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乙醯半胱氨酸

當你讀到這個標題,是否會腦補出一個新婚夫婦從乾柴烈火到激情褪去的情感故事?

事實上,筆者是一名風華正茂、血氣方剛的未婚女青年。年少輕狂的我,之所以發出如此身經百戰的疑問,完全仰仗於我的男友。

我和男友,相識於大一,攜手於大三。他看中我的美貌,我欣賞他的品性。

後來,當老實巴交的男友一步步引誘我嘗試各種少兒不宜時,我才清醒地意識到,去他娘的朴實敦厚,這貨本質上就是個淫賊!

我嘴上雖嫌棄,身體卻很誠實。

在小樹林接吻的時候,我會由著他解開bra的扣子,被溫柔撫摸的感覺真的很美好。

一起上選修課,他總是故意蹭我穿著絲襪的腿,課桌上風平浪靜,課桌下活色生香。

月光下漫步校園,他會邀請穿短裙的我坐在他腿上。每當溫熱的手掌滑過大腿,我的身體里總有一股莫名的液體開始涌動。

終於,第二個學期返校,男友把我約到了酒店裡。起初,倆人還挺客氣,我看我的電視,他打他的游戲。後來,我洗完澡,浴室里水汽氤氳,某人終於忍不住抱起我一頓猛親。眼看著事態愈演愈烈,我按住他:不好意思,來大姨媽了。男友沉吟片刻,做出艱難的決定:好吧,那就抱著睡。

到後半夜,迷迷糊糊感覺有個濕軟的東西附在唇上,我睜開眼睛,發現男友正支著腦袋望著我。我極不耐煩,預備翻個身繼續睡,男友卻把我的身體給掰了回來,鬧著要給我上一堂生理衛生課,並且親身示範。這一上,倒是給我打開了新大陸,我以前單知道男女身體構造有何不同,如今算是大開眼界。然後,我們一起探討兩性知識,不知不覺天就亮了......

再一次親密接觸,是一個月以後的事情了。這次,我做足了准備,提前做好心裡建設,挑選了一個合適的日子。我們一起看視頻,學習如何正確使用TT,了解了女孩第一次不一定流血,也做好了不會很順利的准備。最後,結果雖不盡如人意,但男友的溫柔和耐心使我感到安慰,他比我還要懂得如何保護女孩子的身體。從那刻開始,我為自己感到慶幸。

從一夜四次到四夜一次,我經歷了什麼?

後來,我們保持著一個月開房一次的頻率。我的身體,由最初的疼痛、抗拒,慢慢轉變為舒適、享受。男友仿佛也有用不完的精力,只要我要,他就能給。男友說,我們的角色已經發生了轉變,以前是他爽著我痛著,如今他已徹底淪為工具人。

我期待著每月一次的「約會」,每次都把他折騰得筋疲力竭。我抱怨他:小說里的男主都是一夜七次的,你怎麼四次就不行了?男友很無奈:小說里都是騙人的啊......

畢業前夕,我們一起在校外租了房子。對於熱戀中的情侶來說,這等同於為灶火添了把乾柴。每晚,我們相擁而眠。沒有工作的煩惱,沒有俗事打擾,除了畢業論文就只剩下吃喝玩樂。我們每天幾乎24小時黏在一起,白日刷題寫稿,夜裡共赴巫山。性生活雖不如以前頻繁,生活質量卻在蹭蹭蹭地往上漲,這是我為數不多的幸福指數爆棚的時光。

緊接著,我們畢業、工作。男友拿著996的工資,幹著007的工作。我的工作帶些力氣活,通常下班後累到不行。每當我洗漱完畢准備入睡,男友卻還在下班的路上。第二天一早,我洗漱完畢預備出門,男友仍在床上呼呼大睡。工作和瑣事占據了生活的大部分,我們逐漸從情侶淪為室友,這種狀態持續了將近一年。

後來,我換了份工作,離男友公司更近了,工作內容也輕鬆了許多。男友開始送我上班,晚飯後又將我送回家,自己再折返公司......久違的幸福感又回來了,我便開始想著法兒挑逗男友。

可是,我們都有些力不從心了。不管如何猛烈都無法刺激到我,我很難再體會到那種傳達至大腦皮層的興奮感。於是,我纏著男友一次次嘗試,結果不但沒有快感,反而男友患上了精囊炎......

看見TT里那灘粉色的液體時,說不害怕是假的。我開始後悔,懊惱自己的沖動。工作的壓力加長時間不運動,男友的身體狀況與大學時期根本無法相提並論。可我不能慌,我故作鎮定地一邊安慰他,一邊拉著他去醫院。醫生的結論:不是什麼大病,但很難痊癒。多鍛鍊、注意休息和有節制的生活是恢復秘訣。

此後,我和男友將規律和健康的生活提上日程。性生活不在多,在精。適宜的天氣,合適的氣氛,對的時間,便能促成一場最美妙的體驗。男友的身體快速恢復,一周一到兩次的頻率,讓我們逐漸體會到身體放鬆後的愉悅。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如果可以,希望時光慢一點,再慢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