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K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意識到,女朋友的牛仔褲對我有著致命的吸引力。我想這種吸引力並不是戀物癖的那種喜歡,因為我並不會對孤零零的牛仔褲有任何反應,甚至換一個女孩子的話我也就不喜歡了,只是對我的女朋友,我瘋狂地被她「牛仔褲」下的肉體吸引。

可能乍一聽,這樣的欲望有些變態和畸形,這也正是我一開始擔心的。比如說,如果我女朋友想到我對牛仔褲竟然有反應,那她以後正常穿牛仔褲的時候會不會有些心理負擔或者陰影。不過我想這應該不至於真的造成什麼傷害,自我就安慰自己這是一種健康正常的性偏好而已。

客觀而言,女朋友的確很適合牛仔褲,她也很會穿不同類型的牛仔褲,還算堅挺的小屁股和很勻稱的雙腿可以被牛仔褲修飾的很好。

一條牛仔褲竟然成為了我和女朋友性生活的助推器

一開始,我們並沒有發現一條日常的牛仔褲竟然就能成為我們性生活的助推器。我們像正常小情侶一樣,有過角色扮演,有時候用一些誘惑性很強的情趣內衣,來嘗試著豐富我們性生活的色彩。但那一般都是一些小趣味,我們會很開心,有驚喜,但並沒有那種升華的感覺,簡單來說,似乎「不過癮」。

事實上,我發現這樣的過不過癮很有可能是因人而異的。不只是我自己的喜好決定,還取決於對方。在我很遙遠的前女友時代,那個時候我特別喜歡她穿白絲,一看到她的白絲就興奮的不行,但對正常人的白絲就覺得沒有黑絲好看。

第一次感受到牛仔褲的不一樣,應該是一次偶然的ye戰。當時兩個人都有些上頭,一點點小挑逗都無法忍受,直接進了旁邊的高樓的樓梯間,然後走到了一個應該完全沒有人的地方就開始了。

因為是倉促的一次,那時候女朋友就穿的牛仔褲,而我那一次也特別爽,甚至覺得要早泄了(害)。一開始我只覺得是因為戶外的刺激,但後來覺得在我心中揮之不去的,似乎是她趴在扶手上,我把她的牛仔褲扒到腿間的鏡頭。

之後我們又做過幾次嘗試,比如一起去開房住,一進屋不洗澡就直接摟住她開沖,自然就經常是是從牛仔褲開始的。幾次之後,我確認了我每次腦子裡想到的都是牛仔褲的畫面,也發現了自己的這一癖好。

我坦誠地跟女朋友說了,自己很喜歡滾床單的時候她穿著牛仔褲的事情,她一開始很驚訝,於是我就詳細地跟她解釋了幾次的感受。她其實是個很害羞的人,我們比較少說這種事,臉紅紅地和我討論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讓我驚喜的是,她突然也跟我說,她自己好像也很喜歡牛仔褲還沒脫干淨時候滾床單的感覺。而在此之前,我一直以為女朋友喜歡的是擁抱式的性生活,因為平時的時候,她喜歡把自己融在我身體里,在事後也會想一直粘著我抱著我。

既然說開了,那自然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有時候是嘗試渾身只有一件破洞牛仔褲,對我們是致命的誘惑;有時候是粗暴的把她摁住,在過程中逐步踢走牛仔褲。

讓我印象比較深的是,在某寶上發現了一個ye戰專用的牛仔褲,在襠部是隱形拉鏈的設計,當時我就下單了,有個周末和女朋友去外地玩,就讓她在路途中不穿內褲穿著那條牛仔褲,到了酒店之後一拉開拉鏈,發現女友已經一塌糊塗了,自然就又有了一次愉快的滾床單。

當然,牛仔褲不是我們性生活的唯一調劑,我們還是會經常有別的嘗試。但它絕對是我們很依賴的一個解決問題的「法器」,當有些膩了或者不在狀態的時候,就可以有意識地使用它來調節我們的性生活。

而要找到這樣的助推器,在我看來需要做到幾點:第一是要對自己的敏感點有感知,所謂的敏感並不只是身體上的一些部分,也有可能是一些你感興趣的刺激,而我的經歷也告訴大家這樣的刺激也可以很簡單——一條牛仔褲就可以。

第二要大膽和自己的伴侶溝通和交流,可能有些難以啟齒,比如你的助推器會不會可能是眼鏡、頭繩、甚至是高數課本呢,說不定一次有效的交流就可以打開新世界的大門呢。

第三是注意尊重,我的故事裡沒有講的的是,有一次我因為太粗暴地對待牛仔褲惹得女朋友生氣,因為那讓她產生了被強暴的感覺,諸如此類的刺激一定要是兩個人都接受的,有些簡單的可能只是遷就問題,而有一些則注意讓對方難過的可能。

找到以後要怎麼做就不用我贅述了,就可以盡情的進行探索和變化了。一個意外的收獲是,我覺得在我們發現了牛仔褲的秘密後,我和我的女朋友更加親近和穩固了。

我想一方面可能是因為性生活的更加和諧會促進關系的穩定,或許也有部分原因是,我們會覺得更加了解彼此,理解彼此了——開玩笑,這麼隱秘的性癖好我們都能一起開發出來,還有什麼未來是我們不能一起面對呢?

希望你也可以找到屬於自己和伴侶的「牛仔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