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讀者說,花塘,喜歡一個男生從大學到研一了,不止一次向他表達過…最近約他出去旅行了兩天,他沒有拒絕,但相處下來我感覺得到他沒有那麼喜歡我,畢竟這些事情女孩子都能感覺出來的。我還該繼續嗎?

我說不該。

她說:但是姐姐,我不知道我在他心裡是什麼位置啊,也許還是有一點重要的呢。

我心裡想還能怎麼重要,旅行的天時地利都沒見得有什麼火花,這不就是,在兩條本就平行的線上非要找交叉點。

這個點根本就不存在啊。

女孩可真的太喜歡騙自己了。

我想殘忍地說一句,不被選擇一定是因為對方覺得自己可以找到比你更好的,很難有別的原因。這種時候,去反復揣度對你不怎麼樣的對方究竟有幾成的喜歡或者不喜歡,而你要怎麼扭轉局面,就像在為大牌包降價做攻略。

你不會啊,可是你總是在等著別人稀少的愛意無端變多。

一個優秀的備胎故事

真的,那些需要靠「自行想像」來填充的愛意,一定根本算不上愛意。

真實的愛意會緊密地跑進你生活里的每一個縫隙,讓你在任何時候都能看到它的傍身,你不需要有異於常人的敏銳就能發現,你也不需要用想像去彌合這句話或者那個動作的前因後果,真的喜歡,就會把一切都攤在檯面上。

記得高中的時候流行過一個說法,「晚安」的拼音是「wan an」,「wan an」是「我愛你愛你」的拼音首字母,所以對人說「晚安」也是一種表白。

雖然我不太信……但收到喜歡的男孩發來的「晚安」,心裡還是忍不住想,啊,他這會有別的意思嗎。

他後來把我推遠的時候,我居然還在想,至少,他也給我發過「晚安」哎!

我猜不少女孩還處在這個階段。把最不用解讀的地方反復解讀,直到跟事情發生時最初的實況相距甚遠。把厭煩當考驗,把回絕當欲擒故縱,把「他真的不需要你」,在腦子裡七曲八拐演繹成「他也喜歡我,只是還沒表現/不敢表達/有這樣那樣的難言之隱」。

但是我跟你們講,真正讓長大後的我難受的,不是當年不被喜歡,是當年不被喜歡卻硬要扭轉局面的自己,每一處想往前走的動作,都可憐又滑稽。

早點躺平承認不被愛就好了,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們成年人,都是直面這個現實的。

 

有個姐妹,今年跟男朋友分分合合,最近徹徹底底分掉了。姐們換了城市,離男孩的城市一千多公里,每天見見老友,約約同行,日子這麼一天一天也很豐富地過去了。我看她安然無恙,跟她聊起來這件事,她說,很難受啊,他就是不怎麼喜歡我,我其實一直都知道。

「只是以前還願意在這個事實之下繼續處著,給他經濟支持,給他介紹人脈,給他這個那個,現在不想了…而已。」

她讓我有點能共情,我也是那種沒辦法騙自己「對方真的很喜歡自己」的人,我知道對方有沒有喜歡,喜歡是多是少,我一直都知道實情,只是看我選不選擇承受不那麼被重視的關系而已。

我覺得,有的女孩之所以能愛也愛得轟轟烈烈,然後無愛也一身輕,就是因為她們從來不騙自己。

我猜很多女孩不想承認不被愛,是內心深處總覺得這很丟臉,很沒自尊,好像「沒被選中」證明了自己很差勁。

我跟你們講一件事。我初入名利場的時候被一個「所有女孩都會喜歡」的男孩追,勢頭蠻猛的,但我覺得自己不能答應,既然對方是沖著自己的名氣和錢來的,那麼總有一天他會被更有名和有錢的女孩吸引。

他後來真的遇到了一大堆比我有名又有錢的,自然也人間蒸發了,你們說,這麼一對比,是不是顯得我很失敗?這應該是很能讓我難受的事,但我接受起來也就…還好。真的還好。因為我會想,我就像某種水果,對不上別人的口味很正常,這沒什麼高低可言。我發現,不把不被愛跟自尊捆綁在一起,會覺得輕松很多。

不騙自己,一開始是痛苦的,但是時間越長越坦然。人如果經營一段關系不是在足夠了解真相的基礎之上,那這段關系塌得多麼稀碎都不奇怪。

喜歡不喜歡什麼的,真相永遠會通過你的切身感受提醒你。我們要做與真相共舞的人。靠想像縫合、靠欺騙自己維持的關系,總有一天會大傷你一場,真的,早晚問題。

都是成年人了,拎清事實再決定,你可以在對方不喜歡的時候繼續堅持,但一定不能把對方的不喜歡千方百計自我麻痹為喜歡。

錯誤的判斷就是一定會崩潰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