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知道在性愛中知情同意的重要性,而知情同意的前提就是協商,這也是性愛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但是在當下的性文化和性教育下,大多數並不知道性愛需要協商,或者不知道如何與對方展開溝通,一起來討論性這件事。好像只有關燈埋頭閉嘴,才是大多數人眼中的「說不得」的性。

什麼是性愛協商?

性愛協商就是一起討論彼此的欲望、性幻想,以及接受什麼,不接受什麼,底線是什麼,包括安全詞等等。比如:

- 你們想一起做什麼?兩人分別對什麼有性趣?
- 你們倆有沒有設定的限制?兩人的底線分別是什麼?
- 你們倆在性愛過程中可能會發生什麼?會是什麼樣子的?
- 你們倆決定採用怎樣的安全措施?包括喜歡怎樣的安全套?
- 如果在過程中一方想放慢速度或停下來,會怎樣讓對方知道?決定用哪個「安全詞」?
……

性愛協商就是在你們衣服脫光之前,圍繞這些話題進行多次對話,這不需要很嚴肅,可以在輕松的環境下進行,也不需要像審判對方一樣一個接一個提問和回答,而是以聊天的方式展開。而如果某些問題在穿著衣服的時候不好意思問,那也可以在性愛進行的過程中問,這並不會破壞氣氛,相反,這是互相尊重的表現。

衣服脫光之前,先來聊聊這些話題

談論「性」的重要性

之所以要進行性愛協商,那是因為我們每個人的性都不一樣,沒有統一的標准和模板,每個人的性趣點不同、欲望幻想不同、可以接受或不可以接受的東西不同、甚至在過程中的表現和樣子也不同。比如如果你高嘲的時候會大叫、掐對方肉、表情猙獰,那麼提前告訴對方,也不至於到時候嚇對方一跳。

但是我們大多數人可能都會覺得自己是「正常」的,沒有什麼奇怪的癖好或表現,也會假定對方和我們一樣,只是進行「正常人」的性愛罷了,因此根本不會去討論上述話題,或者只是匆匆聊過。

因為談論「性」其實會讓我們感到脆弱,你在性愛過程中本身也是脆弱的,但我們經常假裝自己並不脆弱。

談論性的話題通常一開始會很尷尬,但只要說出來,開了這個頭,就沒有那麼尷尬了。而如果沒有進行這些討論的話,就會有很多猜想、誤解、虛假信息,也就會出現在沒有知情同意的情況下的強迫性行為。

其實談論本身也可以是很性感的,甚至可以是前戲的一部分,它會讓人性奮起來。

溝通包括彼此坦誠的對方、雙方都知情明確下的同意、對風險的充分了解和坦誠、以及最後在安全和互相信任的情況下的實踐。

衣服脫光之前,先來聊聊這些話題

如何談論彼此的欲望

談話比較好的一個方法是列出你能想到的所有性行為,兩人一起說出自己對這種行為的接受程度。比如可以用紅綠燈的方式表達,紅色代表完全不接受,綠色代表可以接受,黃色代表不確定,可能可以嘗試但不確定自己是否喜歡。

這樣可以粗略地列出一個欲望清單,然後可以再繼續探索細節,並且分享經驗。

還有一種方式是用菜單框架來談論性。比如你們喜歡的開胃菜是怎樣的,第一道菜、第二道菜分別是什麼,最後喜歡怎樣的甜點,當然這里指的都是性行為。慢慢的,當一些菜吃膩了的時候,可以試試嘗試新菜,慢慢擴大菜單,加入更多性方面的探索。

當然你們也可以想出更多更有創意的談話方式,最重要的是開始這個談話。

如果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溝通的話……

可能是因為從小就很少有人跟我們聊過關於性的話題,所以我們長大之後,即便是面對最親密的人,自己的另一半,也很難開口去說出自己關於性的真實感受,自己的困惑,以及對對方的期待。

哪怕世界上最親近熟悉的人也沒有讀心術,如果我們不表達自己,對方也會很困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原本應該很放鬆愉悅的性生活就會變成猜猜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