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劇慌的我又看起了上古神劇——《甄嬛傳》,對皇帝老兒的性生活產生了濃濃的興趣,並感慨烏拉那拉宜修身為皇後竟然性生活如此枯萎!

但待我細細鑽研了後宮性事的歷史之後,又打破了「皇後性生活多半貧瘠」的偏見。拋去劇情、就事論事,歷史上是絕不可能出現這種皇帝皇後久不同房的情況。

因為幾千年來,封建帝王制度擁護的嫡長子繼承制,確保了嫡出的極高地位,與庶子相比,那可謂是雲泥之別,皇後有兒子,才能立太子,因此皇後所要擔負起的子嗣任務是關乎天下社稷的。

皇後皇帝圓房,那是影響千秋萬代的重要工程,你敢拒絕,那幫子老臣頭一個不答應,天天上奏摺在你耳邊催你,聯合一幫大臣舉著旗子在宮殿門口跪著求你生兒子、立太子,你要是敢不答應,他便當場撞死在你宮殿門口的柱子上,以死相諫,這比你媽現在天天逼你相親結婚生孩子恐怖多了。

到這里便要向大家介紹一下古代的侍寢制度,以方便大家日後用更專業的角度觀看後宮戲。

後妃制度的史料最早可以追溯到周代,《禮記》中記載周代後妃制度:「天子後立六宮、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位世婦、八十一御妻。」共計五等,稱之五官,也是說一共有一百二十六個級別的後妃位置。

周朝的侍寢制度是與月亮的陰晴圓缺相結合的,這是由於周人崇尚自然星象,喜歡按照歷數變化來決定事情的順序,再加上當時並未設有專門管天子房事的太監女官,天子的房事是由月亮的變化決定。每月初一到十五月亮漸滿,便從位份低的後妃開始寵幸,而下半月則漸缺。

寵幸順序又從地位高的後妃逐漸往低的妃嬪走。後宮地位最高的女人是皇後,所以皇後一般一個月可以占皇帝兩天,三夫人地位也尊貴,也可以分別侍寢,但剩下的妃子由於品級過多,便以「九「為單位,」九九而御,進行「多人運動」。不過由於每月的初一、十五被認為是月亮最滿、陰最盛之時,會對天子身體有害,所以往往在這兩天天子休息,不招人侍寢。

到漢朝時,每年宮廷定時到民間選「良家女」入宮已成為明文規定的制度,這導致後宮人數不斷充盈,尤其自漢武帝劉徹之後,後宮的妃嬪人數成倍增長,遠超「三千人」,要知道「三千」在前朝只是個虛數,而漢帝將這個詞變成了實數。

人多了,妃位不夠,皇帝開始自創品階,各種五花八門的稱號,除了前朝流傳下來的基本品級,又增添了新的職稱:昭儀、婕妤、女聖娥,美人、良子、八子、七子等等,妃子多了,也設立起了管理宮闈起居的女官,稱之女御長、宮長、中宮學事史等。

總之,皇帝就一句話,不怕職稱不夠多,就怕美人不夠多。

古代皇帝們的性生活真的很精彩嗎?當真!

在當時因為後妃太多,有些人一輩子都見不到皇帝,皇帝怕被戴綠帽,便發明了「守宮砂」,每個女子都會點一個宮砂,一旦與人發生性關系,便會褪去。以此來保護皇家血統的純正。至於原理是什麼,咱們也不知道...

漢朝中央集權、皇權集中得到加強,這點也體現在後妃的侍寢上,皇帝不再按後妃地位來安排侍寢,而是看上哪個喜歡的就連續專寵。我們現在耳熟能詳的多起滅正宮扶小三小四的故事就發生在漢朝,比如鉤弋夫人、趙飛燕趙合德兩姐妹、被做成人棍的戚夫人(因過於受寵而受呂雉皇後嫉妒)等等。

到了西晉,後宮人就更多了,晉武帝司馬炎皇帝的性生活可以說相當精彩了,整日沉迷後宮美色,還不斷往後宮塞人,宮女也不放過。史書記載,當時的後宮大概有上萬的人。

司馬炎甚至因為難以抉擇晚上跟誰睡,還發明出了驅趕羊車選侍寢妃子的方法,他每日就趕著羊在宮中各殿之間亂跑,羊停到哪,他就直接在哪寵幸妃嬪宮女。

而唐朝,作為中國史上唯一個具有超前意識的朝代,風氣開明,民風開放,女性甚至還可以提出離婚,但這後宮的人確實也不見少。

唐朝採用品級制,妃位也比同官員,分為八品,後妃位參照周制,最高為皇後,正一品稱為夫人,為貴淑德賢四妃,後面品級依次為九嬪、婕妤、美人、才人,寶林、御女、采女。

- 大家也可以重溫下另一部上古神劇《大唐情史》,尺度也超出你的想像 -

侍寢安排也沿用周制,以月亮陰晴圓缺安排侍寢。保證雨露均沾,從九嬪一下開始,都是夜御九女,也就意味著在皇後(2天)和四夫人(各一天)之後開始,皇帝要接連九日每天睡九個女人,一個月里前後共十八天裡都要跟九個女人躺在一個床上。

說實話,我認為這對於皇帝而言,這不是人間天堂,是人間煉獄。且不說他們能不能「一夜九次郎」,就說工作一整天下朝回來後,還要天天面對著九個女人,這真是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宋朝沿襲唐制,不過九嬪人數增加,由九人變成十八人,但大致侍寢制度不變。由於未找到相應的資料證明宋朝是否保留了九九而御的規定,本人更傾向於這一制度在漸漸沒落,其一是因為皇帝身體實在無福消受,其二是則歷史原因。

自唐末以後,社會動盪,朝代變更,少數政權紛紛入侵中原,占據大片土地,到宋朝的時候,國土縮小到唐時的一半。在當時宋朝吸取唐末後宮亂政之事經驗,對後妃的要求不再如同前幾朝重視門第出身,反而多迎娶平民良家女,宋仁宗甚至還曾想立商人之女為皇後。

由此可見此時的後宮不再像隋唐一般謹慎嚴格,謹遵禮法,侍寢制度自然隨之簡單化,按照皇帝的喜好來。

最後要提及的重點朝代是清朝。由於熱播的幾部清宮戲,大多數人對清朝的侍寢制度最深的印象停留在「翻牌子」上,常常是一個敬事房太監跪在地上端著呈著後妃名字的綠頭簽遞給皇帝。這里的敬事房太監專門負責皇帝房事的貼身秘書,每日戌時(20點),准備就寢的時候,太監端著綠頭簽來找皇帝。

如果皇帝今晚沒興致想一個人睡,便直接說「退下」;皇帝若翻了哪個牌子,則交由太監去通知後妃,之後扛著用被子裹住的洗干淨了的後妃丟到皇帝寢宮。

清朝皇帝的敬業是出了名的,嚴格到連房事時間都要控制在半個時辰之內,一旦到了時間,站門口伺候的敬事房太監就要出聲提醒皇帝:「時間到了」,若提醒三次均無回應,他們便會破門而入,一是擔心皇帝有事,二也是為了嚴格謹遵組訓。

這還不算完,由於妃嬪是不被允許在皇帝寢宮過夜的,事後還要由太監送回去,之後敬事房太監總管便會跪地問皇帝:「留不留。」此指問子嗣,若皇帝授意留,那麼太監就會在彤史上記載皇帝此次房事記錄,以為後面後妃懷孕作證明;

若答「不留」,太監則會想辦法讓後妃避孕,史料有記載:「(太監)輕按其後股穴道,精液隨之盡皆流出」。

在提到皇家侍寢制度時,不得不提到的是彤史,這是記載歷代皇帝後妃生活的宮廷文獻,也是宮中的一種女官。她們負責掌管宮闈起居事物,但更特別的是,她們要負責安排並記錄皇帝與各宮嬪妃的性生活。(在明清時則開始由太監負責記錄房事。)

安排的皇帝每天臨幸哪個宮的小主,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女史們要了解皇帝和後妃們生辰八字生活起居習慣,並且熟記後妃們的經期周期。此外皇帝的每次的臨幸,更是事無巨細,要根據妃位排侍寢名單,被皇帝選中的妃嬪,女史需要根據她的品階安排相應的儀仗、服侍人員,臨幸結束還要負責事後清理,最後再慎而重之地用一根紅色的毛筆(「彤管「),將其登記在案「於某日某庚,皇帝與某妃某嬪於某地行人倫之道」,稱之彤史。

她們就像是皇帝的貼身秘書,為皇帝提供最優質的性福管理服務。

不過從這方面來看,實際皇帝並不自由,跟誰睡,什麼時候睡,怎麼睡都必須要有登記,需要符合禮制,不可隨心所欲。這麼謹慎也是有原因的,古代重子嗣的血統出身,加上後宮嬪妃眾多,需要保證皇帝後裔的血統純正,必須謹慎記錄每一次性生活。

性不由己,那還有多少快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