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看了《確定地可能》這部電影,嘆氣,怎麼就有這麼多電影講「兜兜轉轉不能在一起的靈魂伴侶」。

男主角跟大學時期女朋友Emily暫別幾個月去紐約追求事業,結識了漂亮的April,有那麼一點火花擦出來的時候兩個人克制住了,因為兩個人都不是單身。

很快,Emily來紐約看男主角了,男主角早就買好了婚戒,准備求婚,但這個時候Emily告訴他自己出軌了,當然,也拒絕了求婚。

這個時候April大概跟男朋友分了手,去環游世界了,在這期間兩個人以朋友的身份保持著通信。男主角在紐約又愛上了另外一個風格迥異的女孩兒,有想法有事業心的Summer。

April環游世界歸來,大膽向男主角表述自己覺得他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人,但男主角告訴她自己現在已經跟Summer戀愛了。

April很受傷。而這個時候男主角跟Summer求婚,又發現自己在事業上被Summer捅了一刀,這婚,又沒結成。

幾來幾回吧,總之就是「互相表白過但timing不對所以沒成」,然後,兩個人暗暗地,一直記掛對方。直到男主角離了婚,拎清了過往,才終於鼓起勇氣去找April,而April一直在等他,沒有結婚。

《愛你,羅茜》也是這種故事,《一天》也差不多,熒幕情侶好像總是這樣,互相錯過、互相傷害到極致,最後的最後,才是關系的回甘。

我很感動的,但又覺得太不真實了——很容易讓人對親密關系有錯誤的幻想。

對你主動的男生,一定喜歡你嗎?

要說「假想自己和喜歡的人是相互喜歡但不能在一起的靈魂伴侶」這種事,女孩兒們都太愛做了吧?

我收到的很多投稿,都在講述自己和另外一個人藕斷絲連地游移情感邊界,類似於「他幾個月沒理我了,但突然對我很熱情」、「我們說只是朋友,但他似乎很介意我認識了新的異性,總是在過問我的桃花」、「分開過後他也沒有道歉,但我發的任何一條動態,他似乎都在呼應」。

就總是這樣,從一萬分的苦裡去找一絲絲的甜,然後把它拉長、捲曲,讓它幻化為各種形狀。

我們總是在幻想《確定地可能》這種電影里的感情。覺得你和他就是散落在人群中的電影男女主角——彼此認得出彼此的特別,又不得不將之深藏於心,時間流逝,依舊把這份溫熱的情愫捂在袖口,別人都看不見,但真真實實在那裡。你們才不會俗氣地逼迫對方「你跟我在一起吧」,你們才不,你們任憑對方跟別人在一起,反正你們是男女主角,是靈魂伴侶,別的人都是寂寞時候的plan B,你們才是手握長長劇本的那兩個。

我以前太迷這個了。我覺得真愛搞不好就是會這樣,相互喜歡又相互隱瞞,到很後面才講出來,多曲折,多與眾不同,多讓人發愣,宛如作家的神來妙筆。一個男孩兒去年撩我一小陣子,今年又撩我一小陣子,我根本不去想中間這段時間他在幹嘛,只是覺得,你看他又對我念念不忘了,他根本就放不下我。

可是這種間歇性的熱情往往是可疑的。把敘事的語境轉向對方,情況可能是——在別人那裡流連,達不成目的後,懊惱間,想起還有一個以前曾對這種曖昧積極回應的我。我以為我是靈魂伴侶,不是的,我才是那個plan B,甚至可能是plan B的plan B。

所以我在網上說,女孩兒不要把自己想像得很特別、很重要。但最近我才明白女孩兒容易陷入這種陷阱的原因。那就是,我們根本就很喜歡想像自己是電影女主角啊!我們就喜歡曲折的浪漫,與眾不同的浪漫,讓人發愣的浪漫,我們愛珠寶,愛老花紋路的大牌包,也愛這種浪漫,也是想要收集的。

但是朋友們,其實很難碰到那麼多兜兜轉轉,現實生活里的互相喜歡,往往一點也不曲折。他會晾著你嗎?他會躲著你嗎?他會「不敢觸碰但深埋於心」嗎?不會的。

我這幾年來愈發確信的道理是,真的fall in love的人都是很俗的。不管他本人性格如何,履歷如何,是不是萬人追隨的「不好追第一名男孩」,他一愛上了,立刻變成最俗的人。

一定會每天都給喜歡的女孩兒發消息,忙著自己的事兒也會悄悄期待女孩兒的回復,等不到回復又會黏兮兮地發第二遍。

一定會用很俗的,俗得發膩的話去哄女孩兒,膩得顯得自己沒腦子沒文化也會說,因為什麼都不想,只想最大程度地表達自己的喜愛。

就連每天做實驗寫paper的博士追我,都會撒嬌給我發「怕你哪天就不要人家了」。

男孩兒一點不復雜,他們喜歡女孩兒的表現就只有一個——主動。

所以,一個男孩兒喜歡你,根本不需要你很用力地去推進關系,因為所有男孩兒都會覺得推進關系就是應該男生來做的事情,這是他們的本能,他們對此沒有半分疑惑,他們是不會出於什麼莫名其妙的原因藏藏掖掖的。

電影只是電影,真正正確的是——現實生活里的相互喜歡,都是很順利的。

因為現實生活里的喜歡,都比較簡單和直給,至少有一個人,會選擇大方地表達,而另一個人,會與之配合,選擇及時地回饋和接應。

對方是一定會主動的。

你也一定是會拋下顧慮勇敢答應的。

如果這兩件事都沒有發生,那你們之間就是,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是不能稱之為故事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