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我助理的一個故事,關於她最喜歡的男生。

時間回到幾年前,她在朋友聚會上遇到男生,第一眼就被震懾住了,心裡只有一句話,天哪,這是我的人,我必須跟他在一起。

「你有多喜歡他?」我問。

「這麼說吧,跟他分手後有個人追我,我答應了,因為他的聲音和穿衣風格跟我最喜歡的這個人…有點像。」

「就這個原因?」
「是的,就這個原因。」

他們的分手是男生提的,沒有說為什麼,就說,我們分手吧。她又傷心,又一頭霧水,直到不久後一個陌生女孩突然加她的微信問她,你是不是那個誰誰誰,她說是啊,女孩說總算找到你了,你是另一個受害者。

她們倆一起把時間線對出來才知道,男生是同時跟她們兩個人交往的,跟我助理說忙的時候,是在陪另一個女孩,跟另一個女孩說忙的時候,是在陪我助理。

但就算這樣,她還是喜歡。喜歡得分手後很快選擇跟和他相似的人在一起,「我知道這樣不對,我只是太潦倒太沮喪了。」

好幾年後的今天我問她,你跟那個最喜歡的人,會有很甜的片段嗎。她想了想,說,有的,有一次他做了一個小手術不太舒服,但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我沒帶皮筋,想扎頭發,他就用手幫我把頭發抓著,怕壓著我,手臂一直懸空,直到我吃完。

「但他同時交兩個女朋友啊…他還是個浪子。」我說。
「對。」她也說得很乾脆。

寫這篇文章是因為這個助理昨天說,喜歡一個人很認真但無果過後,好像不太想認真了。

「不知道,我好像已經忘了他了,但是後來我談戀愛,真的都沒有勝負欲了,我會覺得跟人分手無所謂,跟有好感的人在一起也沒什麼大不了,我接受表白,也追過人,但我會在很小很小的岔路口跑開,我也懶得跟人分分合合,我覺得我不是很在乎。」

「喜歡他喜歡了很久過後,我對談戀愛真的沒有感覺了。」

年輕時,不要愛上這樣的人

而我居然有點懂。

我始終覺得,那種第一眼驚艷的人的名額,在一生中都是極少極少的,然而幸運地與之產生了交集卻沒有得到那個人過後,心髒百味浮沉,就像是被開了一道小小的口子,不影響別的什麼,但要論完整無缺…這顆心已經不可再稱為完整無缺。

我不必再去凝視和撫摸那道口子,但我會想起來。

你們可能也遇到過這樣的人,分開很久以後你還是會想起和對方有關的一切,和他有關的數字,比如身高,和他有關的名詞,比如學校,你會關心他的學校的新聞,你會從互關好友的微博中查看他的發言,你會在人群中搜尋和他的聲音相似的聲音,你會假想他不久以前也走過這樣的地方。

但這並不是因為你想舊情復燃,你深知你們倆的不可能,即使他再發來消息,於你也是驚嚇多於驚喜,所以嚴格來講,你並不想回到跟他相愛相殺的過去。但他就是長長地占據在你的心上。

而通常這樣的人,最能破壞你對感情的信仰,他們擅長仗著被愛為所欲為。他們破壞了就破壞了,揚長而去,留下來的是即使不再愛他也已經永遠被改變的我們。

我助理說,後來自己每次提分手都很乾脆,覺得沒什麼熱情了就提分手了,看著對方的捨不得也只會想「關我什麼事啊」。有人分手後給她發深情的長文,她看得尷尬,更加不想復合。

「可能我應該內疚一下吧?但我就是好麻木啊。」

人在真心喜歡的人那裡受到的傷害,都是在隱秘地延續的。年少時只顧喜歡最莽撞最傷人的人,直到他徹徹底底改寫了這顆心,讓它無法再無瑕地愛一個人。

年輕時,不要愛上這樣的人

助理告訴我:「當你沒跟最,最,最喜歡的人在一起,其他好像都無所謂了。」

《破產姐妹》里有一句台詞,我表現得就像什麼都不想要一樣,因為我從來沒有得到我真正想要的。

真挺無解,我開始覺得有些人的出現就是為了耽誤你的人生,你並不是有意要走向他的,只是他的磁場吸引你去這麼做。最後不會忘掉,忘不掉,又不能繼續,只能在跟他相愛或沒愛的陰影里度過剩下的人生。

今天看了《成為簡·奧斯汀》,窮困的簡愛上了窮困的湯姆,在第二次跟他私奔的時候得知他的一家老小都需要他取得舅舅的支持去繼續生計,而正因為要跟她在一起,他需要脫離自己的舅舅。

簡不忍心看他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又考慮到自己也是身無分文,是他的新的負擔,於是中斷了跟他的私奔。

淚點在後面。多年以後簡成為知名的作家,稿酬不菲,而湯姆也成了體面的首席法官,有了自己的家庭,兩個人在光鮮的場合再見,簡發現湯姆的女兒的名字也是「簡」,那句話怎麼說的,萬般柔情湧上心頭。

但聚會結束後還會有什麼呢?什麼都沒有了啊,只有從前的回憶。可當時的分開也是沒辦法。彈幕里有句話很對,如果年輕時候在一起,兩個人的愛意可能早就在痛苦的奔波中被慢慢消耗了。

就,無解啊。

愛上有些人就是無解的。我們的心在一次又一次心動中被折磨,被夷為平地。曾經追隨的浪漫,有一天給到我們強硬的教訓。壞男孩有一天變成了好男孩,而我們終於是等不到那天。只能在年長後感嘆,那時候真的很喜歡,多的沒怎麼想過,那麼年輕就交出了自己的心,不怕沒有償還。

愛上有些人最無解了,但再讓你遇到一百次,你還是會愛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