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木犀曾經做過兩年的雞。這件事,她只對閨蜜說過。

那是木犀大學畢業的第三年,也是安全感最弱的那一年。她迫切想在老家省城買個房。

看了一下房價,木犀算了一筆帳。首付 40 萬,還差一半。找人借,是不可能的。一是拉不下這個面子,看親戚的臉色。二是借的終究要還,加上房貸,那日子想都不敢想。當然,最重要的是,想借也找不到人,畢竟為數不多的幾個朋友,還要靠花唄生活。

那個時候,木犀正好和一個老男人約會。其實對方也不老,比木犀大十歲。可能代碼敲多了,頭掉的厲害,顯得有點老罷了。

本地人,家裡有房,所以經濟上就闊綽了許多,第二次見面就送了木犀一個 5000 多的包。木犀收了,然後轉手就掛在咸魚上,收入 4500。

02.

那嚴格來說,並不是木犀的第一單。只是一個有錢的炮友,在事兒後送了一個不錯的禮物,然後又打了一個回頭炮。

不過這倒給木犀指了一條野路子。反正都是約炮,還不如職業化。

約炮這件事,有人看長相,有人要身材,有人喜歡尺寸夠大,有人要求技術夠好。但木犀好像沒啥要求,就偶爾想要有個人陪著就行。從隔壁體育學院的小奶狗,到這個快 40 的禿頂老男人,木犀都試過,也分不出什麼區別。

所以,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木犀所幸決定,那就明碼標價,收費得了。畢竟以前真有人這樣問過。

雖然木犀已經想不起第一個炮友的樣子,但對於第一個顧客,還是記得清清楚楚。比他大 5 歲的男人,長得也不醜,只是個子矮了點,一米五的男人,想要約到木犀這樣帶點御姐氣質的女孩,的確很難。

那一單,木犀賺了 1000。第一次收到錢的時候,木犀還覺得怪怪的,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開心。雖然一直覺得約炮和做雞沒什麼區別,都是和陌生人睡覺。但真正點了「確認收帳」那一刻,還是知道,自己在這個男人面前要低那一等。

哪有什麼高貴的雞。這種話都是騙人的。不過第二次,木犀就習慣了,甚至還有一點驕傲。

「我是來賺錢的,我比你們高貴」《情深深 雨濛濛》里陸依萍這句台詞,成了那個時候她經常翻出來看的話。

木犀也忘了,自己到底做個多少單。反正白天上班,晚上6 點下班,即便偶爾加班,也不超過 9 點。隔三差五,來一單,800,1000,2000 的隨便亂報價。一年下來,也存了快 10 萬。

當那張「兼職卡」的收入真的到十萬的時候,木犀收手了,因為她換工作了,工資漲了不少,一個月除去開支,也能存點錢。

當然更關鍵的,是木犀開始怕了。

有的時候遇到敲門聲,她害怕得要命,但仔細聽,才知道是對面門。還有次,有個人中途,想要偷偷摘掉套子,被她發現給制止了。

木犀開心擔心,擔心自己得愛滋,擔心自己得婦科病,擔心自己以後性冷淡。

但以前約炮的時候,即便偶爾無套,她也沒這麼擔心過。

男朋友不知道,我做過雞

03.

新公司,在杭州,離之前的上海,高鐵不超過一小時。

報導前一周,看好房子了,江邊的一居室,離公司步行 15 分鍾。木犀有個毛病,很多東西,都忘得快。比如做雞的那一年。或許也不是木犀記性差,而是她原本就不在意。

在木犀看來,自己就像做了一個副業兼職一樣。她怕,但不覺得可恥。甚至給閨蜜講起這件事的時候,還帶著一絲得意。

新鮮的地方,總有新鮮的肉體。入職的第一個周末,木犀就和一個設計師睡了一覺,不過這一次木犀沒有收費,又變成曾經單純的約炮行為。

從設計師家回來的路上,木犀吸了一口煙,內心罵了句:草,虧了 1000。但後來,再和其他人約炮回來,木犀就不再這麼想了。

很多東西,習慣就好。

04.

木犀也不是沒想過正經談戀愛。但她嫌麻煩。

從不主動,又沒個追求者。別看在小軟體上,木犀很吃香。但現實生活中,還真沒個追求者。畢竟天天見面的都是同事,朋友也都是單身狗。

流量池都不夠,哪裡抓用戶。

所以當張超追她的時候,她答應了。張超是木犀新公司的市場策劃。在離職的前一周,和木犀有了工作交接。然後在走的前一天,在釘釘上,要了她的微信。

約著吃飯,看電影,然後睡覺。愛情也是寫好的模板,大多數情侶都是套用。總之,木犀迎來了畢業後的第一場愛情。

木犀發現好像談戀愛也挺好的,和張超在那方面也挺合拍的。朋友圈裡,也三天兩頭的發起了照片。

木犀沒有告訴張超,自己做過雞的事情。畢竟木犀還是覺得自己不是雞,只是約炮的時候,順帶收了一筆錢。而自己約過炮這件事,張超知道。畢竟他也干過。

閨蜜告訴木犀,那你就徹底忘了吧。木犀在電話那頭樂了,你不提醒我,我還真忘了。然後掛了電話,給張超煮麵去了。

05.

臥室,張超躺在床上,刷著推特,看著小電影。

張超知道女朋友姨媽來了,但又憋不住,打算自行解決下。

手機螢幕里,張超被一個偷拍的系列吸引住。搖晃的鏡頭,只能看到女生的後背,還有右腿的一個模糊的文身。

啪,木犀打開了燈,下了張超一跳。

「面好了」木犀叫道。

「你看這人的文身,和你好像」張超拿著手機,推到了木犀面前。

木犀看了下模糊的鏡頭和後面好長的進度條,說著「燃氣好像沒關」拿著手機,跑出了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