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

一定程度上,我這個女人看男人是有些膚淺的,較為重色。

一切跟男人有關的風花雪月的活動,我都稱之為撩漢。

男人可以為女人打開很多扇大門。20歲出頭的我,也不看男人的顏值。但後來遇見一個帥哥,打開了我重色的大門。

喜歡男人的鈔票、才華、成熟、大氣、溫柔……歸結根源,一定是有一個男性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不管是熒幕上還是生活中,對你產生了啟蒙作用。

當女人自以為靈魂高潔,不重男人的利與色時,先別急,您的那扇門或許還沒被打開。

被打開得越多的女人,選擇男性的要求就越高。但若本身支撐不起多扇門同時開放,那再多的要求也是妄求。

我很不喜歡一句話:男人丑不重要,重要的是愛不愛你。

怎麼就不重要了?類似的說法還有很多,搞得好像只要一個男人愛你,他丑、他窮、他年紀大、都沒事。

有些時候都不用男人給女人挖坑,女人自己都能把自己埋下去。

在主流的思想里,被愛很難得,也值得珍惜。我不否定,但這種思想很抽象。

若落到現實,被一個不怎樣的男人愛著,真是一件值得手舞足蹈的事嗎?

不怎麼樣的男人愛你,不排除只是因為目前就他這條件,只愛得起你。

那些稍微有點能耐、魅力、思想的女人,別說愛不起,估計連看都看不到。

有句話說,誰先動心,誰就輸了。

這話說得頗有些為先動心的人,抱不平,述委屈。可為什麼是你先動心?

是你的愛,更泛濫?還是你的需求,更迫切?簡單點,也許只是在魅力、智慧、策略方面,對方碾壓於你,你被對方吸引,對方卻沒被你吸引。

誰略遜一籌,誰就先心動,是符合邏輯的。

和女友分手後,3個方法判斷能否快速復合!

Part.2

男女之愛,大多自私,但正常。喜歡一個人,從而追求一個人,想對方跟自己在一起……看似是求愛,本質是希望對方為自己這份愛情買單。

我們要去買單的不應該只是被愛,而是被一個怎樣的人愛。

再說一個比較負面的例子。

很多女性給我寫信,慘兮兮地說自己被騙了。我問對方是怎樣的人,她回復:長得不行,又沒錢,還離過一次婚,比我大9歲……

被人欺騙這種事在人生中,或多或少都會遇見。雖然無法避免上當,但不等於我們做人就蠢。而是會上誰的當,決定了你蠢不蠢。

一個又窮又丑又老的男人,都有機會騙到你,您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門檻?

被一個又帥又有錢又聰明的男人欺騙,雖然也不是什麼好事,但從邏輯上還是說得通。

什麼樣的女人不設立門檻?嘴邊經常掛著「真正的愛是這樣」的女人。

我挑男人,既看色,也看財,還看能耐、頭腦、胸懷……退一步說,就算我眼拙選錯人,在這場男女關系中技不如人,我輸了,那我也是敗於高手。

我不那麼害怕輸,我介意的是輸給誰。

不倡導所有女性都去接受這個觀點,我之所以如此,還是骨子裡偏鋒利。

女人惶恐敗局,這是趨利避害的本能,沒問題的。但你因為害怕就把目標定得過低,找個沒能耐的男人以求安全,這就顯得有點問題了。

Part.3

我真重色。看男人長什麼樣,有怎樣的身材,衣品如何,氣質幾許……

缺一樣,從美感上都差了點意思。有不少的論點在引導女性抨擊及貶低男人,但我希望大家學會去欣賞和挖掘男人。

正因為女性沒有被引導如何欣賞男人,才導致很多不怎樣的男人,如媽寶、直男癌,有了可趁之機。

但凡有點審美意識,他們都無立足之地。可沒必要因為這一部分群體帶來的負面體驗,就進行性別對立。這就有些小孩子打架,輸了我就不理你的幼稚感。

我在尚且不算年老的人生中,客觀評價過情愛、生活、事業……帶給我的愉悅與痛苦。

平心而論,它們平分秋色。但我最女性化的時刻,永遠是跟男人打情罵俏、耳鬢廝磨、糾纏不清的姿態。

個中滋味,酸甜苦辣。女兒家的粉嫩、嬌軟、綿柔、以及心跳加速的曖昧、愛恨交加的糾葛、欲斷難斷的取捨……那種透骨的情慾之樂之苦,是生活和事業給不你的。

我很清楚,如果沒有男人,我將與這些失之交臂。

我不想忤逆性別的本能,我信仰自然賦予我的性別之好之懷。我可以不只是一個女人,但這並不妨礙我依然可以做一個女人。

現在人均壽命是70幾歲,而我差不多走一半了。50%的數值,讓我頗有些抗拒,也因而越發珍視還剩下的50%。

人一死,麻衣一身,薄棺一副,黃土一蓋,那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有句話很文藝,但也矯情,什麼人有兩次死亡,第一是生理上的死亡,第二次是所有人都忘記你的死亡。

可這一切,都是對別人而言。對自己的話,你咽氣的那一刻,世界上的一切你都看不見,聽不到,摸不著了。

珍視生命,遠離男人?一個真正珍視生命,尊重生命,感受生命的人,怎麼可能會放過世間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