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暴力可以說是讓很多人深惡痛絕的一種面對問題的方式了,以至於很多人一說到冷暴力,就有一肚子的火氣想要發泄出來。

所以今天我們就來說說為什麼很多人會選擇冷暴力這種方式去處理問題。

從小我們就被教育成為要成為好人,不能傷害他人,要為他人著想,要懂得付出,更有懂得犧牲自己...

所以,很多人從小就是要做那種樂於付出,犧牲自己,不要回報,不傷害他人,為他人著想的好人,不分男女。

這種教育讓很多人從小就在內心形成了一個人設,構成了一個獨立的世界,而且隨著年紀越來越大,這種人設和世界觀就會越堅固。

但是,每一個人內心都會有自己原始的渴望,需求,而且除了原始的欲望和需求,人在成長過程中還會產生新的欲望和想法。

甚至會因為成長環境導致內心產生缺失,而不管是原始的欲望需求,還是新生的欲望和想法,甚至是內心的缺失,這些都是需要靠人自己去努力滿足的。

可是在傳統的教育中,人一但有了欲望,特別是還是為了滿足個人需求的欲望,那麼他就不是一個好人。

這種思維方式從小就被灌輸,以至於很多人會不停否認自己有欲望和想法,因為他們在後天的教育中,自然而然就會認為只要有欲望就是壞人。

而這種教育中「不能傷害他人」「為他人著想」,應該是被很多人刻在骨子裡的信念,而那些使用冷暴力的人,都是堅決貫徹「不能傷害他人」「為他人著想」的人。

他們在現實生活中都是實打實的好人,沒有一個人是作奸犯科、反社會的壞人.....

「今天聚餐,女朋友的閨蜜一直在偷瞄我」

我們可以來舉例分析一下,一個好人從開始戀愛到使用冷暴力的心路歷程:

戀愛的自我認知:

「我是一個好人,我踏實、努力、上進、對人好,願意付出,勤儉顧家,對愛情和婚姻忠誠,誰要是和我在一起一定會非常幸福。」

戀情毫無起色:

「真想不通,我這麼好的人,為什麼就沒有人喜歡?唉,要是將來我喜歡的人也喜歡我、愛我,我一定要把我的一切都給他,給他最好的呵護和關懷。」

遇到不喜歡的人喜歡自己:

「這個人我不是很喜歡啊,但是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喜歡我的,挺不容易的,要不先看看。

反正我這短時間也找不到更好的,萬一將來找不到了,將就一下,總比找不到對象丟人好吧。」

和不喜歡的人談戀愛了:

「唉,真的後悔當時同意和他在一起,真的喜歡不上啊,感覺不對啊,不想和他親親的,他嘴都是臭的,他說話怎麼就那麼傻X啊,我靠!難道我這輩子就要交代在這樣的一個人手裡嗎?

我靠,不行,我不甘心啊,我要和他分手!但是我該怎麼開口啊?沒有好的理由啊,總不能說我嫌他丑吧。

那不行,顯得我是壞人,他一定會到處亂說我壞話,指不定還罵我,靠,怎麼辦?好煩啊.....好想分手,又不好意思說,好煩啊....

算了,我還是不搭理他了,等他生氣和我吵架,和我說分手吧,這樣就是他甩我,不是我甩他,嘿嘿,然後我就沒有責任,拖著吧,誰怕誰呢.....」。

以上是現實中冷暴力分手的人他們的心路歷程,大概就是這樣,我只是舉例子方便大家理解。

大家也不要對號入座來和我辯解,因為以上的這種模式,現實生活中有很多的,包括很多你覺得是恩愛的情侶,其實都是一樣。

女生為什麼會突然說分手?告訴你三種細思極恐的可能性

在傳統教育中,滿足自己的欲望就是一件壞事,我們接受到的教育也讓我們意識到:想要滿足自己的欲望,就需要他人做出犧牲,承擔痛苦。

但是我們又被教育成為不能傷害他人,要為他人著想的好人....

於是,最後的我們就會,在好人的人設和欲望的趨勢下陷入矛盾,前進不行,退回也不行。

當一個人沒有辦法去面對這種兩難局面的時候,逃避就是最好的選擇!不選擇,不決定,然後讓別人去選擇和決定,同時也讓別人去承擔責任。

這樣就顯得自己什麼也沒有做錯,自己只是一個被動接受方,然後既可以維護自己好人的感覺,又可以滿足自己的欲望和想法,或者就是給自己做選擇的機會.....

但是大多數的好人,並不會覺得這是冷暴力,他們會覺得自己是善良,是不想傷害他人,還覺得自己非常委屈。

比如那種問「如何和對方分手,可以把傷害降到最低?」的人,這種人就是典型好人,冷暴力就是最適合他分手的方式。

既不用說出傷害對方的話,也不用做傷害對方的事情,就是愛理不理,不聞不問。

即使當對方質疑他的為人,他也可以非常委屈的說:「我真的很忙,你怎麼就不理解我.....你怎麼就那麼無理取鬧......」

反正一切都是對方的責任和原因。

「我就是好人,我也不想傷害你,可你怎麼就不滿意呢?」

就是這樣的邏輯,用冷暴力去摧毀對方的心智,然後讓對方做出選擇和決定,或者就讓對方失控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

然後自己就可以順水推舟地去做出自己想要的選擇,真的就是一步很好的棋子.....

所以,我一直非常鄙視很多所謂的好人,不分男女。

因為我自己就是一個這樣的人,一個打死要去維護自己內心好人人設和好人感覺,從而掩飾和否認自己內心真實欲望的人,甚至很多時候和人說話聊天,都不會說真話.....

傳統的教育太根深蒂固了,想要從中剝離出來真的太難了。

我一直在努力,希望自己可以做一個知行合一,認清自己欲望,並且為之努力追求和奮斗的人,拒絕成為使用冷暴力的軟弱懦夫,還覺得自己是正人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