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的消極戀愛觀

最近網絡上流行這樣一段話:

我覺得我戀愛觀出了問題,我覺得談了戀愛都得分手,我覺得結了婚的都得離婚,我覺得沒有離婚的都是因為孩子,我覺得因為孩子沒有離婚的過的都不會幸福,我在質疑所有的愛。

評論里也是一水的認同票。

看到這段話和大家的評論的時候,我其實很驚訝:現代年輕人的戀愛觀都怎麼了?是什麼讓他們這麼悲觀?

包括我身邊也有很多人跟我抱怨: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都結婚了,心裡真的挺慌的,就好像考試的時候,大家都交卷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在寫,而且我還要表現得發自真心地祝福她們收獲幸福,我也是挺難的呢,哈哈哈哈。

而當我問他們:「為什麼不積極地出去社交,去多認識一些人,再不然可以去相親啊?」得到的回答也一般都是:「哎,想想戀愛就覺得好麻煩啊,隨緣吧,我現在對婚姻也沒什麼期待了」,或者是,「結了婚也不見得多幸福,現在這樣也挺好的」。

不得不說,近幾年確實開始流行起了這樣一種現代病:間歇性渴望戀愛,持續性享受單身。一邊羨慕別人收獲幸福,渴望有人疼、有人愛;一邊又被「各種警告」勸退,害怕遇人不淑,害怕面對婚姻中的雞零狗碎。

慢慢地很多人就這樣被塑造成了愛無能,徹底喪失了愛的能力。

什麼是愛無能?

我最近就接到一個案子,在咨詢的時候我發現來訪者要挽回的對象就是一個典型的愛無能。

他們兩個人都是我們傳統意義上的成功人士,尤其是挽回對象,家庭和事業都很好,兩個人從來不會為了錢的事兒發愁,所以他們可以完美地避開讓很多人都頭疼的一些現實問題,不必糾結什麼彩禮、婆媳關系和扶弟魔。按理說,少了這麼多障礙,應該更容易獲得幸福,但他們卻仍然無法維持親密關系。

分手是因為對方經常表現得很冷漠,讓女方很沒有安全感,因此提了好幾次分手,提分手的時候,對方也表現得很難受,想維持這段關系,但是和好以後,又開始重蹈覆轍,鬧來鬧去,兩個人都很疲憊。

從這段關系中,我們就可以看到愛無能的一些典型的表現:

1. 害怕進入親密關系,或者沒有長期的戀情

女方告訴我,在他們戀愛之前,對方談過十幾次戀愛,但每次都是只有幾個月,最多的是半年。愛無能的人,由於能力的缺乏,往往無法擁有一段長久的親密關系。

2. 只享受當下的關系,不願意做出長期的承諾,不想進入婚姻

她還告訴我,當時兩個人在確定關系的時候,也是在一起很長時間以後,才宣布關系,她很明顯地感覺對方很害怕確定關系,而且竟然告訴她,自己目前沒有結婚的打算!

3. 十分自我,希望對方來愛自己,但是不太會考慮對方的感受

他有時候就像一個經典的直男,從來不會考慮女方的感受,有什麼話從來不帶拐彎的,絲毫不讓人感覺自己是他的女朋友。

4. 明明渴望親密,但是會刻意地保持距離

最讓她受不了的是,她感覺對方總是把自己包裹得緊緊的,有什麼心裡話也不會跟自己說,兩個人明明在戀愛,但卻總感覺他把自己當外人。用她自己的話說:「明明不親密,裝什麼談戀愛啊?」

可一開始戀愛的時候,他並不是這樣的,本來以為遇到了男神,沒想到卻是個坑!

其實很多愛無能的人,不管是在親密關系中還是在人際交往中,經常會建立起假性的親密關系。

他們不抗拒建立關系,但是每次建立的情感聯結層次都很淺,都只是點頭之交,沒事兒不會聊天。他們也不會在別人面前表現出自己真實的情緒和想法,會刻意跟別人保持距離,如果別人主動靠近,也會下意識地往後退,讓人很難去親近。

如果你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我們身邊也經常會發現這樣的人,跟誰都不太親近,但是他們標榜自己獨立,感覺這樣也沒什麼毛病。

我有個朋友就是這樣,前兩天我們聊天的時候,她突然說起自己前段時間住院的經歷,我們聽了都很驚訝:「住院?什麼時候?我們怎麼都不知道?有人照顧你嗎?」

結果她就說:「害,我覺得你們工作也挺忙的,就沒跟你們說,其實沒啥,我自己可以搞定。」

大學的時候我們關系就很好,畢業後又都留在了這個城市打拚,我們有什麼事都去找她幫忙,但是她卻很少找我們幫忙。平常的時候也就算了,住院這麼大的事,她在這個城市一沒有家人,二沒有男友,我們很難想像她一個人是怎麼搞定的。

其實聽到她這樣說的時候,我當時內心特別難過,我難過的是,我們這麼多年的交情,她都不願意把自己交給我們,不願意向我們袒露自己的脆弱,還把自己塑造得那麼獨立,但我們又不忍心打破她的這種獨立的人設,因為那是她拼盡全力才構築起來的。

所以,什麼是愛無能?

一般來說有兩層含義:

知名的心理學者李雪曾經說過一句話:一個人有沒有愛人的能力,取決於他的人格是否發展到生命能量可以投注到客體上。

什麼意思呢?

就是以前我們經常會說要愛自己,其實愛自己是我們與生俱來的一種能力,就是關注自己的需求,滿足自己的需求,看到好吃的東西想吃,看到好玩的東西想擁有,難過了會想跟朋友哭訴,求安慰,這些都是愛自己。但這些都是屬於「自體之愛」,而當我們要與他人建立關系,就是開始建立一種自體和客體的關系。

這個時候就需要我們將這種關注和愛投注到客體的身上去,給他吃他覺得好吃的東西,滿足他覺得好玩的東西,他難過的時候要給他想要的安慰,聽他「哭」。而且,這一切的關注和愛都是建立在對方的感受和需求之上的,這才是愛人的能力。

而除了愛別人的能力,愛無能也包括被別人愛的能力。

比如我的那個朋友,她有能力去愛我們,但是卻沒有能力讓我們去愛她,因為她把自己的心門用巨大的石頭給堵住了,沒有人知道她想的是什麼,也沒有人有機會去愛她。

如何走出愛無能的魔咒?

從上面的兩個例子中我們不難發現,愛無能的人主要是缺乏兩種能力:

一種是自我暴露的能力,不願意跟別人暴露自己的內心、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真實的情緒,所以就阻擋了別人愛自己的通道;

另一種就是看見他人的能力,也就是無法與別人共情,那種感覺就好像是他看到了對方在哭,但他不僅沒有感覺到難過,還會嘲笑對方哭得很難看。不是因為他們不關注你,而是他們無法感知到你內心的痛苦,他們只看到了你難看的表情。

其實不難想像,如果可以的話,誰不想放肆地去愛?只是怕了,累了,不敢愛了,給自己戴上了厚厚的微笑面具。面具戴久了,即便有一天摘下了面具,也不知道要怎麼笑了。

所以如果你身邊有這樣的人,或者你本身就是一個愛無能,首先要告訴自己,愛是一種能力,它可以通過後天的努力來獲得,而且是要不斷地去發展自己愛的能力,與他人建立起強大的聯結。

這里我提供三個建議,希望可以幫到大家。

第一,找到兩個人的共同點,創造相互之間的依戀介質

兩個人無法建立聯結,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缺乏可以讓兩個人互相依賴對方的介質。

什麼是介質?

舉個例子吧,我們都知道,聲音的傳播需要介質,它不能在真空中傳播,而且,在不同的介質中,傳播的速度是不一樣的。而依戀介質也是同樣的原理,它的作用就是讓兩個人擁有互相依賴對方的可能。

所以,這個依戀介質其實可以有很多,只要是兩個人都感興趣,願意為之花費時間和精力的事情就可以。比如第一個案例中的那個來訪者的男朋友,我了解到他平常偶爾會玩一些手遊。這個手遊就可以成為兩個的依戀介質,讓兩個人情緒得到聯結。

其實這一點也很容易理解,人的情緒總需要一個出口,如果無法在現實世界中找到出口,那就會傾向在虛擬的游戲中進行釋放。所以,只要對方有需求,你接住了對方的這種需求,你們就可以建立聯結。

第二,跟對方准確的描述自己的感受,引導他們跟自己共情

剛才說了,愛無能的人可能很難與別人共情,體會不到別人的感受,所以你要想跟他們建立起真實的聯結,就需要主動地跟他們描述自己的情緒和感受,如果有需求,也要主動地提出來。不要讓他們去猜,也不要因為他們猜不到而跟他們生氣。

當然,描述感受的時候,要盡量多學習一些詞,不要只用「高興和不高興、開心和不開心」,你還可以用「沮喪、心痛、呼吸困難、壓抑、心酸、絕望、發憷、窩火」等,盡量具體的描述出來,幫助對方理解。

第三,接納他們的一切,給他們創造歸屬感和安全感

對於愛無能的人來說,建立關系很簡單,但是建立信任卻很難。因為他們往往有自己的安全基地,當你去引導對方走出來的時候,他們是很沒有安全感的,如果這個時候你再讓他受到傷害,他們就很容易再也不出來,只跟你維持表面上的和諧。

所以如果他願意跟你表達出自己的需求和情緒的時候,你一定要認真地去傾聽並接納。

原則就是,放下自己的立場,站在對方的立場去聽對方說話,不預設、不評判。

其實,你要做的很簡單,就是安靜地聽著並在適當的時候給予認可。讓他覺得,表現出真實的自己並沒有他想得那麼糟糕,甚至,你反而會覺得他很可愛,就算在別人看來這很傻,但是在你眼裡,這就是可愛。

慢慢地,他們就會更多地在你面前表現出真實的一面,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在你面前可以真實地做自己,並且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TED演講《克服對愛的恐懼》中的一句話:

「你拒絕一件東西,往往是因為,過去的經歷告訴你,這個東西是不好的。」

而重新獲得愛的能力就是要試著去相信,也許一切並沒有你想的那麼糟糕,你要告訴自己,其實你沒有預測未來的能力,那隻是想像力編造出來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