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離婚率不低的時代,人人都感嘆父輩們的婚姻白頭到老的機率遠遠高於現在。

父輩年代的離婚率的確不高,但平心而論,那一代人在婚姻中的自由度本來也沒有這代人這般飽和。

尤其是女性獨立後(經濟和人格),對離婚率的增高也有一定的推波助瀾。

機率低或高,都有良性及惡性效應。高,代表人的自主權更強大,而自主權這種東西又會伴隨著一定程度上的任性與草率。

在過高的年代,多了很多不該離的婚。在過低的時代,也少了很多該離的婚。關於離異這個群體,我寫得不算多,今天回復一封來信——

離異女性:對待前夫的最佳方式

花塘你好。我在四年前離婚了,與前夫結束了三年的婚姻。我們的離婚並沒有什麼大矛盾,說來實在有些矯情,因為他不愛我,所以我選擇了分開。

如果說男人是內斂而不善於表達的,那足足三年時間也能讓我看清楚他到底有幾分真心。

平心而論,他對我不差。人品,性格,能力,都挺好的。可在一段婚姻里,不被愛是可恥且可憐的。

那種感覺特別百爪撓心,沒有一刀子把你捅死,但卻一點點地在割你的肉。或許不是每個女性在婚姻里都需要被另一半放在心裡,可我需要,以後再婚也還是需要。

兒子跟著我一起生活,財產分割也很公允,對於離婚事宜我們彼此都沒有太多微詞。

可四年過去了,我心裡還是耿耿於懷。我對他有很深的感情,他未能回饋給我,我心裡是恨的。

或許會有一大票人說,你沒魅力或不優秀,男人不愛你也很正常啊。聽起來似乎特別有理有據,可既然如此,那他為什麼要跟我結婚生孩子呢?

不愛我,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與我在一起。你不夠好,男人不夠愛,這個理由站得住腳。難道我的理由,就站不住腳了嗎?

我不算差,不論是魅力還是能力。但我沒必要也不屑廣而告之地宣布「我有這些東西」。既然有,也不被愛,會讓我顯得更可憐。

這四年裡,我也接觸過不少異性。可我心裡始終放不下上一段感情,導致我沉迷過去,無法開始。

幾乎每個月都會夢見前夫幾次,醒來卻是一場空。慢慢的,我心裡的恨意越來越多。尤其是得知他再婚後,這種恨意被推到了高峰。

我做了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雖然沒有明著來,但開始有意的用各種藉口不讓他見孩子。孩子是他的心頭肉,這一點我能拿死。

我難受了,也想他難受。是,或許我扭曲,但我不知道要如何讓自己健康。

我甚至無數次祈禱,他最好被現在的妻子,傷得遍體鱗傷,痛苦至極,窮困潦倒。為女人聲嘶力竭後,一敗塗地。

拾一,現在我的狀態很不好。冷靜後我也會告訴自己,我不僅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母親。

這樣的母親是不利於孩子成長的,為了兒子我也應該調整過來。心理醫生看過了,對我沒幫助,她們走不到我心裡去。

不知道你是否可以針對我的問題,說點看法。謝謝。

離異女性:對待前夫的最佳方式

花塘回復:

我不是心理醫生,無法給出具體的方案。這封來信,我把它定義為一位遠方朋友對你的問候。

不知道是否對你有幫助,但我依然想試著跟你聊一聊,希望你不要介意我這個不是心理咨詢師的寥寥碎語。

大多時候,我回復的來信都是理占得更多。但你這封信,我不認為是一件該全部說「理」的事兒,我還想跟你談談「情」。

你現在的任何行為和情緒,我都能理解。但凡不能理解的,基本都是把人性想得過於理想化的人。

理解歸理解,但我又不能去附和你的行為與情緒。理解源於我希望你明白,我是懂你的。不去附和是希望你清楚,朋友的作用不是關鍵時刻的和稀泥。

不論是失婚還是失戀,用情至深的那一方,總是最耿耿於懷的一方。

換成另一個對愛的需求不那麼強烈的女性,這段婚姻是可以保留的。可女人與一個男人生兒育女,同床共枕,只是為了傳宗接代抱團而活,那真的會甘心嗎?或許很多人都不甘心吧。

我想試著分析一下你,希望你不要覺得冒犯。

第一:

三年的婚姻,結束四年後還放不下,每個月都會夢見前夫。離婚時,基本沒大打出手。

通過這些信息,大概能夠確定,其實你與前夫的相處總體來說是比較舒適的。從人性來講,讓我們放不下的緬懷的,大多都不是不好的東西。

誰會四年都放不下一個家暴者、爛人、賭鬼、嫖客、巨嬰……?

三年的時間讓你看清楚對方不愛你,而四年的念念不忘,也足以證明他不是個差勁沒品的男人。

否則用不了四年,最多半年你就幡然醒悟,慶幸自己脫離苦海。

但僅僅是一個不差勁的男人,不算糟糕的婚姻體驗,或許還足以讓你緬懷至此。這也是要說的第二點。

第二:

才恢復單身時的那段時間非常關鍵,每個人都有一定的適應期。這個適應期里不適合過多放大情緒,否則它極有可能會遺留在心裡生根發芽。什麼意思呢?

才分開時,你想著他的好,回憶著他的溫度,這些東西潛移默化中會一點點植入你心裡,並且逐漸成長為一個系統化的情結。

如果徹底打算結束一段關系,那分開後就該壓抑自己的懷念和回味,而不是放縱地去擴張和衍生。

否則,本來才分開時你只需要承受50%的念念不忘,但隨著意識流逐漸成型後,你的念念不忘可能會發酵到100%。

我們都相信,感情會隨著時間的加深而加深。一對夫妻才結婚時,哪怕再濃情蜜意,但他們之間的硬核關系大多比不上婚後多年可能已不那麼濃情蜜意的夫妻。

兩個人的感情會如此,同理,一個人的懷念也有可能會隨著時間的加深而加深。前提,讓人的懷念的那個人整體是優質的。

第三:

你離婚後,也接觸了不少異性,你認為是沉迷過去才無法開始。我個人以為,這占一部分原因,但可能不是唯一的原因。

之後你所碰到每一個男人,也直接決定會抬高或者降低前夫在你心中的分量。

如果他們都比不上前任,那前任的位置很有可能會繼續水漲船高。只要他們能夠超越前任,不論是兩個人的契合度,還是對方對你的用心程度,那麼前任的位置也會被後來者居上。

做一個揣測,可能這四年裡你遇見的男人都不太OK。但這不能全然與你是否優秀和魅力劃等號,際遇這種東西還是占一點點運氣成分的。

外加上,你遇見前夫時的條件是單身未育,而此刻你再次去遇見別人的條件是離異已育。

你一定要客觀看待這個問題,在初始條件下你的匹配量或許會更寬闊。離異已育的因素會一定程度上縮小你的匹配度,而且也會間接影響異性質量的優越度。

這麼形容吧,年收入、顏值、能力、性格、智商情商……基本都一致的女人,一個未婚,一個離異已育,媒人給前者介紹的對象質量一定會更高,後者多了個離異已育,但質量硬是要差一點。(不絕對,只講大機率)

離異已育女的選擇要比未婚時還要優質的話,那麼個人的整體段位可能需要以倍數乘以。除非你前任特別差,哪怕二婚隨便拉一個都比他好,就不在此列了。

新歡夠好,或許不足以讓你徹底忘記你用情至深的舊愛,但他一定會削弱舊愛在你心中的占比。

你會偶爾想起前塵往事,但不會沉迷於前塵往事。這兩者的狀態是截然不同的。

離異女性:對待前夫的最佳方式

第四:

前夫與前夫之間,也有差異。區別主要在於,你們之間是否有一個孩子。

沒有孩子的前夫分了就分了,但有了孩子的前夫,若徹底了斷起來,要頗費些心力。

這是很微妙的倫理牽扯,有點打斷骨頭還連著筋的感覺。丈夫的身份是沒有了,但他還是你孩子的親爸。

在有些離異人士眼裡,雖然離婚證拿了,但因為有孩子,這些人或多或少在角色上都還沒轉化過來。

這會讓她們對於離婚這件事有一種模糊的模凌兩可的心理。一些離異女性在得知前夫結婚後,特別難以接受,還會說:他怎麼就可以結婚?我前天才和他一起帶孩子出去玩呢。

離婚削弱了她們對於男人的占有欲,但因為這種心理的存在,她們未曾從根源上徹底放棄對這個男人的占有欲。

我不排除,當事人也有占有欲在作祟。

第五:

你是恨的。可你問過自己在恨什麼嗎?仇恨這種東西必須有所依附。否則,這種仇恨空洞又沒有立足點——你要報復,似乎無從說起。你要放下,又不能說服自己。

你介意他不愛你,不應該跟你結婚。可是,每個人結婚的理由是不一樣的。你想要愛,他也許只是想走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

話雖如此,但也無法否定他的確對你情感上造成了傷害。

在三十歲後我越來越藏匿鋒芒與尖銳,我不算絕對意義上的好人,但在做人做事時,我也常常提醒自己:不傷他人心。

坦白說,我在感情里也有玩游戲的時候,但從不選擇不適合游戲的人。

我知道心痛是什麼滋味,若因為滿足我的私慾而將這種感受施加於他人,例如騙情騙愛,我會從內心鄙視自己的教養。

所以,前夫不愛你,卻給你婚姻,這的確不妥當。有個不成文的規定,男女都不應該因為自己想結婚想有孩子而承諾另一個人婚姻,它不違法,但不厚道。

如果你的前夫明確表態過,我結婚只是為了結婚。那他的確丑話說在了前頭,他不應該承擔你的所有恨。

若沒有明說,哪怕你感受到了一些不夠愛,也選擇結婚,我都理解。這不能用「都感覺到了,還往坑裡跳,怪不了誰」來粗暴總結。

什麼是情?撕心裂肺是,嫉妒怨恨是,奮不顧身同樣是。這是我三十歲前體會不到的,那時的我或許只會用「你智慧不夠」來打發你。

今時今日再看,智慧不夠的人其實是我。若對情沒有高度的共鳴與理解,那我只會是一個浮於表面用無懈可擊的理論去表達的冷漠之輩。

所以,我想跟你說幾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心裡話——

仇恨這種東西,支撐起來特別累。而且,我真不覺得你這件事是什麼深仇大恨。你的整個經歷,就是一個情無所歸。

可這世間情無所歸的人多了去,傷心人也多了去。

你走不出來,不是誰誰誰還在干擾你,是你從頭到尾都沒有放過自己,也不曾重新認識自己。

做媽媽的人了,兒女情懷可以有,但兒女情長得適量地服用。你為什麼要詛咒前夫最好被現在的妻子,傷得遍體鱗傷,痛苦至極呢?

這不是道德綁架你。如果我是你,我終其一生都不願意看見我愛過但又不愛我的男人,為另一個女人一敗塗地。

如果他沒有,我頂多算輸給了他。在我這里,他雲淡風輕,可又能為其他人遍體鱗傷。那我還會有一種感覺,連另一個女人都贏了我。

我寧願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也不想知道他為了誰誰誰徹夜不眠,心碎不已,肝腸寸斷。

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就是我給你的建議。嚴格做好,收獲應該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