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人,再沒有比性這個問題更重要,更帶根本性的了。人類在幾千年時間里始終重復同一行為、拚命做同一件事。所有男女都以初生時的狀態互相在肌膚之親中追求對方的私處。

男人和女人做的事,不能認為有多大區別,即使從雙方身體結構來看,也是雄性侵入雌性體內,在花瓣擁裹中一瀉而出。這一過程別無例外。

然而,如此單一的行為中有種種樣樣的好惡,有形形色色的反應,正可謂千差萬別。說是同一組,卻沒有相同的組合方式。

大概,越是高等動物,性的變化就越是復雜多樣。假定其頂點是人類,那麼出現各種各樣的取向差異自是理所當然。

性這種文化,你認可嗎?

例如,兩人單獨在一起時,由交談而互通心曲,稍後由接吻而脫衣上床——之前的過程自不消說,之後共度的時光和分手方式,也是十個男人有十種做法,十個女人有十樣喜好。

如此綜合考慮起來,性這東西或許真的就是文化。

男人和女人,每個人從出生到成長,再從家庭教育到學歷修養,進而從經驗到感性,所有一起都在性愛場景中赤裸裸表現出來。更傷腦筋的是,性涉及的,不是看書或上學就能明白的那一種類。當然,看關於性的書,能多少明白男女身體構造和功能。但書本知識同現實之間有很大的阻隔。

性所涉及的,還是只能在實際體驗中通過各自的感性來感覺的和理解。說痛快些,唯獨這個,哪怕再畢業於名牌大學,再是偏差值高的人,不明白也還是不明白。相反,就算沒好好上過學,明白的人也還是明白。

在這點上,再沒有比性更民主,更沒有階級差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