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提到處子之身的時候,總是會想到處女以及隨之而來的處女情結,卻很少有人會去關注處男,處女=增值、處男=貶值的性別觀念仍然存在於大多數人的腦中。

在這個肉慾橫流的世界裡做一個大齡處男究竟是種怎樣的體驗?他們是主動還是被動選擇保持處子之身?他們如何看待性?這次采訪了三位處男,一起來聽聽他們的故事。

問:你們多大了?

A:28歲。

B:33歲。

C:27歲。

問:你們現在有戀愛對象嗎?

ABC:沒有,單身。

問:你們是否做出過婚前守貞的決定?

A:是的,我出生於基督家庭,大學時也加入了基督徒兄弟會,所以在我青春期時就被告知婚前不可發生性行為。我保持單身有一段時間了,雖然是由於工作原因,不過我還是一直有意識地保持處子之身,畢竟教會是這麼教導我的。我的兄弟會朋友的老婆也都是結了婚才破處,他們都跟我說這樣做是有價值的,他們對我的鼓勵很有幫助。

B:我沒做過這樣的決定。在我們東南亞國家的文化里,人們都是婚後才有性行為的,雖然現在也有很多人打破這一社會規范。

C:沒有。

問:你們保持處子之身是主動還是被動的選擇?

B:算被動的吧,自從大學以來我就一直很想破處,只不過從沒有一段合適的感情能維持到發生性行為的階段。

C:我也不想做一個27歲的處男啊,可命運偏偏這樣安排叫人無可奈何。一接近女人我就很害羞,所以一直到現在也無法邁出那一步。在我7歲的時候,我爸拋棄了我媽,後來再也沒見過他,我想這可能是我在親密關系中屢屢受挫的原因吧,因為我不想打開自己內心,害怕像我媽那樣受傷害。

問:你們多久看一次片?多久擼一次?

A:我不看片,沒有欲望去看。擼的話大概一周三四次吧。

B:我現在不看片了,因為覺得成人電影行業的現實令我不安。我現在大概一周擼一兩次,對著明星或者朋友的照片擼。

C:我的性慾潮起潮退,有時候一日三次,有時候一周都不擼,一般的話兩天一次。我直到18歲才開始擼管,不過擼管總是會提醒我沒有女朋友是件多麼糟糕的事,越擼越不爽。

問:你約會過嗎?

A:當然啦,我和五個女孩約會過,其中三個都成了我女朋友。我一直很挑剔,或許這是我的一個缺點,不過我年輕時非常喜歡和處女約會。年紀大了之後就放棄尋找處女了,因為我也知道不太可能有了。

B:我會和女孩一起吃個飯什麼的,不過從來沒發展到牽手、親吻、正式確定關系的階段。通常女孩都不會約我第二次,大概她們都不喜歡我吧,我也不知道為啥,可能表現得太尷尬了,最後就被她們發了好人卡。

C:我直到大學一年級才有了第一個約會,我帶那姑娘去聽音樂會,不過結束的時候,她問我是不是gay,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我回到宿舍覺得糟糕透了。

問:你們最長一段戀愛談了多久?你們的處男身份對戀愛有影響嗎?

A:我最長談了2年半,對方也是個處女,我們都對彼此很負責,互相尊重。有時候我們會脫光光躺在一起,但從來發生過什麼,有時候差點忍不住要發生點什麼的時候,另外一人都會及時阻止。

B:沒談過戀愛。

C:我最長的戀愛維持了四個月,我問她為何要和我分手,她說我的處男身份也是原因之一。她一直不敢相信我是處男,我跟她解釋說因為我覺得性對我來說不是件重要的事,但她還是很不理解。

問:那你們覺得擼管呀、口呀、在外面蹭蹭啊之類的算不算是性行為呢?如果發生過這些行為那還能算是處男嗎?

A:我覺得擼管不算,因為我不能不擼。我從未有過跟女性生殖器接觸(在外蹭蹭)的經歷,然後我覺得只要丁丁或舌頭不進入就不算。

B:我覺得你說的這些都不算性行為,因為根本沒插入啊。

C:要我說吧,處男也分不同種類,有完全沒有性接觸的處男,但要是除了最後一步其它行為都做過了,那就是另一種處男了,比如我就是這樣的。

問:你朋友知道你還是處男嗎?他們什麼反應?

A:可能兩三個人知道吧。有個女生朋友每次都嘲笑我,不過她沒有惡意啦,她雖然不理解,但還是尊重我的決定。我覺得有些人懷疑我還是處男但從來沒有人直接問過我,要是有人談到性話題,我總是不出聲,默默地聽,跟大夥一起笑。

B:當然知道啊,要麼他們知道我從沒有過一段正式的戀愛關系所以還是處,要麼就是因為我們印度尼西亞人受文化影響,只要未婚的一般都假定還是處。

C:大多數朋友都知道,而且親密的朋友也不會覺得驚訝,不過有些人很驚訝我從來沒談過長時間的戀愛。

問:你身邊朋友里還有其它大齡處男嗎?

A:可能有一個吧,他是我室友,也是兄弟會的朋友,我們平時也會討論誰誰誰去啪了,誰誰誰違反教會規定了,不過他現在在網上小有名氣了,我也不知道他還是不是處男。

B:或許吧,不過我也沒問過,我覺得我們都是遵循社會規范的印度尼西亞人。

C:肯定有,不過我沒好意思問他們,不想戳人家痛處。

問:你會告訴約會對象你還是處男嗎?她們如何反應?

A:我不覺得這事情需要我自己坦白,不過我也知道要是最後告訴她,女孩肯定會很驚訝。我大學里的那個女朋友有次跟我親熱時,她想脫我褲子,但我阻止了她,然後她又想脫,我三番五次阻止了她,結果她很郁悶,就想和我分手。我另外一個女朋友比較理解我,我們通常會互相DIY。

B:第一次約會我從來不會承認自己是處男,因為這樣會讓對方覺得今晚我就是想破處。不過也從來沒人問過我,大概是因為其他印度尼西亞人都理所當然覺得我是處男,而其他西方人都以為我們亞洲人沒有性慾。

C:大多數人都不會介意,只有過一次那個女孩很介意。我理解很多人都不想調教處男,但我學得很快呀,而且理論知識豐富。可能實戰和理論不太一樣吧,不過我覺得我的真命天女一定願意來破我的處。

問:你們覺得自己的處男身份給約會造成障礙了嗎?

A:我覺得是我自己心理原因作祟,我會給自己暗示「她一定不想跟我這樣的處男約會」,這讓我很難去主動勾搭女生。在宗教層面上我並不以處為恥,但在社會文化層面上,我知道我很老套過時,跟不上時代潮流。

B:對我來說最難的部分是我不知道如何讓約會更有趣,或者如何讓約會以親吻結束,或者如何再約女生第二次。

C:當然有障礙了,要是沒有那方面的經驗,別人就會覺得你是個怪人,替你悲哀,年齡越大問題越嚴重。別人會覺得:「這人都要30了,老大不小了竟然還是個處男,一定身體有毛病!」

問:作為大齡處男,你們有壓力嗎?

A:我有一點壓力吧,但不是很大,這是我自己做出的決定,會堅持下去。

B:有壓力,我的一些西方同學在高中和大學裡面談論滾床單就像在談論去看電影一樣自然,所以在西方國家或者發達的亞洲國家裡,25歲以上的處男會被人看不起。而且我還從來沒談過戀愛,初吻都還在,我都不好意思告訴別人。

C:有壓力,不過我一直覺得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是我的逃不了。我現在覺得性不是人生的全部,情感上的親密關系對我來說更重要,而我有很多愛我的人呀。

問:有沒有過差點就要啪的情況?

A:去年夏天在加拿大,有個咖啡店服務員給我留了她電話號碼,後來我們一起去了音樂節,然後去她家開始親熱,這還是我第一次收到女孩子的性暗示。她把我推倒在床,然後我跟她說我還是處男,沒結婚不能啪,因為她也是出生於基督家庭所以她理解我,但她很失望。

B:有次派對之後,有個年紀有點大的日本女人帶我去酒吧,但後來她一個人打車回家了,我覺得自己把唯一這次有可能破處的機會給搞砸了,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搞砸的,可能她對我沒性趣了吧。

C:大學的時候,有次我在網上約會軟體上認識了一個女孩,一壘二壘都過了,但還是沒能到最後一步,後來我自己跟她斷了聯系,因為感覺我在利用她給自己破處,沒有感情基礎。我還是很期待真愛的。

問:你認為社會上對於大齡處男的最大偏見是什麼?

A:我覺得人們一想到快30歲的大齡處男,就會以為那些都是還沒脫離媽媽懷抱,整天打游戲刷論壇的巨嬰宅男,或者以為處男完全沒有和女生相處的經驗。但我有自己的住處,有自己的事業,也會出去社交,參加很多活動。婚前守貞是我自己做的決定,就像有人喜歡可口可樂有人喜歡百事可樂一樣,就因為我這個決定很小眾,人們就覺得我是怪胎。

B:人們都覺得大齡處男就是loser,但實際上我不覺得那些夜夜笙歌的花花公子和我們相比又好到哪裡去。

C:大家都覺得我們是loser,但我覺得性經驗不決定一個人的所有價值,我做過很多別人沒做過的事,也有很多好的品質,我覺得自己會成為一個很好的伴侶,只是我還沒遇到我的那個她。

問:你們想給其它處男一些什麼建議?

A:忠於自己的內心,堅持自己的選擇,如果覺得這樣的選擇妨礙了你的生活,那麼就不要為了守貞而守貞。我自己還沒有過想要放棄選擇的時刻,我相信不會有任何事會改變我的選擇,這是我人格的一部分,也用這一點來測試我約會的女孩,如果她們不尊重我的決定,那我就知道我們不合適,當然這不是她的問題。

B:愛上了誰,就和她啪吧(當然前提是她也同意),不要覺得自己是處男就是怪胎,別忘了世上還有很多大齡處女。

C:忠於自己的內心,這世上除了啪,還有很多有意思的事呢,看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