼的人,又能多有道德呢。

第二、你的訴求,時刻在為對象的訴求讓路,說明你們之間從未平等過,你卑微啊。

在你搞清楚丁先生有沒有愛過你之前,我認為你更應該審視你自己對丁先生的態度。

從一開始,你就在衡量丁先生的價值,並認為他條件比你更好,這也是人之常情,但問題是你仰頭看對方時,你就處在了下位。

下位之人,話語權可不多哦。

想結婚還要委婉的提,對方拒絕了,你哪怕打胎也不吵不鬧、從一而終。一直等到鳳凰男飛上枝頭,你再站在下面喊:」你現在可以娶我了吧?「對不起,人家已經有更多選擇了,哪還輪得到你啊。

從男人視角看,如果我們找到了一個自己很滿意的對象,是巴不得要昭告天下的,即便暫時沒打算和她結婚,只要她長得好看,也是要帶出去炫耀一番的。

可是你和丁先生交往6年,他都極少在外人面前公開你的身份,這個態度就值得玩味了。所以我還有一個分析,寫出來你不要生我氣哦,丁先生認為你顏值不高,帶不出去。

難怪你閨蜜連」騙炮「這個詞都用上了,但我以為的騙炮是打著戀愛的旗號,只想把你哄上床。

顯然你和丁先生並不屬於這個范疇,說你是備胎,也可以,但在我看來,任何人都可以做丁先生成功路上的」墊腳石「,包括那個女富二代

和這種人結合,你一定要提供足夠hold住他的利益才行。

你想沾他什麼光,你是沾不到的,他理性又功利,越卑微的人,他越是棄之如敝履。

談戀愛,不要光看一個男人對你好不好,好是基礎條件,不好就讓他滾蛋了。姑娘們,你們還要看看他有沒有打心眼裡尊重你、認可你、欣賞你。

像丁先生這樣自視甚高的心機男,以來信人的條件,和他分了,是要放鞭炮慶祝的。

花塘回復:

看到老王還說到女主的顏值上去了,我內心os:男人視角果然是能分析出點不一樣的東西喲。

好吧,對於今天來信人和丁先生,我應該也沒什麼補充的了。為了找點存在感,我就補充一下假如面對丁先生這種男朋友,我會怎麼操作吧。

我知道有些女生會說,那我就和他分手,重新再找一個男朋友唄。

但實際情況往往沒有那麼簡單,你跟男人談幾年戀愛,一直等不到對方願意和你結婚,你終於選擇不等了,從抱有期望到徹底死心,一般都要耗上好幾年。

咱們不能不承認,女人的年齡焦慮就是比男人更強烈,因為女人可能要生孩子啊,誰想當高齡產婦呢……

所以,既然我不是他想長相廝守的類型,我也不要太為難他。他說現在還不適合結婚嘛,那我就扮豬吃老虎跟他說:」我是個女人,我要在30歲以前當媽媽,所以,你應該不介意我現在去接觸接觸其他異性吧?「

丁先生這種男人騎驢找馬,是不敢放在檯面上的,卑鄙。我們新時代女性」婊「也」婊「得明明白白。

你們說如果男人聽到女朋友說這個話,他的反應是什麼?你們使勁腦補一下。

我不跟他吵不跟他鬧,我要做的是推進我們關系的進展,增加我的選擇面,而不是傻乎乎的被動等待。

這世界離了誰不能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