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人每入花絲,不仰觀雲鬢,先俯察裙下。」

清代詩人袁枚是這樣在《答人求妾書》中寫的,一見到女人不去看臉和頭發,而是先看裙下面的腳,也就是那個年代的三寸金蓮。

最近很火的「綠茶照」在抖音就有16億的播放量,也許是投其所好,各個風格的女孩子都穿上吊帶裙,露出半個腳來模仿,作為傳統,火了就會有人黑,最為人詬病的是露出半個腳,而我也是看到了很多對露腳行為的不解甚至侮辱的言論。更有人認為這種滿足戀足癖來獲得播放量的行為為人不齒,在我看來實在是沒有必要因為自己不喜歡而去惡意詆毀,因為自己喜歡而去盲目追捧。

更何況對腳的迷戀和對胸部手部的迷戀有什麼區別呢?

昆汀似乎一直是戀足癖的代表人物,人們對他的三件寶話癆,戀足,配樂屌津津樂道,布拉德皮特也在頒獎典禮上調侃昆汀脫過的鞋子比TSA(美國聯邦運輸安全管理局)還多,昆汀喜歡用後腳跟低機位的拍攝來表現女人的足部,也會有《好萊塢往事》這種長時間的足部特寫,本人也是在《殺出個黎明》中過了把癮。

這段用腳餵酒的畫面也是經典至極,所以我戀足,昆汀也戀足,我=昆汀

兄弟們明年等著我的電影吧,但是現在我們先深入了解一些這個癖好。

01 這是怎麼形成的啊

說到戀足很多兄弟不服了,我不是癖好!我就是單純的好色!
但是私以為熱愛一樣東西到精通或者專業遠比一知半解強得多,戀足多年便不再只是追求一時的沖擊力,而是會不動聲色地欣賞,評價一雙腳,那樣不但不顯得變態,是不是還有幾分專業內味。

彭菲爾德醫生發現,大腦存在一種映射,衍生出一種「感官侏儒圖」

不難發現腳和生殖器的位置相近,所以可能產生一種映射。

拋開科學的因素,人總是對遮擋的物體產生好奇心,迫於倫理某些位置必須遮住,但是足部並不需要啊,只是為了保護足部才需要穿上鞋子,總是有點意難平,而夏天的人字拖,或者各種拖鞋更像是一種修飾而不是遮擋。自古代這種遮擋就是一種致命的誘惑,《甄嬛傳》中甄嬛玩水,lsp果郡王就在後面一頓觀摩。

《金瓶梅》中也有西門慶故意把筷子掉到地上把玩潘金蓮腳的描述,在那個保守的年代,女人的任何部位都會引起男人的好奇。

腳作為人的最低部分,被人踩在腳下並不是一件很風光的事,你有特殊癖好除外哈,到現在還有踩小人的本命年襪子,說到特殊癖好,這種踩踏可能給m帶來一定的快感,我的感覺就是m大多數戀足,而戀足的大部分只是純好色罷了。這種征服和被征服的快感真是征服一代又一代人啊!

02 這樣的人還有多少啊

人很自然的想把和自己同樣愛好的人想的很多很多,男人都喜歡腳,只有承認和不承認罷了,和打飛機的說法如出一轍,讓人不禁感嘆,這就是男人的交友秘訣,我的愛好就是你的愛好,如果不是,你可以培養。

不得不說比例還是很大的,在博洛尼亞大學的調查中,戀體癖占33%,其中戀足癖就高達47%,受眾還是很廣的,微博有大量的博主,專門街拍或約拍,知乎也有大量的釣魚貼,但是礙於政策,大多數都在地下進行,而知名的網站也有不少:DDF ,atkgirlfriend等網站都是以此為絕活的。

光導演就出現了這麼多,可見人數之眾。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良莠不齊,總會有臭魚爛蝦以耍流氓的姿態進入原本正經的欣賞現場,出現偷拍,甚至偷人鞋子,襪子的情況,這和不敢面對是一樣的,心態存在一定問題啊。

03 我該怎樣擺正自己的心態啊

八個大字:理直氣壯,不卑不亢。

很多人不敢面對自己的這個癖好,但是回想一下本就美好的事物真不允許人喜歡嗎?戀足癖的激發除了先天因素之外,後天的一些視覺沖擊力也是其中的因素,對於我來說,老師在夏天穿的涼鞋讓我受到了沖擊,還有這麼好看的腳嗎?之後開始有意圖的欣賞,但是對於不熟悉的人來說,建議止於欣賞,遇到好看的妹子難免會多看幾眼,而看的時間長了就顯得不禮貌。

這就要求我們掌握一個度,理智型欣賞和變態型迷戀的區別,紳士大概就是能克制住自己邪惡欲望的人吧,人家發一張運動照片,你立刻去後台問人家襪子出不出,人家秀一下剛做好的美甲,你去問人家多少錢一次。不但顯得變態,更讓人覺得這是沒有任何教養的人。所以怎樣平衡不接受和過度接受值得我們思考。

04 有沒有和我一樣的名人啊

和你一樣的應該是沒有,和你一樣癖好的應該有很多。法國作家福拜樓老戀足癖了,老是幻想女人靴子裡包的是自己。

程耳導演的《羅曼蒂克消亡史》中章子怡和韓庚的調情多頂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而日本的動漫導演新海誠在《言葉之庭》貢獻大量的似脫非脫畫面,以及雨水淋到裸足的效果

然而以戀足著稱的昆汀導演的女演員的腳好像並不理想......裸足踩地,一種髒髒的感覺,而且指甲一般很小且沒有誘惑系的指甲油,只能說審美不同,或者大導演意識超前吧。

張藝謀導演的《紅高粱》中,劫匪搶下花轎先是抓了鞏俐飾演的九兒的腳,以此來表示自己的占有。

而在《大紅花燈籠高高掛》中,錘腳作為姨太們的特權成為了權利和寵愛的象徵。

姜文對於身體部位的描寫和拍攝也不必多言。

作為很多戀足人心裡的名場面,《倩女幽魂》中王祖賢伸出的腳雖然素,但確是情趣的符號,一隻腳就把情慾氛圍拉滿。

然後我就要說最後一部電影,《一枝梨花壓海棠》也譯作《洛麗塔》,除了題材不太正確意外,整部作品節奏,情感和美感拉滿,鐵叔飾演的博士沉穩而憂郁,深邃的眼眸里總是帶一絲憂郁,一絲愛意。洛麗塔更是古靈精怪。腳在影片中有很多表現,作為情慾的象徵甚至和紅唇出現的次數差不多。

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慾念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