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

上個月泡芙被家裡逼著去相親了。

當天晚上她就在群組里告訴我們,她居然感覺還不錯。

首先,就硬體條件來講,兩個人都還是蠻匹配的。男生大她四歲,剛好三十齣頭。

名牌大學碩士生,在某大型上市企業任職,長相斯文,身高175,有車有房。

按泡芙的說法,既然都走到相親這一步了,條件什麼的當然是可以在乎一下的。

再來,就軟體條件來講,也是很出乎她意料的好啊。

那天晚上兩個人吃飯散步看電影,統共花了六個小時,而在這六個小時里倆人都聊得特別開心。

這硬體條件過關了,倆人又這麼有共同話題,說實話真的是可以考慮處一處的。

可是前幾天聚會的時候,她卻告訴我們,後來又發生了一些事情,那男生就被她Fire掉了。

有一天她又路過那家他們倆第一次見面吃飯的餐廳時,她看見他跟另一個女孩子剛好從那出來。

萬幸的是他並沒有留意到她,但是在他們經過她身邊的時候,她清清楚楚地聽到了他對那個女生說:

「我們待會兒看場電影吧,最近上映的…」

我問泡芙,你們不是聊得很投緣嗎?怎麼才沒幾天他又去趕別的場了?

泡芙笑著說,這就是問題所在——

那幾天他們在手機上都還聊得好好的,第一次見面結束的時候他還跟她說自己很喜歡她,很希望可以再進一步深入了解。

誰知道啊,這泡芙剛做好深入了解的准備時,就碰見他跟別人也在「深入了解」了。

所以後來泡芙就故意晾了他幾天,回信息的速度放慢了不少。

果然不出三天,他就再也沒有給她主動發過信息了,連問她一句「怎麼了」都沒有,就直接默認倆人已經game over了。

「我不喜歡這種上來就說很喜歡我的人,因為他們的喜歡一般都很廉價。昨天能說很喜歡我,今天也能對另一個人說。」

泡芙說。

感情這種事又不是下樓買個菜,價錢合適一兩分鍾就成交了。

大家說到底都是普通人,沒有驚艷到讓人一眼萬年的容貌,即使有,這種沒有了解基礎的感情怎麼可能上來就有多喜歡呢?

如何保證異地戀能夠開花結果?

/ 02 /

糕糕決定跟現在的男朋友在一起之前,來問過我的意見。

倆人是在酒吧里認識的,夜店嘛大家都知道的,氣氛曖昧、光線迷離,動不動就能讓人產生所謂一見鍾情的錯覺。

那天晚上他倆沒有蹦迪,而是坐在吧檯上聊了一整晚,感覺那是相當的不錯,所以很自然地就留了聯絡方式。

當天晚上回去,男生就跟糕糕表白了,說自己從來沒有見過像她這麼特別可愛的女孩子。

糕糕憑著僅剩的一點理智跑來問我,該不該答應他。

我當下是這麼跟她說的:

「你倆這才認識幾個小時啊,最好還是再相處相處再說吧。」

可後來事情的走向告訴我,她很快就把那點理智給丟掉了。

倆人自從那天在酒吧聊了一晚上之後,接下來幾天在手機上也是打得火熱,光看聊天記錄,換做別人不知道的肯定會以為這倆是情侶。

很快男生就把她約出來見了第二次面,當天晚上氣氛還是相當不錯,倆人聊著聊著就聊到了深夜,然後就到酒店去開了房。

總之,只能用「神速」來形容他們的進展。

沒過多久,男生就因為見面相處時間不夠為由提出了同居的想法,糕糕雖然覺得這麼快就同居早是早了那麼一點:

「可遇見真愛了,哪有什麼快慢之說呀?」

本著這樣的自我催眠和男生的軟磨硬泡,倆人正式開始了更加甜蜜的同居生活。

但是很快,他們就從一開始的連體嬰變成了在同一個屋檐下都說不上幾句話的室友關系。

他們再也找不到什麼共同語言了,除了吃飯睡覺有點接觸之外,倆人的相處只能用「尷尬」來形容。

糕糕也試過去找尋讓愛情回溫的方法,但是好像都沒什麼作用,她說跟他之間就好像是一隻仙女棒。

升溫很快,看起來很美,但是燃燒殆盡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

這段感情,最終只不過維持了三個月的時間。

「一見鍾情真的就那麼不靠譜嗎?」

糕糕一臉哀愁地看著我。

「不是啊,不靠譜的從來都是披著一見鍾情外衣的多巴胺。」

我如是說道。

/ 03 /

我始終相信,無論時代怎麼發展怎麼變化,人和人之間的感情始終都是遵守著一個鐵律的。

經得起考驗的愛情,一定是有精神基礎作為有力支撐的,精神基礎就是對彼此的了解,而去了解一個人,是需要時間的。

我曾經開玩笑似的問過爺爺,當初是怎麼追到我奶奶的。

他說他們那個時候跟我們現在這些小年輕不一樣:

「我們那會兒喜歡一個人,是要先去打聽對方的喜好和性格的,喜歡什麼呀,性子是剛還是柔啊,家裡有幾口人,還會去討好對方的朋友。

你什麼都不了解就和對方處對象,那是很兒戲的,感情大事怎麼能兒戲呢?」

我聽完愣了愣,然後對他說,其實我們這輩也還是一樣的。

感情真的要避免發展的太快,才認識幾天就要在一起,或者剛在一起就特別膩歪的,通常都走不長。

我總覺得人的感情是定量的,一開始給的太多後面就很快透支了。

細水長流的愛情為什麼能夠走到最後,因為他們做的通常是加法,一時沖動的愛情為什麼轉瞬即逝,因為他們做的通常是減法。

我不否認一見鍾情走到最後的可能性,但是你也無法忽略它因為彼此缺乏了解基礎,而比起細水長流強了百倍的風險。

廖一梅就曾經說過:

「遇見愛、遇見性都不稀奇,最難的是遇見了解。」

所以這次記得了嗎?

下次在被突如其來的甜蜜泡泡沖昏頭腦之前,先問問自己,當眼前的彩色泡沫被吹散之後,你們是否還會像初相識那樣,愛著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