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芳和前男友在一起的時候,同居了兩年。

一開始,芳芳並沒有選擇跟她現任說清楚這個事兒。

因為她覺得說了可能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誤會和猜疑,只會給他們的這段感情徒增煩惱。

但後來有一次,他們聊起過於前任的事兒,他就讓芳芳坦白的講講過去的那些愛情,只要實事求是的說,他保證不會生氣。

聽他這麼一說,芳芳也開始想之前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這個事情也需要跟他談談,相信他不會介意的。

於是,她就把自己和前男友同居的事情講了出來,可沒想到越聽到後面他的臉色就越難看,沒聽到一半的時候就打斷了。

結局就是,他並沒有嘴巴上說得那麼豁達,一想到自己的女朋友跟別的男人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了那麼久,心裡就無法釋懷。

最後的最後,兩個人也就徹底的分道揚鑣了。

所以說,男人一般都會介意女友和前任過嗎?

這次工作室采訪了100個年齡工作以及人生經歷各異的男人,一起來看看他們都持什麼態度吧(部分有代表性讀者精選)——

/ 01 /

@CK 28歲

我前女友大學的時候,就跟她的前任同居過。

我們剛談的那會,她也沒有跟我提過這個事情,後來有一次無意間說起了,她才具體跟我聊起。

她剛講不久,我就聽不下去了也接受不了了,特別矛盾也特別抗拒。

我知道,如果這樣我們還選擇繼續下去的話,也是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最後只會鬧得大家都不開心。

也就沒必要拖泥帶水的,乾脆點分手對我們都好。

因為,我自己都沒有跟別的女人同居過,所以我也希望自己以後的女朋友或者是老婆,也是如此的。

我的這個要求並不過分吧?

/ 02 /

@匿名 30歲

其實也還好,我是個比較無所謂的那種人。

只要我對她有感情,我也足夠喜歡她的話,那她過去和別人同居的事情,也不太會影響我。

不過,我之前有一個女朋友,她和她前任同居過三年的時間。

後來我對她沒有什麼感情了,但是,又苦於找不到什麼合適的分手理由,因為她確實各方面其實都挺好的。

然後我就想起這個事情,有一次吵架的時候,就故意拿出這個來說。

當時她聽到我提起這個的時候,整個人都氣得在發抖,可我也完全沒有讓她的意思,結果自然也就越吵越過不可開交。

她一氣之下就跟我提了分手,我也就順勢同意了。

雖然覺得對不起她吧,但總算分手成功了哈哈哈。

男人會介意女友和前任同居過嗎?我采訪了100個男人

/ 03 /

@阿堯 26歲

對於這個問題,說句心裡話,我是介意的,完全無法接受。

我可以理解你有婚前性行為,但婚前就跟別的男人同居的話,我覺得這完全就不是同一種性質。

如果同居時間很長的話,那不是相當於「結婚」嗎?

兩個人生活在一個屋檐下,所有東西都交織在一起了,無論是性還是愛什麼的。

我有個朋友的女朋友,她就是跟別的男人同居過的。

可他說自己不介意,哪怕她依然保留著關於前任的一些紀念品。

後來怎麼樣?

他確實什麼都不介意,也願意什麼都去包容。

可結果呢?

他女朋友和前男友復合了,說什麼她和他的愛情太刻骨銘心了,同居那麼久感覺彼此相融了。呵呵。

/ 04 /

@大可 33歲

可能因為自己經歷多了,看問題的態度,也慢慢變得沒有那麼的單一了。

女友和別人同居過,我覺得在她還沒有遇到我之前,她有自己的故事和經歷,或好或差。

她的那些過去是她的經歷,她又沒有對不起我,我幹嘛介意啊?

再者說,跟別人同居過這個話題本身就不好開口,尤其是對女生的偏見挺大的。

所以,如果我真的愛一個姑娘她若不主動跟我提起,我就不會特意去問她。

如果她願意主動跟我講,那麼我就會去接受。

畢竟愛一個人就是要愛她的全部,只接受她好的那部分卻不能面對她的曾經,那其實根本就不是愛或者說不夠愛。

/ 05 /

@傑克 24歲

別人的女朋友我不介意,但我的我介意。

我跟我女朋友在一起的時候,就曾開誠布公地聊過這些。

因為我想盡早了解清楚,不想浪費大家的時間,如果你的過去我可以接受,那我們好好的走下去就是了。

我不是處男,所以我也不會要求她必須是處女什麼的。

但我沒有跟別的女人同居過,因為這對於我來說,是原則性的一件事情吧。

所以,我必須要求她也沒有,我不希望她沾染了太多的東西,還是純粹一點比較好。

所以當她跟我說出那一句「跟前男友同居過」的話時,我就知道我們的愛情從現在開始已經結束了。

/ 06 /

@匿名 31歲

我覺得,無論是婚前性行為還是婚前同居試愛,隨著社會的發展這是很正常,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趨勢。

以前我以為我是接受不了的,但那些真正想在一起的人吶,其實是可以戰勝一切外在的東西的。

我的未婚妻在跟我一起之前,談過一個很多年的男朋友,他們也同居過幾年的時間。

剛開始聽到的一瞬間,說完全沒有想法也是不可能的。

但更多的是,吃醋不爽的那一種感覺吧。

心情平復了以後再去想,就覺得這個問題並沒有那麼的嚴重。

比起她過去的那些事兒,我更在乎的是跟她的現在和未來,我不想因此而失去她。

「 最後,

晚睡君有些話想和大家說說 」

采訪完這個話題後,我突然想起我朋友大衛跟阿魅求婚的情形——

當時阿魅淺淺地問了他一句,你介意我的過去嗎?

大衛堅定地回到,我不介意你的過去,但我介意你的現在過得幸不幸福。

這大抵就是,真的很愛很愛一個人時的模樣吧,才可以那麼的真誠和用心。

記得霧十也在《今天也要親一下再死》中寫過:

「介意?我為什麼要介意我丈夫過去那一段受害者(無奈)的經歷?」

與所有人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