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分兩種:一種是無死角的渣。除了感情觀令人不齒,情商、格局與人品也處處槽點。

比如上文提及的「窩瓜」,比如一邊吃軟飯一邊家暴出軌的無底線垃圾男。

一種是有餘地的渣。

比如賭王、大劉、謝賢這類。渣得坦坦盪盪,不裝痴情不洗白,不讓女人倒貼,不會對愛過的女人「痛下殺手」。明面上始終保持著體面,令人挑不出明顯的狙擊點。

識別這兩種渣男,只需保持理智,盯緊三點。

一,回報率衡量。你的物質和情感付出,他有沒有投桃報李的舉動。

二,修養度測試。發生爭執時,他會不會對你發出摧毀自尊型的言語暴力或體現攻擊型暴力傾向。

三,活動軌跡觀察。有沒有突然失蹤,其後的解釋也經不起客觀推敲。

但不論哪一種渣男,都害怕六個字——愧疚感、後悔心。

渣男什麼時候會愧疚?

當他的切實利益岌岌可危時,你義無反顧、出錢出力、不計回報、不離不棄。

比如他即將破產、突然出了車禍、生了一場重病之類最考驗人性的小機率事件。若此時你表現到位,但凡他還存有一分良知,都很難再心無旁騖地肆意傷害。

渣男什麼時候會後悔?

當他們的自信心和固有認知被動搖,產生自我質疑的時候。

比如他自以為將你玩弄於股掌之中,卻突然發覺你並未踏入他一早設計好的陷阱;或者一向在他眼中毫無價值的你,突然以全新形象顛覆了他的判斷。

然而,在渣男們的情感價值觀體系裡,被激發愧疚感的機率極低,能啟動後悔心的閥值極高。

所以,即使能識別出來,以上兩種報復途徑也很難實現。

一,靠天意助力,但天意難測,沒那麼多恰逢其會。

二,靠自虐提升,但自虐很苦,沒幾人能堅持到底。

除非是愛他們愛到極致,忍耐力無限強大、「聖母心」持續爆棚的女人;以及客觀條件不允許,自身實力無法維持當下生活水準的女人,才會自欺欺人的沉溺。

於是,一面不甘不願,一面委屈求全,落得個身心俱損。

可以理解,離不開不是什麼值得口誅筆伐的大事兒;若能化屈辱為動力,發個狠讓自己逆襲,也算得上「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的好結局。

女性血淚教訓:愛錯一個人,賠掉一條命!

唯獨一種女人,能夠在恰如其份的時候,對渣男見血封喉——感情觀真正單純卻不乏處世智慧的女人。

她們的報復,是無意識的,又是最致命的。

在決定接納對方、尚未加深了解的階段,她們能給予自己勇往直前的力量,不猜疑不攀比。

這種力量帶來的高信任值,讓她們天然地能顧及到對方自尊並理解對方難處;這種不帶質疑和情緒的理解力,不加修飾、毫無保留的天真感,絢麗得讓渣男迷惑。

像一把又一把捅下去毫無回聲的刀,扎進最柔軟的土壤,讓渣男的愧疚感落地生根。

當然,她們也有勝負欲和獨占欲,在相處過程中,不會放鬆警惕。

當發現渣男另有曖昧對象,不會立刻哀怨退出,更不會歇斯底里,而是溫柔有禮地詢問,坦坦盪盪地闡明立場——不接受感情分享,希望你自行炸掉「魚塘」。

人性如此,當你「滿懷善意」地去給某個人傳輸一種——「你很好很善良」的定義時,便沒有一個人願意親手去撕碎這層「褒義人設」。

反將一軍又留存餘地,將選擇權拋給對方。

到他迫不得已暴露時,你這一回又一回「出自本心」的細節積累,才能在某一個關鍵點,讓他的愧疚感決堤噴涌,不敢面對。

她們再清楚不過,此時此刻和渣男拼的是沉穩冷靜的心態,和潛在「情敵」們拼的是個人價值的優劣。

因為有底氣,所以夠自信。

如果這樣的女人,同時還擁有決斷力和清晰的底線,殺傷力就更強。

當她們意識到自己選擇錯誤,意識到這個人不再值得付出後,心裡便篤定這段關系氣數已盡。卻能做到不動聲色,不讓對方察覺端倪。

哪怕付出的情意一時半會兒收不回來,也能咬緊牙關、擦擦眼淚轉身就走。

就像西部片裡帶著卷邊帽的牛仔,崩了敵人之後瀟灑地吹一下冒著輕煙的槍口,姿勢又酷又好看。

不流露一絲糾結脆弱,絕不給渣男暗爽的機會;打一個措手不及,絕對擊潰他們的自信,令他們不由自主地反省自己哪個程序出了bug,更令他們在既有的愧疚感之上,多一層後悔。

那些習慣性患得患失,從一開始就試圖平衡得失,卻說服不了自己改變的女人,永遠做不到上述部份。

只有無法被感情捆綁理智、無法讓渣男全面掌控的女人,才能使出致命一擊。

最佳操作節點在過程中,最強攻擊值只能在分手時。

我從來不相信雞湯里說的——分手之後,努力變成讓他仰望卻又無法再得到的人,才是最好的報復方式。

聽起來很燃很解氣,卻忽略了最關鍵的兩點——情緒的時效性、現實的守恆定律。

你們仔細想想看,即便是迫不得已、和平分手的真愛伴侶,大多數男人的低落情緒,是不是也持續不到一年?

就像為前妻寫下傳世之作《釵頭鳳.紅酥手》的陸游,一邊「山盟雖在,錦書難托」,一邊與新妻卿卿我我。

還真真應了他自己又寫過的《沈園二首》中一句——「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所有關於過去的懷念與惆悵,都不過是夜深人靜時的偶然,確如驚鴻一場。

連那點微不足道的歉意,也只是自欺欺人的心理撫慰;昨日不可復追,就不存在真正的後悔,虛無縹緲的懷念只為盪滌自己的不安。

真愛尚且如此,更何況對你本就沒幾分真心的渣男,分手後又怎可能再刻意關注前任的點點滴滴?

你的精彩,他沒有興趣;你蛻變與否,他毫不在意。他早已扎進新的森林,也許連你的模樣都已忘記。

除非,他必須要利用你達成某種利益,才會主動聯系;或者空窗無聊,想在你身上找一找存在感、想將你發展成P友時,才會突然出現、假裝深情。

這世界是公平的,「動態改變」的定律覆蓋每一個角落每一個人。

你在變,他也在變;你能變得比從前更美更好更有錢,他或許也不落人後。

許多姐妹因此忿忿不平:「他那麼渣,憑什麼還能過得那麼好?又買新車又換新人!」

所以,這世界又是失衡的,你必須接受。

命運不會因你的傷口更深,就對你偏愛幾分;讓他迅速flop,身敗名裂,落魄到人見人嫌,讓你輕輕鬆鬆地全方位碾壓。

那是爽文小說里才有的劇情。

但我始終相信,品行有瑕疵、私慾太齷齪的人,人生路不可能永遠一帆風順。

一念之差,自己挖坑埋自己,對他們來說是遲早的事情。

所以,我不喜歡浪子回頭的故事,也不屑在時過境遷之後,再為一個我已經瞧不上的人賠上任何成本。

若你有緣看到這里,就請你相信——你是得改變,每一天都要變得比前一天更亮眼,但永遠不要憋著一股「報復」的氣去改變,那隻會草草收場,一無所獲。

若控制不好力道,還會迷失自我意識。

你的改變永遠只能為了自己,也為那個還沒來得及與你相遇的soul mate;

你依然要懷著熱切的希望,不破不立的信念。

至於那個失去你的渣男,在他蓄意傷害你的那一秒,就不配再走進你的世界;為他浪費多一秒時間,都是在抽自己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