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第五次收到茉莉送的禮物,是一條價值一萬多的連衣裙,相當於她一個星期收入。

茉莉馬上要搬離合租的小屋,理由是「工作調動」。

海棠淡定地獻出一個擁抱「你要好好的。」

其實,她一點都不希望茉莉過得好,更不想讓茉莉看見自己牽強的微笑;只希望茉莉早一點被打回原形,最好落魄流離。

海棠明白,對閨蜜生出這樣的想法很惡毒;可短短兩月間,茉莉的「逆襲」令她心態一步步扭曲。

茉莉聲稱自己跟了個大項目,包包衣服化妝品都是客戶贈送的福利;海棠是她失戀失業時,唯一收留她,陪伴她渡過最艱難時光的人,一定要分享。

茉莉說得很誠懇,可海棠從始至終一個字都沒信。

她不懷疑茉莉的心意,卻不相信以茉莉的工作能力和職位,能接洽到動不動就用LV,La mer當禮品的合作方。

海棠悄悄跟蹤了茉莉一次,便證實了自己的判斷——茉莉終究投入富商打造的「金絲籠」。

隱私解謎

起初,海棠理解茉莉的選擇,也理解茉莉對她的隱瞞,對茉莉是同情多於不屑的。

然而,從茉莉送出第一支大牌口紅開始,海棠就開始不舒服不自在。

習慣性接受饋贈的茉莉,好似突然間變成了高高在上的「施恩者」,這轉變迅疾得如同秋風掃落葉。

茉莉的姿態越平和,言語間越是考慮她的感受,越是想法設法地找藉口,她越發覺得茉莉在變相地「炫耀」。

一件件華衣美服映襯著茉莉躲閃的眼神與拙劣的謊言,格外滑稽分裂。而冷眼旁觀的海棠,心底已悄然經歷了山呼海嘯的巨變。

從震驚到平靜,從同情到不屑,從羨慕到嫉妒,從鄙視到認同,再到失落、焦慮、不甘心。

她甚至想過當面揭穿,狠狠打一打茉莉的臉,看一看茉莉無地自容的羞愧表情。

可茉莉送到眼前的精美物品,誘惑實在太大了啊…

海棠忿忿不平!自己兢兢業業地工作,好不容易漲了一點工資,呆在大城市依然要精打細算地過日子。

而茉莉呢,無論模樣內涵能力都與她相差幾個層級,只因捨得下尊嚴、拋得下底線,就輕而易舉過上了她夢想中可以隨便「買買買」的「高階生活」,憑什麼?

海棠曾經堅定地認為——女人靠自己打拚財富,才是唯一正途。

也曾經對許多「走捷徑」的女人嗤之以鼻,發誓不會同流合污。

可同樣的事情發生在關系親近的閨蜜身上時,近距離觸摸到那些帶著人民幣香氣的物品時,那種沖擊實在太大了。

海棠的情緒逐漸失控,意志力逐漸崩塌,嫉妒和糾結讓她徹夜難寐,整個人被自己折磨得明暗不分。

僅剩的幾分理智支撐她來問我,該不該選擇和茉莉同樣的道路?她累了,不想再拼了…

她相信,只要她願意,一定能比茉莉混得成功!

講真,這個案例我本來不想寫,因為我覺得有點幼稚,但我又不忍心眼睜睜看著海棠失去信念,墮入虛無。

「嫉妒」可能是人性隱秘之中最危險也最不可控的一個元素。

由於嫉妒,慢慢擯棄本真,不再從自己所擁有的事物中汲取快樂,卻不斷從他人所擁有的事物中汲取痛苦。

就像一顆深埋在心底的定時炸彈,隨著時間的倒數,即將摧毀一切。

我理解海棠轉變心態的動機,關鍵在於一個字——近。

正如你我都不會去跟女明星比顏值比身材,不會嫉妒某位瞧不起農民的「白富美」能和王一博傳緋聞,不會嫉妒孟晚舟董明珠這種層級的成功女性…

但一直被你當成「形象陪襯」的朋友,突然變得比你美比你瘦;工作一向不如你體面的朋友,突然搞起了副業賺得比你多;你認為一無是處的朋友,不聲不響就嫁了個「金龜婿」…

你不可能不震驚,不可能不產生絲毫妒嫉,這是每個人根深蒂固的生物本能。

也有一種被廣泛認可的說法——嫉妒心始於自卑。

因為「嫉妒」的起源是——承認自己某個方面不如別人,繼而衍生的不平等心理。

隱私解謎

自卑加深嫉妒,嫉妒點燃瘋狂,隨之而來的報復也好,陷害也罷,統統是傷人傷己的惡果。

可我並不覺得海棠是個自卑的人,反而,她相當好勝也相當自負。

具備這兩種特質的人,做人自律,做事努力,執行力強,野心旺盛,自尊心極強,極少服輸。

說穿了,他們的存在感依賴於自己的優秀,依賴於他人賦予的贊賞,依賴於苦心孤詣塑造的成功「人設」。

就像一根時刻准備離弦的箭,筆直而鋒利。然而,周遭一絲絲風聲鶴唳都可能讓箭鋒所指處,偏離軌跡。

So,我絲毫不認同海棠對未來的抉擇。

我直到此刻都願意相信,只是單純地發泄,清空一下「嫉妒」製造的情緒垃圾,並非要真切地付諸行動。

她不過是被「嫉妒」沖昏了頭腦,被從前望塵莫及的精美物品閃花了眼睛,對特定對象生出無法抑制的敵意與攀比。

一方面,為對方過得比自己好而焦慮;另一方面,則是一種「本應屬於我的東西被人搶先拿走」的憤怒

可惜啊,原本是一個聰慧女子,此刻視野卻越降越低,忘記跳出思維的局限,尋一個最開闊的角度,登高望遠。

所有人都知道,茉莉現階段展現出來的光鮮耀眼,不是走光明正大的途徑獲取。就連茉莉自己,尚存幾分羞恥之心,不敢大肆張揚。

而海棠的改變恰恰印證一點——一個人的不良行為絕不僅僅是對自身造成傷害,更會潛移默化地影響周圍人的思潮與風氣。

我在此不置評茉莉,不浪費篇幅,不偏離主題。

只想對海棠說——收起你的傲慢與偏見吧!茉莉成不了海棠,海棠也裝不成茉莉。

抱著自以為是的心理,去追隨別人的軌跡,搶奪別人的舞台,把感情和精力浪費在一個完全不屬於自己的方向上,終究會貽誤真正的優勢,限制切實的發展,遲早帶著失落黯然的心態離場,留不得半分光彩。

在我看來,可以過份羨慕,可以適當嫉妒,但不要有一丁點兒不平衡和恨意。這很不符合切身利益。

當嫉妒變成了嫉恨,已是一種受苦的表現。

將自己的能量無節制地投射到外部一個你無法控制的事物上,能量流失得越多越快,人就越發痛苦無力。何必呢?

如果你曾深深地嫉妒過一個人,你一定會明白那種「身體被掏空」的漂浮感。這就是正能量流失,負能量侵襲的體現。

人類的高貴之處,就在於同時具備感性和理性兩種截然不同的思維。時而交錯,時而對立,時而融合。紛擾復雜,亂花漸欲迷人眼,也能化繁為簡,得一片朗朗碧雲天。

越是畏懼,越要排除情緒的影響去做決定,不論這情緒令人愉悅舒適還是沮喪緊張。

海棠是足夠幸運的,好歹能意識到自己的危險,並採取了求助的方式來阻止自己的出格行為。

開辟自己的戰場,守好自己的堡壘,以不變應萬變,未嘗不是笑到最後的奇招。

我曾在某本書上看過一段話,我覺得很適合送給海棠,也適合作為此篇總結——建立於比較之上的自信,是虛弱的,架空的。因為其存在本身,受到了比較級結構的制約。只有對人的存在本質深入洞察,對世界是人為建構這一事實徹底探明,才能建立難以摧毀的心理優勢。這才是最穩固的自信。

浮生如影,世態如流水過澗,一如漫漫長夜裡,有人見星辰,有人見塵埃。

願你,看得清山野的霧燈,尋得見長路盡處的燈火;願你,能越過心境的黑暗坎坷,胸中煉出 丘壑,眼裡長存山河遠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