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每天都會接觸很多的負面情緒:求而不得,驚慌失措,甚至痛苦流涕......

特別是,當樣本足夠大時,我們總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刷新我們自己對於人和人性的認知,總會出現那一件又一件難以理解的事情。

很多人問我們:「如果你每天沉浸在這些負面情緒里,你會不會受影響?會不會悲觀?會不會影響你看這個世界的視角?」

我總是語塞,這個問題太難回答。

不可能沒有任何影響,因為我們之所以成為咨詢師,是因為你們所遇到的問題,所處在的情緒,大多數都是我們曾經走過的路。咨詢的過程,也是重新揭開傷疤,重新回顧我們如何蛻變、走出來的過程。

但是同時我們也不可能有太多的影響,因為我們想盡量得處在一個理性的位置,給咨詢者最為中肯的建議,過於陷於情緒中,或者過多的感同身受,開口前的那一絲同情與理智,總會對我們接下來要說的話造成偏差或誤解。

所以,我一直也在磨煉這個平衡的把握,在盡量體會到情緒狀態的同時,將自己置身事外,理智的給出最有用的建議。

這就好像我們看著半杯水,遇到問題的人往往看到這杯水空半杯,我們咨詢做到的,其實不是讓這杯水滿起來,而是讓他們意識到——至少還有半杯水在裡面。

而這個過程,往往很困難。

每當我費盡口舌,告訴他們所存在的問題,需要改進的方式,總會得到一個反饋——「我還是很痛苦,是的,道理我都懂,我就是做不到。」

最開始時,我不是很理解,因為我天生是一個樂天派,對於負面情緒來說,一直是來得快去得也快的。這種被負面情緒所縈繞在心中無法自拔,在我看來,無非是一個人太閒了,沒有別的事可以做導致的。

但隨著咨詢越來越多,我的客戶中,不乏每天忙得不行,或是生活異常充實的人。雖然這些一定程度上能讓他們相比於太閒的人更快地走出負面情緒,或不陷入其中。

但是在和他們的交流中,他們仍然告訴我:午夜夢回,或突然靜下來時,那些負面的情緒還是會重新將他們包圍住,好像一天的忙碌或充實,不過是自己對於問題的逃避而已。

我突然意識到,其實對於人類來說,我們大腦的結構,可能一開始就被設置為關注負面的東西。

比如我們賺了筆意外之財,我們很開心,但是第二天錢包被偷了,我們很難過,就算第三天我們再次賺了一筆錢,很大程度上,依然抵消不了我們錢包被偷了帶來的不愉快。

負面情緒處理不了怎麼辦

我們在兩性關系中也很容易出現這樣的情況:

在失戀的初期,或是追求一個人求而不得時,就算當時當下,有別的人陪伴,有別的喜悅,甚至有別的小哥哥/小姐姐追,但當時的你,卻只能看見TA,而周遭的一切都索然無味。

你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在網上刷到一句話:「看過萬千風景,卻只有他能印在眼眸」,暗暗感嘆:「這一定就是真愛的感覺了」,然後在這種痛苦與期待中循環,無法自拔。

又或者是這樣的情況:

有些人嘗試過很多段感情,卻都無疾而終,或許他們自身存在很多問題,或是遇人不淑。我之前一直強調的經歷是好事,好像對於他們來說,經歷所換來的,除了一身傷痛,什麼都沒有。

他們痛苦著,好像自己這一輩子就是來經歷這些痛苦,於是再也不敢投身於一段感情,最終在酒吧里,用哀傷的眼神搖曳著酒杯,心中再次響起在網上看到的那句話:「躲得過對酒當歌的夜,躲不過四下無人的街」.....

這些情況比比皆是,而網絡上那些10萬+的文章,或者點贊量高的精句,都更多的浸入了負面情緒,好像這些悲傷,這些難過,這些看似孤獨的情緒,總是讓我們更覺得被理解,或是被戳中,也更容易讓我們產生共鳴。

是的,你發現了,現在甚囂塵上的「喪」文化,好像大家都很「喪」的情緒,其實是因為我們的大腦,本身的指向就是更多的感知負面情緒的。

如果正面的情緒代表獲益,負面的情緒代表損失,對於我們的大腦結構而言,獲益所帶來的關注度和持續時間,遠遠小於,損失所帶來的關注度和持續時間。

正因為我們的大腦更多的關注到「損失」,所以這些「小確喪」讓我們感到安全與不孤獨,好像世界上,這些「損失」的人,並不止我一個,我,終究是被人所理解的。

但是,這是一個悖論。因為我們很容易感知負面情緒,感知負面的「損失」,而我們在生活里,大多數時候,卻在追尋的是「獲益」, 這種「獲益」,大多數來自於快樂。

賺錢可以讓我們快樂,有伴侶帶來的安全感可以讓我們快樂,我們作為人類,我們最為淺層的需求,我們生命中80%~90%的時間所在追尋的「獲益」,正是這種持續時間短暫的快樂。

有時候,你感覺某個人被感染,你感覺,人群中那個人好像會發光,正是因為他給你,帶來了快樂。

而一個會持續或階段性陷入負面情緒的人,會將這種負面能量所傳遞給別人的人,則更容易被人所疏離,因為這些負面的情緒,極快的激發了對方大腦的關注度,極快的讓對方感覺到了「損失」,想要遠離。

這就進入了一個惡性循環:

因為你的負面情緒,導致周圍人的遠離或在兩性關系中的求而不得→而周圍人的遠離或在兩性關系中的求而不得,卻進一步加深了你的負面情緒→導致最終,你的悲傷,你的難過,不被人理解,這些每個人都可能產生的情緒被人視為了「矯情」。

於是你發現快樂在遠離你,獲益在遠離你,因為當你被正面的情緒和影響所吸引時,對方也希望能獲得正面的回饋,而你卻提供的是負面的影響,於是形成了「馬太效應」——那些發光的人,更容易被人群所圍繞,而散發著負能量的你,卻堆積了越來越多的負能量。

負面情緒處理不了怎麼辦

當然,我們每個人,都想逃離或解決這些負面情緒,我們通過傾訴、逃避或者發泄的方式離開它,卻在某一刻回溯時,一秒破了功。

這可能不怪我們,因為我們的大腦,可能在出廠時,就被設置為了:

更容易感知、留存和傳遞負面情緒。而無論是傾訴、逃避或者發泄帶來的正面影響,由於更容易被大腦丟失儲存,所以它們往往無法與負面情緒相抗衡。

它們更多的像是一劑止痛藥,能短暫的止住疼痛,卻不能長期的改善它。

而改善它可能沒有捷徑,你必須訓練你的大腦,以一種更為積極正面的方式來思考,改變它原本的關注度。

這很困難,需要不停地嘗試和練習。

當負面情緒再次涌來時,我們當然可以控訴渣男拔屌無情,控訴別人看不到我們的好,控訴別人意識不到自己的問題,不為這段關系的良好發展努力......

但是我們得提醒自己:我們的控訴,讓我們的大腦依然持續關注著這些負面情緒,並加深它的印象。

當我們在吃這粒「止痛藥」時,別忘記了,給別人分享或提醒自己,我們每天開心或值得感謝的一切,哪怕這些開心只有一點點,跟痛苦比起來微不足道,它們,也依然是我們大腦最需要的東西。

分手了,如果這段感情有著美好的回憶,那麼至少它是你這一生中,一段值得紀念的美好時光;

如果本身它就是錯誤,那麼至少你及時的止損,避免了更大的損失;

求而不得,至少你可以清楚的看到你的不足,至少你有了改變和進步的方向;

受到了傷害,痛哭到心絞痛,至少,明天上午的陽光還有一絲絲溫暖,至少面對傷害你的人,你已經盡了你最大的善意。

我不是在慫恿你們當爛好人,但是你必須知道,報復本來就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情。

你最需要的,不是去傷害那些傷害過你的人,繼續傳遞這些負面的影響和情緒,而是跟自己和解,治癒自己,別把自己,拉入那些傷害你的人同一層次的惡心旋渦中。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殘酷而無情的,我們一直鼓勵大家,看到客觀世界的冰冷與真實,並學會不要對別人懷有過大的期待,因為期待會帶給你失望,而如果你最開始看到最壞的結果,那麼每一步的進步和獲得,都是意外的驚喜。

但是在這個殘酷世界裡前行,我希望你能多給自己一些微光與動力,對自己有所期待。

畢竟大腦所尋找並牢牢記住的負面情緒固然殘酷,但是訓練它,改變它,讓它更多的關注到殘酷世界裡的溫暖與正面,讓自己更多的獲得那些短暫的快樂,卻是一件更有意義、更有助於你前行的事情。

終有一天,你一定和我們一樣意識到,你的那個玻璃杯里,有著比你之前想像的,更多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