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萬物都在追尋性感,日出與黃昏,烏雲與艷陽,枯木與暴雨,蜂鳴與獅吼,蝶舞與豹馳,瞬息萬變之際它們完成了自己身負的性感之使命,縹緲至極也性感至極。

這種極致的性感披著大地的顏色,流動著海洋的深邃,洋灑著沙漠的不羈,散發著雨林的熱情。

李孝利式的性感,也是如此。

如果韓國有《乘風破浪的姐姐》,那麼C位絕對是——李孝利

從業務能力到個人魅力,再到精神內核,這個女人都是大寫的女性王者。在群星閃耀的韓流圈,她甚至曾開創了一個專屬於她的時代——孝利時代。退隱後的每次出場,都能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李孝利和靜靜子一樣,堪稱現代獨立女性的模版,她們都有一種不羈的野性美,但不同的是。李孝利的野性是自由放盪的,有一種能與大自然融為一體的輕盈;而靜靜子的野性則是密實宏大的,有種主宰萬物的地母氣。靜靜子的野氣性感需要許多天然的東西,而李孝利的性感則是多數女性都可以修煉而成的。

或許女孩子們可以從李孝利女性美學中,尋找自己想要的那份答案。

你對小麥膚的性感一無所知

不得不說身處一個以膚白檢驗美麗與否的大環境裡,我是有些被同化了的。但是李孝利打破了很多人的局限也將我輕而易舉的俘虜。我驚嘆於為什麼她能夠「黑」的這麼美。

小麥膚的性感,必須是緊致、有力量感的。

她的身材管理無疑是滿分的,每日近6小時的運動量(主要是瑜伽),在她的身上沒有任何多餘的脂肪,並且每一處肌肉都是緊致的。她還因此掀起了一陣瑜伽潮。

李孝利的顏只能用性感來形容,你不能說美艷也不能說嫵媚,說漂亮俗氣說清純不當。她的五官單挑出來就已經很出彩,尤其是高挺的鼻樑和豐美倔強的小嘴讓人眼前一亮。五官組合在一起更是默契得剛剛好,彼此的間距再多一分便失了靈氣再少一分便略顯心機。

最令我著迷的是她自然的下唇溝,在中國人們又叫它美人溝。這一溝就像是上帝不經意的吻痕,乖張神秘,靈氣生動。那些大美人無一不是被造物主眷顧過的,她們的唇下都有一灣獨特的「吻痕」。

外在的硬體固然重要,但缺了自信性感便也一招斃命。無論從眼神還是到舉動,李孝利都散發著一種勃勃生機,這是自信。

而自信來源於你讀過的書、行過的路、見過的人、親吻過的萬物、擁抱過的世界。

豐盈的靈魂坐落於美好的軀體便形成了氣質。李孝利外表便是她內心世界的真實寫照。純粹、自由、不羈、隨性,你永遠不知道她最美得樣子就像你永遠不知道她下一步會做出什麼舉動。

李孝利的性感,那是一場狂妄而自大的美夢。

老娘不是渣女,只是活出自己罷了!

現在的我們看李孝利,對她的定位應該是瀟灑、神秘的韓流女王。

和外表、財力完全不匹配的音樂人李尚順結婚了,並且注銷了幾乎所有的社交平台帳號,和尚順在濟州島過起了鄉村生活。吃自己種的蔬菜、到市場上賣自己種的豆子、每天飯後到林間散步、照顧收養的流浪狗、召集好友在海邊開瑜伽party...

有空就復出發個專輯、參加個綜藝,儼然一副世外高人的形象。

但是如果孝利時代有網際網路,那麼這個女人可能被黑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因為她的「黑歷史」,連起來大概也能繞地球三周了。

她曾是對待感情浪盪的渣女:

「我20多歲的時候,可以釋放那種累的只有酒和男朋友。」

也曾是看人只看物質的膚淺女人:

」第一次見到他(現老公),我開著豪車,他卻只開著國產車...「

好在聰明女人都有著很強的自省力,經過了一段紙醉金迷的頹廢生活後,李孝利思考起了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而現在她是內心回歸淳樸的女富豪:「老公有著有趣的靈魂,而我卻只有錢罷了。」

盡管關於婚姻、關於人生有著諸多看起來「道德不正確」的觀念,但這種不同確實經過自我思考的觀念。「沒有三觀,只信自己」,才是個人成長的高級狀態。

她認為感情不該用道德標准來束縛,她對出軌這件事看得非常正常,認為出軌是一種非常正常的人性作用的結果。她婚後和老公搬到濟州島生活,一方面原因就是擔心自己會出軌。而如果老公出軌,她也認為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會祝福他然後走開...

想遠離喧囂時便離開,想重返舞台時,她便帶著粉絲簽在她身上的名字回歸了,發新專輯,參加綜藝節目...

這是為了賺通告費?那麼你對李孝利的有錢大概一無所知。她只是為了玩罷了,玩夠了就回濟州島和丈夫重新過起隱居生活。她再一次向我們驗證了那句話,女人只要有錢,無論什麼年紀都可以過的很精彩。

出道、巔峰、嫁人、淡圈、限定團,李孝利從來不缺乏挑戰自己的勇氣。

電影《黑天鵝》里,Thomas為了激發Nina內心的黑天鵝散開了她總是扎的一絲不亂的頭發,而Nina在釋放自我尋找黑天鵝的過程中得到了升華。

有人說她終於變成黑天鵝了,但我覺得她終於成為了自己。真正的性感是有生命的,它接近37攝氏度,找到自己成為自己,性感也不期而遇。

或許你可以從先成為自己來成為李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