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前段時間和一朋友聊天,她對我說:

「其實像我這樣的女生吧,不太適合談戀愛,可能是因為太過敏感,也可能是我天生自卑吧。」

當時我取笑她道,「這該不會就是你為最近兩年談了5段戀愛找的措辭吧?」

她隨即哈哈大笑,「也許你自己再多經歷一點就會懂了。」

後來,朋友貝貝的故事讓我恍然大悟。

/ 01 /

在阿南看來,像貝貝這樣的女孩子太難伺候了。因為似乎無論他怎麼做,她都不會太滿意。

當初追她的時候就一直表現得不冷不熱的,雖然嘴上說著也喜歡他,可卻一次都沒有主動過。

一起出去吃飯她也總是要AA制,要不就是趁吃飯的時候早早買好電影票;

啥事都分得特清楚特明白,撒嬌什麼的更是不存在的。

……

總之就是特別「見外」。

平時也總是對他送的禮物、給的驚喜表現得異常冷靜,不但沒有像大多數女孩子那樣的欣喜若狂、喜出望外,還老是要說些什麼:

「太貴重了…」「挺浪費錢的以後不要這樣了…」諸如此類的讓人聽了特煩特別扭,感覺特不領情的話。

所以阿南和貝貝分手了,因為:「我真的受不了她這又「作」又「不知好歹」的樣子,反倒顯得我勉強她跟我在一起似的。」

阿南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還閃過一絲不屑和不耐煩。

「就連分手的時候,她也表現得特淡定,就給老子回了個「好」。」

這種女生,談戀愛真的會很辛苦

/ 02 /

這讓我想起,就在前不久,貝貝跟他剛確定關系的時候。

那時候恰逢我從澳洲回國,在貝貝公司附近的機場降落,於是便和她在就近的咖啡廳敘了會兒舊。

一對年輕情侶坐在我們斜對面的位置,說笑打鬧,男生突然起身繞到女生身後,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首飾盒。

女生開心得不得了,溢於言表的幸福擋都擋不住,一邊看著那條項鏈,一邊甜笑著對男生說了句:「謝謝親愛的~」

就在那時候,貝貝語氣十分欽羨地對我說:

「你知道嗎?我特別羨慕這樣的女孩子,羨慕她們面對愛意和寵溺時的那份無畏和篤定。」

所以在阿南將貝貝的行為全都定義為「作」和「無理取鬧時」,我竟一時無言。

其實有這麼一種女孩子,就像貝貝那樣——

她們在感情上通常都沒有辦法篤定又從容地面對那些砸在自己身上的愛意,相反的,由此給她們帶來的擔憂和恐懼往往會讓她們不知所措。

她們內心很渴望被愛和被需要,可是當那個被她們默默喜歡著的人開始向其靠近時,她們又會下意識地感到害怕而作出逃避的動作。

她們天性敏感,心思細膩,有著對愛意和傷害的超強感知力。

當你對她示好時,她的第一反應不是像其他女孩子那樣笑逐顏開地欣然接受,而是像一隻剛被撿回家的小貓咪一樣,充滿警惕地看著兜里的小魚干,遲遲不敢向前。

而那些你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負面行為,由於天性敏感使然,她們總能最准確地捕捉到那個微乎其微的帶著傷害的信號,然後立即作出退避的舉動。

她們缺乏自信,總是在感情里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很低。

/ 03 /

這種女孩子通常都具備著一份濃濃的自卑感:

她們從不認為自己也有著獨特的個人魅力,覺得那些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浪漫戲碼都與自己無關,所以當你手捧鮮花和蛋糕的時候,她們根本不敢相信那是沖著自己來的。

正因如此,你的鮮花和蛋糕對她們來說是一種恩賜,而不是像別的女孩子那樣具有十足底氣的「我應得的」。

而由於將其視作一種恩賜,缺乏底氣的她們才會下意識地將其推開,因為她們自認無法給你更好的東西來作為對你的回饋。

她們安全感極度缺失,在愛情裡面永遠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你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一點不耐煩和不愉快,都會讓上一秒還置身於滿滿愛意的天堂里的她,下一秒又重新跌落到谷底。

她們深知當你的不悅達到一定程度時,便會選擇舍棄。

所以在你有所懷疑和動搖之前,在這件事情的發生機率即使只有0.01%的時候,她們會都選擇先行離開。

因為她們了解並且再也不願經歷被舍棄的滋味。

她們害怕你今天不假思索給出的所有的好,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會被毫無預兆地收回。

所以啊,偏偏就是這樣的——

那些最知道珍視愛,最知道將愛捧在手心裡護著的女孩子,在愛情里往往最是辛苦,也最是吃虧。

因為你並不知道:

那些你視為「作」和「不知好歹」的一切,都是她因為愛你而表現出來的不知所措。

而那份在你不屑一顧提出分手時她強忍著表現出來的淡定,更是她曾在心裡經過了多少次撕心裂肺才能演練出來的「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