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的女的都可能出軌,據說女性出軌的比例在升高。現實生活中,大家討論男性出軌更多,因為社會對於男性出軌的容忍度更高。這篇文章討論就不限於男性出軌了,先說一個身邊的故事。

有個朋友是單身,她曾經愛上一位有婦之夫,非常掙扎。有一次她去看房子,小戶型很合意,屋主是一個四、五十歲的女人。兩人一見面就聊的很開,氣場相符。

屋主坦率地告訴我這位朋友,她之所以要賣這套房子,是因為她和十幾年交往的情人分手了。情人也是有婦之夫,家在三小時飛行距離之外的另一個城市。情人早年在這座城市有生意,一個月有一半時間住在這里,就為這位屋主買了這一套小戶型房子,兩人在此做起了夫妻。有一天情人說自己老了,飛不動了,還是分手吧。不想看到過去生活的痕跡,屋主決定出售這昔日的愛巢。

我朋友聽了心下一震,問她:「賣了以後不會傷心了嗎?」

屋主說:「都十幾年了,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傷什麼心呢。」

原來,他們這十幾年,有很多默契。比如,合法老婆的電話只要一打過來,即便情人臉上沒有任何異樣表情,屋主也會知道是她。他們兩個會非常自然地進行空間分割。他去陽台,她就留在房間。他去洗手間,她絕不過去聽。他動作慢一點,她就去廚房泡茶,或者去陽台收拾衣服。總之,兩個人就是這麼默契地彼此不聞不問。

我朋友聽了,非常心疼這位屋主,問她:「你不覺得委屈嗎?就這樣十幾年?」

屋主說:「他也非常照顧我,我比老婆更了解他。他只要不在我這里,我從來不主動給他打電話,從來不主動給他發消息。他只要在我這里,我就能夠感覺到,他愛我。」

我朋友說:「可是他還是回到她的身邊呀?」

屋主說:「那我們也好好相處了十幾年。我和他老婆誰更愛他?他更愛誰?真不重要。重點的是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就好好在一起,不能在一起就各自好好過日子。」

我朋友說,和屋主聊完以後,她覺得自己心下釋然。

她曾經非常掙扎,為什麼男朋友那麼愛她,卻非常照顧他妻子的感受,小心不露一點馬腳給家中那位知道。我朋友也並不想取代他家中那位的位置,但是她並不清楚自己在這段關系裡得到了什麼。

很多時候,她更加羨慕男朋友的老婆,很想沖到她面前,告訴她原來她老公為了照顧老婆的情緒,在婚外關系裡如何如履薄冰,寧願讓另一個女人為此受苦。

聽完屋主的故事,我朋友感覺自己愛的還是不夠。這並不是說,婚外情人要不斷忽略自己的感受,以別人的快樂為核心,乖乖做別人家婚姻的調味品。不是這樣。屋主的故事只能說明,你在一段關系中之所以成為這樣的你,和你感受到的愛有多少是非常相關的。你大度、你包容,是因為你覺得自己得到的足夠多;你嫉妒,你抓狂,是因為本來你就缺愛,還有人以各種名義再拿走一些。

有的人不在婚姻裡面,和他一對一談戀愛,也感覺不到愛;有的人已經有婚姻,但他給予的快樂,卻比任何人都要多;有的人被全天下的人逼婚,也不會愛上你;有的人明明伉儷情深,和你又愛得死去活來…

忠誠這樣東西,在愛情里非常重要,但它是強化愛情還是弱化愛情呢?真不一定。

你真的愛他,但發現他曾經出軌,怎麼辦?

在美航的飛機上我看了一部電影,The Leisure Seeker,譯名《人生無限露營車》,講的是一對恩愛一輩子的夫妻如何對待生命和死亡的故事。其中有個情節,妻子忽然發現得了老年健忘症的丈夫,在四十多年前不忠,出軌對象是自己的鄰居和好朋友。在妻子懷有第二個孩子期間,老公出軌了女鄰居,兩人保持婚外關系兩年。後來,是丈夫主動退出了這段婚外關系,因為他最愛的還是妻子。丈夫和妻子就這樣又相親相愛了四十多年。他們在七十多歲的時候還會像年輕人那樣做愛,八十多歲的時候,還雙雙自駕出遊、形影不離,堪稱恩愛典範。

在丈夫出軌四十多年後,發現此事的妻子是如何反應的呢?她憤怒、傷心、失控,把得了老年健忘症的丈夫扔到了附近最破舊的老人院,宣布自己解脫了,再也不用被這個「騙子」捆綁了。

然而第二天一醒來,妻子做的第一件事,馬上去老人院把丈夫撿回來。因為,這是她最親最愛的丈夫,兩人在一起的相愛感覺是無可取代的。

老人即便八十多歲,對於伴侶出軌還是極其在意、難以釋懷的。但老人經歷了歲月,自有其生活的智慧。兩個人在一起時彼此的感受是更重要的,其他一切都是風雲。

電影還是展現了對於不同性別的不同態度。丈夫也很在意妻子年輕時的痴戀對象,非要去找到這個人看看他是誰。當見到一個已經坐在輪椅上毫無風采的老黑人時,丈夫釋懷了「哈哈哈,原來你愛的是一個黑人,你真是個不尋常的女人。」如果妻子出軌一個黑人會怎麼樣呢?電影可不敢設置這樣的情節,否則劇情就不是當下的這種溫馨之風了。

現實生活中我們無法不面對婚姻和出軌,明星的、路人的。我認識的一位婚姻治療師是這樣評價出軌的,他說這好比兩個人一起開車,但是其中一位把窗外的指示牌都遮蔽了,這讓另外一個人沒法根據路情把握前進方向,這對另外一個人是不公平的。

這個比喻盡量避免站在道德制高點去批判出軌,而是盡量從平和、技術的視角去判斷出軌這件事對於婚姻的影響。當然,他還有另外一個觀點,就是出軌證明婚姻本身出現問題,但僅僅靠消滅出軌並不能保證婚姻本身的運行。出軌在一段時間內對於維持婚姻是起到正向作用的,要消滅出軌,必須找出另外的東西來取代出軌本身所起到的作用,比如,性、激情、親密感、被需要、被傾聽…

我的朋友有位下屬外號:小三。這個外號其實是這位下屬在家裡的昵稱,他就排行第三。這個外號在公司里叫的很響,被叫的人和聽到的人,都面帶奇怪的笑容。

我們的情感關系越來越復雜了,因為我們不想再過簡單粗暴的生活。

你真的愛他,但發現他曾經出軌,怎麼辦?

記得今年看過一部電影也談到丈夫出軌,電影譯名為《愛·欺》。

電影中的妻子和丈夫初遇時是大學文化系一對師生。富有寫作才情的女學生遇到「懷才不遇」的大學老師,並且相信老師為家庭所困無法施展才華,就此充當老師家庭的「第三者」,並成功轉正,成為老師的妻子,和他一生的小說代筆人。

沒想到這個代筆的妻子如此了得,居然把丈夫送到了諾貝爾文學獎領獎台。慶祝派對上,自戀的丈夫格外得意,居然當著妻子的面說出這樣的自以為是的笑話:「幸虧我的妻子不寫作,否則她可會挑剔我了。」

什麼?你的妻子不寫作?你的每一本書最重要的部分和情節都是她寫的好不好?「成功的」男人就是不自量力,不管是怎麼獲得成功的,他陶醉、得意忘形,居然還和諾貝爾獎委員會派遣的私人貼身攝影師曖昧,被妻子撞到兩人親吻。

炸彈爆了!不想再忍的妻子要把代筆實情告訴丈夫的傳記作者。丈夫大怒,認為自己並不是坐享其成,認為妻子雖然代筆但也享受了在家庭中的地位,目前的局面是兩個人合力造成的。爭吵中妻子把一本又一本的代筆小說扔在地上,指責丈夫這些年不斷連續式出軌,每一次都讓自己非常受傷,每一次又都被丈夫的道歉、承諾和甜言蜜語哄回來了,這一本又一本的小說,都是她的自我療傷,在寫作中抒發了被傷害的痛,居然也走到了現在。

覺醒的妻子堅決要離開丈夫,丈夫萬萬沒想到會有這樣一天,他心髒病發作,驟然死亡。

美國婦女解放運動從六十年代就開始了,轉眼過去了五十多年,還有女性甘心情願站在丈夫的陰影里,承擔欺騙、傷害和剝削。《愛·欺》講的就是這樣一代人,用盡一生才覺醒。

現實中不還是有這樣的賢妻嗎?希拉蕊沒有那麼委屈,是因為她從來不甘心站在丈夫的陰影里,那隻是一種策略。她恐怕也沒有那麼甘心承受柯林頓連續的出軌,所以他們的紀錄片裡都有她向他扔鞋子。但是,他們在眾人面前還是一對鐵搭檔。這可能是策略,也可能是她這一生的選擇「她選擇原諒。」

出軌的原因多種多樣。心裡總有遺憾想彌補一下,感情變淡想另外尋找激情,想要的得不到另外尋找替代品,總覺得不夠像占有更多,帶出去在小圈子裡炫耀,人活得太長了誘惑太多了…

不可否認,我們知道的出軌事件,之多之復雜,已經超出我們的想像。苛求一個人一旦結婚就堅如磐石,幾乎成為不可能。每個人面對出軌的想法和選擇,最終怎麼做出了取捨,這才是我們要面對的現實。

有的人堅決離開了,有的人糾結著要不要原諒,有的人假裝什麼都沒發生…聽起來都是出軌,每個人面臨的卻都是不同的局面。總有人受傷,很多人會用別人的過錯來懲罰自己,這真是最要不得。

說到底,能夠多為自己設想,考慮到情感的需要在你的生命中位置有多重,又能夠用什麼理論來解脫,而不限於懲罰和自我懲罰,這才是我們探討的方向吧。

奶酪壞了一點,要不要整個扔掉?我的大廚朋友說,要看是什麼品種的奶酪,要看壞了多少,要看你花了多少錢…人比食物更復雜,做出決定之前,先讓自己好好想想可能的選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