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信:

這可能是一封比較有爭議的來信,不論是當事人的問題,還是我的回復。先看來信吧——

拾一,你好。在我26歲時瘋狂愛上一個男人,吃飯想他,走路想他,睡覺也想他。只要能看見他,哪怕幾分鍾,我就好開心。

我很想跟他在一起,他是一個很優秀也很有思想的人,聽他暢所欲言是一種享受。不怕男人帥,就怕男人腦子裡有貨。

我們的世俗條件差別不大,例如顏值、家境、工作、收入……但在思想上,他遠遠高出我很多。

我佩服這樣的男性,一想到他若成為我的老公,孩子的爸,就滿足得冒泡。

為了得到他,我也算費盡心機,不折手段。製造偶遇,裝病求陪,不遺餘力地搞定他的姐姐,就為了跟他多相處一會。

有一次,我得知他跟一位女性朋友吃飯,那位姑娘也很優秀。我感覺到危機,擔心他們倆好上。

我也去那家餐廳吃飯,為了顯得自然,還叫了兩個閨蜜陪同。佯裝很驚訝地看見他,再自然而然地過去打招呼。

我提前交代過閨蜜,讓她不懂事地提出一起坐,閨蜜為了我的姻緣也願意當這個不懂事兒的人。

他和那個姑娘都沒有拒絕,或許是不好拒絕吧。在席間,閨蜜們總會不留痕跡去打聽他們之間的關系。

雖然他們沒說什麼,但那種有意嚮往戀愛發展的苗頭,我還是看出來了。

我心裡很酸,暗暗告訴自己得再加把勁兒了。從那以後,我製造了更多的偶遇。

有次單獨在一起時,我問他,你相信緣分嗎?咱們經常遇見,你覺得有緣嗎?

男人在這方面沒有女人敏銳,他想了想,偶遇也的確挺多,就順口說:咱們好像是挺有緣。

我借機又提出,要不要緣分繼續。在這之前,他姐姐已經為我鋪墊了很多。外加上他的確有成家的打算,也就同意與我試一試。

我高興壞了,在一起後特別珍惜這段我自己求來的姻緣,但也沒有縱容與跪舔。

我很努力地成長,希望自己是真正配得上他,而不是用旁門左道的方式來得到他的接納。

在一起三個月後,他卻向我提出分手。他的原話是:

我努力試過,咱們的確不太搭。其實你很好,我拒絕不是因為我更好。而是搭配這種東西,就是量身定製的。

我們幾乎不吵架,也不鬧矛盾,看似和諧,但我們的互動特別表面。你走不進我,不是你沒有魅力,是你不懂足夠深的我。

我們在一起,我並不太開心。我嘗試過去開心,但沒有辦到。可兩個人在一起,光是我一個人開心也不夠,你也要開心,只有這樣的感情才是恰如其分的感情。

他這番話說得很不留情面,我難受死了。可是,我就是喜歡他啊,著迷了的喜歡。

我不想放下,但也明白糾纏不過是讓我更掉價。我還在想其他辦法,怎麼把這段關系給續上?

可很多朋友都勸我算了:男人多得是,我沒必要花這麼多心思。

關於我的問題,你怎麼看呢?

我為得到男人而不折手段,結果卻出乎意料

花塘回復:

這封來信我才看前面一點點時,就暗暗驚訝,在如今普遍人都自卑的情況下,像當事人這樣不自卑的人真的太少了。

也許有些人認為,把自己當回事兒的人,是不會如此去妄求一個男人的。說到底,這種不妄求里的自抬身價,其實有一定的自卑成分在裡面。

有太多女性面對自己喜歡的異性,都很少主動,更別說強求,尤其是對方高於自己時。

嘴上說的是女人不必如此輕視自己,但這話的背後有部分因素是自卑在作祟。有些人正視了,有些人到死都不認。

古時候,男女之事,強求的一方都是實力絕然的一方。你很少看到一個貧民去強求一個權貴,只能看見一個權貴去強娶民女。

更何況當事人還不是這段關系裡的「實力派」,但凡有一點點自卑作祟,她都不可能如此頑強。(還有一種頑強是完全忽視自我的附庸,但當事人的情況並不是,原因在來信的字里行間去細品即能明白)

越挫越勇,這四個字只針對心智特別硬派且能自我修復的一群人。對於部分人而言,越挫越不勇才是常態。

而從未受挫的人,看似軟,其實內心是有股子勇猛的,如當事人。

你讓一個如初生牛犢的小姑娘為愛情飛蛾撲火,她們敢。但你讓一個歷經歲月的成熟女性為愛情飛蛾撲火,她們不一定敢。

從這一點來看,當事人是幸運的,也是單純的。所以,你這些伎倆談不上不折手段。不知道其他人怎麼看,在我看來這些小動作還有些可愛。

像極了一個不曾飽經風霜的姑娘,死皮賴臉地求著一個風華公子,就連期間小小心酸,都特別清純。

等你再成熟些,經歷過男女之間那些狗血、惡心、渾濁後或許能意識到這些差別。

閨蜜勸你,男人多得是,沒必要這麼花心思。這句話,說過的女人也多得是。

這句話是愚昧的,哪怕勸慰都不適合用。就中國而言,男人也有幾億。從數量來講,的確挺多。

你能認識的,與你產生交集的,減去名花有主的,去掉人品太差的,外貌不符合你審美的,性格不合的,世俗條件對稱的,爹媽又靠譜懂事的,且又能喜歡的……問問自己,身邊能有幾個?

可能一個都沒有。總數再多,實際跟你的關系都不大。你不可能週遊全國,只為去認識這些男人吧?

勸慰女人男人多得是,挺沒必要的。但凡正視一下現實,你也能意識到多個屁。

當事人說,你們世俗條件相當,例如顏值、工作、家境、收入……但你也意識到,人家思想層面高於你。

會有很多人會告訴你,總而言之就是不喜歡,你也別強求。

但你這次戀愛挺投入的,所以你應該要明白他為什麼不喜歡你。一句「不喜歡」就完了,並不利於女性真正的認識自己與他人,甚至可能還會產生消極的自我懷疑與莫須有的怨氣。

男人與你分手,有幾句話特別關鍵,他說:搭配這種東西是量身定製的。你們的互動特別表面,你走不進他,不是沒有魅力,是不懂足夠深的他。

我給你舉個例子吧,假設你全部身家有100塊,你都給了對方,照理說是傾其所有。按照主流的標准:我為你付出了一切,這樣還不值得被喜歡被珍惜嗎?

這100塊,如果你給的是身家只有50塊或者同樣是100,哪怕稍微高於100的人,你的付出是有影響力的。但如果給的是身家一萬的男人,這一百塊連水花都濺不起來。

可大眾不會這麼看問題,他們只會覺得,我會為你付出了一切,你卻不以為然,所以你不知道好歹。

事實上,身家一萬的人,沒有做錯。當然,你也沒有做錯,你很勇敢也很大方,你給出自己所有的。但這里所有,在他面前,不過是九牛一毛。

特別提醒下,面對有一類人,任由你付出再多,他們也不care。不是他們的底子厚,遠遠高於你,相反可能他們的底子還很薄。這里的觀點沒有錯,是你錯付了人。

女人很感性,她們會認為選一個願意對你付出一切的男人,比選一個對你只付出50%的男人好。

可有沒有想過,有些並不匹配的男人,哪怕拿出一切,給你的整體體驗或許還比不上十分匹配但只付出50%的男人。

我之前看過一本小說,一位貧民窟的女子想要得到權貴的喜歡,可謂是使盡渾身解數。權貴也只是有些快樂。

直到另外一個女人出現,她只稍微用了一點點力,就讓權貴十分快樂。因為,她整個人的價值決定她給出的含金量,遠遠高於前者。

女人太在意百分百這個抽象的概念,但又從未數位化地權衡過,有些人的百分百的確比不上有些人的非百分百啊。

當事人與喜歡的男人,之間有思想差距。你把全部思想都傾瀉出來,帶給他的歡喜程度,可能比不上一個思想夠深的女人隨便輸出的思想。

如果女人能理清楚這一點,不太可能被隨隨便便的殷勤而擾亂心緒。

基本上,能讓你開心的,都是配得上你的。使盡渾身解數都不能讓你開心的,幾乎可以確定是不太匹配的。尤其是思想上的差距。

現實生活中有這樣的例子,一個男人對妻子不怎麼好,但妻子也接受。外人看見會覺得,如果我老公那麼對我,我早就發飆了。

前面的女人受得住,哪怕她也覺得丈夫不太好。甚至還經常吐槽,老公如何不靠譜,自己如何眼瞎。但本質上,他們是相配的。

只有等女人掙脫出來,且承受後續一切可能性困境時,他們才算逐漸走入不匹配。

人往往會有一個認知上的誤區,你看見誰誰誰很優秀,她怎麼做,你也怎麼做。她如何想,你也這樣想,你覺得你們是一樣的。

事實上,在做十以內的加減法時,或許你們是一樣。但上升到百以內的難度時,你們的差距就逐漸顯現出來了。所以,小問題小方向的一致不等於兩個人在同個水準。

我個人以為,女人不需要去演繹那個百分百對男人付出的角色。我們之所以那麼努力學習和成長,是為了只花少量的百分數,就可以拿下男人,還讓他感覺很快樂。

需要你花百分百的心力,那這個男人一定也應該是人中龍鳳天之驕子。可隨著女性的成長,你會發現曾經之所以覺得某人驚艷,不過是眼皮太淺。

傾其全力的喜歡,終究過於沉重,但這是沒有錯的。只是某一方面過重,會影響你整個人生上的均衡,頗有一點顧此失彼的短視。

可偶爾撒潑一回,任性一次,鋪張浪費一下自己的心緒與精力,也未嘗不是一種生動的體驗。

靈活點,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