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流傳了很久的問題,如果你是異性,你會不會喜歡自己,想和自己在一起?

我在網上看到這個問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觀點非常分明。

第一類的代表是,別想了,哪有那麼好的福氣!

他們普遍覺得,自己身上有很多優點,就算取得不了太大的成就,做一個不錯的另一半總是可以的。

像是有一位網友,是這麼形容自己的:

長相不醜,會做家務,經濟獨立,性格開朗樂觀,對待感情認真專一,這樣的人,為什麼不值得被喜歡呢?

而且,我最懂得自己的小情緒,小心思,最知道怎麼哄自己開心,知道怎麼呵護自己,少掉很多戀愛裡面你來我往的猜忌和試探,這不就是大多數人夢寐以求的「靈魂伴侶」嗎?

同時,也有一種完全相反的觀點是,正是因為我最了解自己,才不願意和自己在一起。

他們會說,可能在別人的眼裡,我是個還不錯的人,但只有我自己明白,在我看上去開朗樂觀的表象下面,掩藏的是自私,陰暗,懶惰,脆弱……

這些難以忍受的缺點,可以騙得過外人,卻終將傷害到最親密的人。

看似完全對立的觀點,其實往深了挖掘,更像是同一個觀點的一體兩面。

一個長得好看,對待感情專一的女生,很可能同時也有懶惰,脆弱的缺點。

而會賺錢,性格獨立堅強的女生,也可能同時有自私,冷漠的一面。

每個人都有優點和缺點,你會不會愛上自己,從根本上取決於,你更傾向於看到自己的哪一點。

扎心一問:如果你是異性,你會愛上你自己嗎?

把你變成異性,然後問你會不會愛自己,這個問題總歸是一個異想天開的腦洞。

當下的科技水平壓根實現不了。

「腦洞題」的意義是「應用題」,腦洞只是一個例子,我們真正要探索的,是這個腦洞背後,問題的核心。

而這個話題的核心是,我們到底該如何去愛自己。

「愛自己」這個話題被探討了很多年,它為什麼這麼難?

我們從小受了太多的教育去「愛別人」,卻很少有人教過我們,該怎麼愛自己。

那麼這個話題就是引導我們,站在「別人」的角度,去審視自己。

人看待自己永遠是有濾鏡的。

有一種說法是,我們照鏡子的時候看到自己的臉,可能會比自己真實的樣子要好看一點,就是因為我們的大腦會主觀地美化自己的樣子。

我不知道這個說法有沒有科學依據,但我也覺得鏡子裡的自己確實比蘋果前置鏡頭里好看得多。

也不是每個人都會美化自己,還有一小撮同學最擅長挑自己的毛病。

有一種心理疾病叫幻丑症,就是怎麼看自己怎麼丑。

患者會花大量的時間和金錢去整容,整完了還是不滿意,就索性把自己封閉起來,不願意頂著一張「醜陋」的臉去見人。

即使我們生活中沒有這麼極端的例子,你也肯定見到過有些女生,體重不到一百斤,非要盯著自己大腿上多出來的一點點贅肉,嫌棄自己身材不完美。

不管是自戀還是自卑,本質上,都是因為我們面對自己的時候,最難客觀。

想要客觀地看待自己,就是要把自己當作「別人」,用別人的眼睛,去盡可能還原一個真實的,全面的自己。

拿著自己的照片想一想,如果這是你在街上看到的一個女孩子,你會覺得她漂亮嗎?

或者,回想一下自己的日常生活狀態,問問自己,如果我是個男人,願意和一個每天這樣過日子的女生長期相處嗎?

這是一個逐步摘掉濾鏡的過程。

畢竟,如果沒有客觀,所有的愛都是盲目的。

客觀地審視過自己之後,可能有些同學會更焦慮——

我怎麼才發現我有這麼多缺點?我怎麼這麼糟糕?

每個人都應該明白,無論你知道自己有多少缺點,你有多麼難以忍受自己,你這一生,都要用最長的時間和自己相處。

我們可以和不喜歡的戀人分手,和不喜歡的朋友絕交,甚至和不喜歡的親人疏遠。

但你自己,如影隨形,你一刻都無法擺脫。

從這個角度來說,「愛自己」是一件沒有辦法逃避的,你必須花一輩子去做的事情。

但這個結論的另外一面是,你可能沒有辦法控制任何一個人,不能勉強任何一個人按照你的要求去改變,但只有對自己,你有最大限度的控制權,決定自己成長為一個什麼樣的人。

愛自己的第二個部分,就是相信自己能夠成長和進步,也願意帶領自己成長和進步。

就像是開頭的那個問題,如果你是異性,願意和自己在一起嗎?

可能當下的你真的不願意,你覺得自己脾氣暴躁,好吃懶做,陰郁悲觀,沒有任何一點是討人喜歡的。

而事實上,可能此時此刻也真的沒有什麼人喜歡你,肯定你。

這看上去是一件壞事,但也隱含著一個轉變的契機——脾氣,性格,生活習慣,這些東西都是可以改變的。

如果你真的認為自己身上存在一些缺點,你都無法容忍,也許下點決心去清理掉它們,就是你變得更好的第一步。

我們總是說自我提升,有些女生認為這個概念太大了,不知道從哪裡入手。

那麼最簡單的一個思路是,你身上有什麼缺點是你自己都討厭的?

就從它開始。

說完了「愛自己」,也多說兩句關於「愛別人」。

看完前面的部分,也許你會明白,為什麼我們總能看到自己身上,別人都注意不到的缺點?

因為了解,你最了解自己,才最知道自己身上哪裡好,哪裡不好。

其實放到任何一段關系裡都是一樣,

你越了解自己,越知道自己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缺點。你越了解一個人,越能看到他最深層的東西。

可能是他不為人知的好,也可能是他不為人知的壞。

這也是為什麼,有時候我們遠遠地喜歡一個人,覺得他似乎完美無缺,但和他在一起,朝夕相處之後,卻發現了他越來越多的小毛病。

不知道是他變了,還是我們看錯了人。

事實上,還有一種可能性,是我們真的和他更親密了,而「親密」,一定會在某種程度上,打破關於「完美」的想像。

有種說法是,長期的親密關系——比如婚姻,就是幻滅的過程。

這並不是說婚姻不美好,長期穩定的戀愛不美好,而是說,只要足夠親密,我們終究會發現,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絕對完美,絕對符合我們幻想的異性。

我們渴望親密無間的同時,就必須接受這種落差。

就像接受不完美的自我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