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處處以你為主,任由你呼風喚雨,指點江山,你具有絕對性的說一不二——作為女人,你會享受於這種關系嗎?

來看一封來信——

花塘,你好,有個問題想要聽聽你的意見。我今年33歲,離異未育。個人條件不錯,不論是顏值、經濟、還是能力。

我的前夫是一位比較成功的企業家,但性格很強勢,而我本身也不弱,受不了他的強勢,所以和平分手。

單身兩年多了,目前遇到一個男人,對我特別好。在相處的過程中,基本都是我高高在上,他伏低做小。

倒我不是刻意為之,而是他把我捧得很高,把自己放得很低。

我一個電話就能讓他隨叫隨到,一個不滿意就能讓他立刻走人,哪怕三更半夜。可謂是,招之則來揮之即去。

平時我白天都不在家,晚上才回來。只要他一到我家,第一時間就是給我打水洗腳。只要我餓了,不管多晚,他都能立刻起來為我做吃的。

我去哪裡,他都會送。我從哪回來,他都會接。只要我一個電話。

偶爾我因為工作壓力過大,胡亂發脾氣,他也生生受著,毫無怨言。還說,只要我能出氣就好。

我對他有任何不滿意,就會提出分手。而他總是特別卑微地挽留我,什麼下跪,自打耳光,賭咒發誓……有次為了等到我,在我家門外守了整整一夜。

男兒膝下有黃金,他願意做到如此,我也有些動容,那到底要不要考慮跟他結婚呢?

我猶豫的地方在於,他的能力與經濟與我的差距非常大。沒有正式工作,也無積蓄。但個人形象,我還是認可的。

在性方面,我們也很和諧。不過我卻沒有特別心動的感覺,更多的像在舒緩欲望而已。

我單身以來,也接觸過不少男人,但沒有一個能做到他這一步。

我也在想,女人找個男人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雖然說舔狗的質量不高,但被舔的確舒服。

大不了就當自己養了個男人,至少換來了舒坦。我要找各方面都與自己旗鼓相當甚至高於我的男人,也必然不會這麼跪舔我。

有得必有失吧,始終是難以兩全。我現在很茫然,你可以幫著分析分析我這事嗎?

舔狗型的男人,有愛也有性,能要嗎?

花塘回復:

看到你這封來信時我在想,或許會有人說:為什麼非要別人跪舔你?兩個人相互尊重不好嗎?

我相信,你可能也聽過這類聲音。男女關系從來都不止一種形態,有些是兩情相悅、有些是唯我獨尊、有些是苟且將就、還有一些是合作共贏……

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男女關系。有些人覺得兩情相悅讓我很快樂,有些人卻認為唯我獨尊讓我更爽快。

曾經我不太能理解這一點,也一直認為兩個人互敬互愛互助,更妥當。

可一位男性朋友讓見識到男女關系中的多面性,有次聊天時他說了一番話:

讓男人在兩性關系中感到最快樂的不是愛情和性,而是一種凌駕於女人的支配權、決定權、選擇權。

當然,愛情和性也快樂,但卻沒有後者那麼快樂。因為後者極有可能把人的私慾實現到極致。能為所欲為,本身就是一種快樂。

我極有可能會選擇那個處處以我為主的女人,而不是與我旗鼓相當的女人。

在某種情況下,A女更優秀,但恰恰是B女反超了前者,把一個大佬拿下了。沒有什麼特別深層的原因,也許僅僅是因為B女更乖,更懂事,更把男人當回事。

這位男性的話是好是壞暫且不論,但起碼可以論證他的觀點代表著另一種兩性模式。

我理解男人渴望找一個聽話的女人,也同樣理解女人想找一個以自己為主的男人。但因為男女性別不同,相較於女人,男人更能接受舔狗。

女人對於異性的需求或多或少都隱藏著一絲慕強情結,這是歷史文化所帶來的根深蒂固。

在這方面,男人接受一個跪舔自己的女人,心理上更通暢。但女人接受跪舔自己的男人,感到為所欲為的同時,因為慕強心理作祟,又會有些不甘心他的無能。

准確點說,女人要的不是舔狗,而是一頭會在自己面前溫順的獅子。舔狗是溫順,但女人依舊會介意他不是頭獅子。

說幾點我的個人看法——

第一:

當事人的這位男人能做到的種種,都足以證明他屬於舔狗特質。

男兒膝下有黃金,你因為他下跪而動容,我認為大可不必。不是每一種男兒的膝下都有黃金,跪這種事對於有些男人而言,就是雙腿一彎的功夫。

他自己都不一定當回事,你若當回事的話,著實有些自作多情了。

你離婚後遇到過不少男人,唯獨只有他對你如此。這能說明他最拿你當回事?我不否定,但還有一種可能,也許那麼多男人里就他一個人是舔狗。

在我的個人感受里,被舔狗當回事,的確沒什麼含金量。為女人伏低做小,馬首是瞻,不一定是他對你情有獨鍾,還有可能是他做慣了,順手拈來。

早期有一位女讀者咨詢我一個選擇上的問題,一邊是一個處處以她為主的普通男人,會為她系鞋帶,拎包包,擠牙膏。

另一邊是一個富一代,基本沒什麼細節上的照顧,但又特別捨得為她花錢,願意娶她回家做妻子。

她不知道該選誰?女人習慣用細節與體貼來判斷男人是否對自己足夠用心——但這種判斷形式,只能作為輔助參考,它並不具備絕對性。

真沒必要什麼都扯到愛不愛,有些男人能把女人伺候得很好,很有可能是熟門熟路了。

這又讓我想到一個富二代閨蜜的弟弟,他追求一個女孩子被拒絕,理由是另一個男人雖然普通也沒什麼錢,但對自己更好。跟女讀者的故事,倒是差不多。

閨蜜弟弟失戀後喝得酩酊大醉,說:我真的好喜歡她,甚至可能比另一個男人更喜歡,可她為什麼不選我?我做得不好,但只要她提出來我可以改呀,我以前又沒什麼討好女人的經驗。

當時我和閨蜜去酒吧接人的時候,還覺得挺好笑。如今想起這樁事,不得不說閨蜜這弟弟誤打誤撞中還一語中的——他是做得不好,因為他以前沒有討好女人的經驗。

寫慣保證書的男人,會經常保證。吃軟飯的男人,會經常伸手。會說情話的男人,開口就來。會撩妹的男人,輕車熟路。

舔狗為什麼那麼跪舔你?可以洗腳捏背做宵夜,招之則來揮之即去?他若一點擰巴勁兒都沒有,就是最讓女人覺得擰巴的地方。

因為你搞不清楚他跪舔過多少女人,才能做到如此自然而然。

舔狗型的男人,有愛也有性,能要嗎?

第二:

平心而論,跟舔狗在一起,並非沒有快樂。

可一段關系最重要的是什麼呢?這又得細分是什麼樣的關系。

你找一個炮友,在這種肉體關系裡,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安全+性愉悅。你找一個戀人,在這種情感關系裡最重要的因素可能是兩情相悅。

你都考慮結婚了,那麼在婚姻關系裡最重要的因素是什麼呢?可能一百個人有一百個答案,但我想,最重要的因素怎麼也輪不到是舔狗吧。

也就是說,如果你考慮結婚的最大因素是他跪舔得你很舒服,這不是明智的考慮。因為這個理由沒有辦法支撐起婚姻,但它可以支撐起你的空窗期、娛樂期、可能還包括戀愛期。

女人都有過服裝搭配的經驗吧,什麼材質的上衣配什麼材質的褲子,哪種風格的鞋子配什麼樣的包包。

皮質的衣服屬於一個種類,真絲的又屬於另一個種類。道理是相通的,男人也同樣需要你去分類和搭配。

你把炮友類的男人,與婚姻搭配,這不妥當。把花心類的男人,與深愛搭配,也不妥當。

如同當事人,把舔狗與婚姻合夥人之間劃成等號,雖然這是你的個人傾向,但傾向這種東西支撐不起事實。

有些女人的個人傾向是愛情,但愛情可以調劑婚姻,不一定可以支撐起婚姻。那些沒愛的夫妻還在一起過,但沒錢買米下鍋的夫妻再愛都可能會分手。

個人傾向需要考慮事實因素。當事人現在的個人傾向就未曾考慮事實因素。

你們屬於女強男弱,如你所言他沒積蓄沒穩定工作。那相處模式可能是:電影票你買,可樂你買,爆米花你買……房子你出,彩禮別想,孩子你餵,老公你養……

第三:

這一條,說一下審美異性吧。

如同服裝,我下樓擼串的時候,可能隨便穿一套舒服的衣服就行了。我不需要考慮會不會把它弄皺,油漬沾到身上會不會很難洗。

因為這套衣服本來就是小區散步,驛站取快遞時才穿的。涉及到重要的場合,這套衣服是沒辦法派上用場的。

重要場合的服飾,可能需要我小心翼翼地呵護,避免油漬和褶皺。並沒有我穿擼串的衣服時,那麼自在。

可在我心中,能出席重要場合的衣服含金量一定更高,帶給我的可能性也更多。我在後者身上付出的成本(如購買成本、養護成本)同樣更高,畢竟它跟擼串的衣服檔次不一樣。

我穿後者時,會熨燙一下。需要清洗時,它的去處是乾洗店,而擼串的衣服就是扔家裡的洗衣機。

我從來沒想過要把擼串的衣服用於我人生中的重要場合,雖然它同樣與我肌膚相親過。

我不否認,擼串的衣服帶給我很多的舒適感。我在用它的時候,更肆無忌憚,更隨心所欲。但你讓我一輩子就固定於這種層面的衣服,我也絕不願意。

因為它無法帶給我任何光環,甚至我連穿著它出遠門都不願意。在接觸任何一個稍微有分量的人時,我都不會讓擼串的衣服出現在自己身上。

人家問我為什麼要穿成這樣?難道我逢人就解釋:這套衣服特別乖,我隨便折騰都沒事呢。

這頗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如果我內心是認可這套衣服的,那我為什麼要解釋呢?而當事人又為什麼要迷茫呢?

如果別人不問,你連解釋都沒有出口。沒准人家心裡就覺得你只配與這個段位的衣服,肌膚相親。

這一條,算意有所指吧,也沒必要說得特別明朗,徒增尖酸與刻薄。

最後說幾句體己話,假設這個男人是真心愛你,所以才卑微至極,你要選擇他同樣應該慎重。

看看那些驕傲的女子,哪怕情根深種相思成疾,她的背脊骨也是筆直的。風骨這種東西,不分男女。

沒有風骨的人,讓你肆意,肆意的同時也有形同嚼蠟的乏味。你說你們性關系和諧,但你更像是在發洩慾望。僅憑這一點,對於女人而言就足以佐證美感與欣賞要勝過凌駕與肆意。

古時候的富貴人家是離不開奴才的,哪怕如此他們也不怎麼高看奴才。就是這麼矛盾又共存。

輕易為女人而折腰的男人,我多少有些輕視,哪怕那個女人是我自己。說起來很是矯情,為你要死要活做牛做馬還不好嗎?事實上,不那麼好。

這種區別在於,我更青睞為我披荊斬棘的英雄,而不是為我打雜看門的奴才。而總是跟奴才混在一起的我,可能久而久之也配不上英雄了。

不過,當事人覺得沒問題就沒問題。這是一個擇食的事兒,精釀的食用油是很好,但地溝油也有不少人在吃。但要買回家且長期以往吃地溝油的人,還是不那麼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