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裸體有罪,骨子裡是「以性為恥」。裸體意味著性器官無遮無掩。

有的人過性生活的時候也不願意裸體,總是要穿些衣服才能進行;有的人無法接受伴侶裸睡;有的人連自己一個人睡時也不敢裸睡,覺得這樣很放肆。

與此同時,世界上有一些特殊的地方或者特殊的活動是鼓勵人們裸體的,比如歐洲、美洲、日本包括東北都有天體海灘、天體溫泉,北美一些城市或者校園有天體跑步、天體自行車。前者是固定劃出了一些地點,鼓勵甚至規定大家裸體,後者是定期舉辦的活動,是在城市公共區域鼓勵大家裸體進行一些活動。

那些裸體的是不是就在性上特別開放,而那些羞於裸體的,或者看見別人裸體覺得非常冒犯不能接受的,是不是在性上就特別保守?

根據我的觀察,接受裸體的人,對自己的身體更為接納,對於性的看法是積極的,但這並不意味著他是隨便的、放縱的。他對於性的積極看法來源於他的性愉悅經驗。

也就是說,他經常可以從性裡面獲得愉悅,所以,他對性的看法非常積極。愉悅的緣由是多方面的,可能從他最開始有性經驗的時候,他的認知和他實際所經歷的性都是正向的,他更了解自己想要什麼樣的性伴侶和性的互動行為,也不羞於總結經驗,在這方面獲得更好的體驗。但單從性伴侶的數量來講,他未必就有非常多的性伴侶。

而羞於裸體,覺得裸體有罪的人,他最初對於性的認知和體驗有很大可能是負面的、挫敗的,他在性的經驗里沒有獲得讓他享受的地方,他會將各種不適甚至是痛苦創傷的經驗歸結於性關系或者性行為的不當,對於性更多是從道德批判的視覺去看待。裸體,等於暴露性器官,等於有性的想法,或者不覺得「性是羞恥的」,這對一些人來講完全無法接納。

即便是做愛的時候也不願意把衣服脫去,有的人是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好看(性自卑,導致不能忘情投入性活動,不會有好的體驗),有的人是童年有過性創傷(通過穿衣服這種方式將自己和性活動「分離」,性創傷一直沒有得到解決,不可能享受性),也有的人是通過這種方式給性活動帶來新奇感,增添性幻想素材。最後這一種和前面兩種是完全不一樣的,是一種性偏好,有的時候還會偏愛某一類型的服飾,增強性體驗。

不願意看到伴侶裸睡,或者自己一個人睡也不願意裸體,有的人是沒有安全感,擔心夜裡突然發生什麼事,這其實還是覺得裸體是羞恥的(不然有事發生裸體又怎樣呢?跑的不夠快嗎?)有的人就是覺得,沒有遮掩的身體只能在發生性行為或者洗澡這種「不得不」的情況下進行,為什麼?還是覺得性器官就是性暗示,性暗示就是讓人不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