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因此感到迷惑和不安,「有時候我也會觸摸別人,那個時候我是不是也騷擾了?」「有時候別人也會不問我就觸摸我,但我並沒有反感,這個時候還能算性騷擾嗎?如果只要自己不覺得騷擾就不算,那大眾怎麼知道界限在哪裡呢?就應該完全避嫌嗎?」

身體接觸並不總是受歡迎,也並不總是合適的,觸摸產生的影響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很大程度取決於它發生的環境與意圖。

當這個環境是一個親密的環境,鼓勵雙方情感表達的環境,當表達者的意圖是為了使對方感到舒適,而非為了自己的欲望或顯示自己的權力,它也許不容易喚起疑慮。

這個標准其實並不難理解。然而我們似乎已然來到了一個極端的節點:要麼選擇安全放棄與他人的身體接觸;要麼放任模糊的接觸標准,不再聲稱被侵犯。

而這不只是關乎性別的議題,不只是女性不喜歡身體接觸,男性也未必歡迎所有人觸摸。

公平來說,還一個重要的因素在限制著人們的身體接觸。隨著網際網路的普及,人們個人生活的原子化,觸摸對所有人來說都逐漸陌生起來,我們花了大量時間觸摸螢幕,與網絡上的人進行人際交往,替代面對面交往,這使我們更依賴言語,而非言語在不斷被弱化。面對面接觸減少,人們對非言語的敏感性就更高,反應也可能更強烈,因為這些信號我們並不熟悉。

這是一個遺憾的結果,帶來積極影響的身體接觸變少,並不是一件好事。

身體接觸,至少對於所有靈長類動物都具有非凡的意義。那個著名的恆河猴實驗,證明了這一點。

美國心理學家哈里·弗雷德里克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為了了解母親對於兒童健康發展的重要性,以恆河猴和母親之間的情感互動來做研究對象(恆河猴與我們有94%的基因同源性),他對幼猴進行母嬰分離、依賴性需求和社會隔離等試驗,其中最著名的一項分實驗中,金屬絲網上掛著奶水,絨布玩具沒有奶水,但幼猴還是花了更多時間依偎在絨布玩具上,親吻、撫摸、凝視玩具,試圖發展互動。

雖然鐵絲網上有幼猴生存必須的奶水,但它們更需要更依戀的,是能帶來觸摸感覺的毛絨玩具,也許那裡感覺就像是媽媽的懷抱。

在各種研究中,來自信賴之人的觸摸被發現具有這些好處:它能夠顯著降低皮質醇、緩解壓力、心率與血壓會降低,血清素會增加,人們會感覺平和放鬆。由於降低了皮質醇,人們的免疫系統也得以更好的運行,一些新生兒與老年人的重症研究中發現,得到定期的按摩能夠提高救治率和生存率。

觸摸和被觸摸會激活我們大腦特定的腦區,從而影響我們的思維、反應。

比如,帶有情感意味的身體接觸會激活大腦的前額葉皮層,這是一個與學習、決策以及情感和社交行為有關的大腦區域;為了讓伴侶感受到支持而撫摸他的女性,其腹側紋狀體中有更強烈的活動,而腹側紋狀體是大腦獎賞系統中的重要部分。

觸摸在緩解身體疼痛方面也非常有效。

舉一個我們熟悉的例子,按摩。許多人感到腰酸背痛時會去按摩,按摩不是反而更容易痛嗎?為什麼大家反而覺得按摩之後會更輕松呢?因為按摩過程中,壓力感受器受到刺激,遍布全身(從腸胃、心髒到體表)迷走神經的活動增加了,隨之而來的是皮質醇降低,血清素增加,血清素是我們天然的抗抑鬱和抗疼痛的神經遞質。

當然,有時候不一定需要按摩緩解疼痛,握住所愛之人的手,也能帶來類似的效果。2017年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的一項研究表示,當伴侶感到疼痛時,握住伴侶的手,而不是僅僅在旁邊陪伴她,會大大降低疼痛感,研究者認為,當人們保持身體上的接觸時,腦電波(αmu波段)耦合增加,提高了旁觀的伴侶的同理心,腦腦耦合在一定程度上使疼痛得到了分擔,也幫助實現幫助人們轉移了焦點和注意力。

上周我請大家回憶和覺察如何與朋友、伴侶、家人運用非言語,也就是身體語言來表達情感。

根據加里·查普曼的書《愛的五種語言》,我們有五種表達愛意的語言:

鼓勵的肯定的話語;身體的接觸;美好的相處時光;接受和送出禮物;利他的行為。

狹義的表達愛意常常指情侶之間,廣義的則覆蓋了我們所有的人際關系,對家人朋友、同事同學等等。

對很多人來說,最難的不是和伴侶之間的身體接觸,而是和父母的身體接觸。尤其是與父母關系不太緊密,童年時受到父母忽視的,成年後可能會發現,陡然與父母的身體接觸反而伴隨著強烈的負面體驗,比如委屈、排斥、哀傷等等。

逐漸建立起身體接觸,長遠來看,會促進關系中的良性互動,不懂表達愛的父母也會學習到如何表達愛,不懂安慰人的伴侶也會逐漸能夠提供情緒安慰。

不過對一些關系來說,這基本上意味著從0到1。

所以我打算介紹一些實用的技巧,從遠的非言語到近的身體接觸,我們可以這樣開始:

遠距離關系中非言語愛意表達

不要只用文字交流,試試用視頻聊天。我知道多數人都非常推崇效率,想用文字溝通,但面部和肢體會傳達非常多的非言語,對於你在意的人,定期的視頻可以更好傳遞感情。你的眼神專注會使對方感到和你心理距離很近,感到你非常在乎TA。你放鬆的身體表明你很愉快,你貼近螢幕表示你很喜歡,你設置了節目說明你把這一刻看得非常重要。

實際上我覺得這個技能我們遲早要學會,新一輪的疫情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來,也許很多人已經決定不回父母家,也許很多人還與愛人朋友分隔著,也許有些約會需要在線上進行。

我不是十分擅長和爸媽聊天,因為很容易回到父母和孩子之間的模式,而我太早離開家,親子關系中有很多疏離的成分,其實阻力是比較多的,但是當和父母視頻的時候,我會感覺壓力小了很多,表達情感也容易了很多。

比如現實生活中親吻父母對我來說不太容易,但是視頻飛吻我可以做到。現實生活中送父母禮物總是會被推來推去,但聊天時送一個虛擬的禮物,就容易很多——它們也能帶來一些愛意表達的效果。

從遠距離的線上開始操作,能夠逐漸降低我們心理上的敏感度,逐漸對愛意表達這件事去恥感。

當距離變得更近時,我們要對家人、伴侶表達自己的親近感、喜歡和放鬆,其實也可以逐步進行。

坐得近一點,比如吃飯或者在沙發上休息時並排坐。這意味著我們進入了一種親密的距離,如果你們之間很生疏,你自己立刻也會覺察到不適、緊張和壓力——你可以稍微坐開一點點,逐步適應。

提供按摩服務。這是一個很好的破冰的行為,首先按摩是利他的,帶著善意和服務的,這本身已經是一種愛意表達。其次它能夠讓接受按摩的人感受到生理上的放鬆,獲得血清素,如果TA較為信賴你,還會獲得催產素。這也幫助你邁出適應敏感性的一步,接觸他人的皮膚不再意味著巨大的壓力,行為會分散你的注意力,專注於按摩本身會使你逐漸放下壓力。

在合適的時機撫摸背部、肩膀、頭皮,比如對方煩惱、暴躁、疼痛時。這表明你關心對方的感受,你在身邊,你愛TA。在實踐中,我經常建議那些不知道如何跟伴侶反饋意見的人,在反饋意見前讓伴侶躺在自己的大腿上,撫摸頭皮,促進催產素和血清素的分泌,這大大降低了被誤解的可能,發生沖突的可能。

玩鬧。咯吱癢癢,或者用紙團、雪球、枕頭來打鬧,或者進行一些體育活動,都可以幫助你們自然而然建立身體接觸,用來破冰非常適合。

另外,中國人的傳統,互相夾菜(推薦用公筷),也是非常好的表達。

更親密的身體接觸還有:

牽手,前面說,牽手可以促進腦電波的耦合,幫助人們建立同理心,減少疼痛。在生活中,親密的人們常常也會自然的牽手,女孩子從小就會牽手去衛生間,戀人們走在路上總是手牽手,為了表達自己的親近意圖,我們有時候會主動去握新認識的人的手。

擁抱,大家可能都發現很多不如動物喜歡包圍感——貓會把自己塞進盒子裡,牛會自動走進窄小的夾欄里——可控的包圍感帶來了一種安全感,當我們被自己信任的人所擁抱時,我們會感到放鬆、安全、被接住了,壓力消失了,依戀感被激活了。

親吻,在我們的文化中,吻通常發生在戀人,以及父母和幼兒之間,其實有時候不一定需要在那些特別的部位,親吻頭發也可以,額頭也可以,隔著空氣飛吻也可以。在我們的文化中,吻表達的是一種極度的愛和親密,它不一定與性有關。

需要提醒的是,這些表達愛意的身體接觸,有清楚的限定范圍,它存在於已經有明確愛意基礎的關系中,比如親子、戀人以及關系親密的好友之間,並不適合單相思中的求愛者,它可能是一種不受歡迎的騷擾。

希望這些知識能幫助大家在安全感和親密感中找到一個平衡,從人際關系中獲得滋養,而不是只想著逃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