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體不僅不意味著「色情」,相反,它可以是性感的,也可以是普通的,而且它還代表著一種精神狀態和存在狀態。

假設此刻,有一個裸露的男性/女性身體突然出現在你的面前時,你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面對這樣的場景,我猜大部分人的注意力應該都會被其所吸引,但同時一定也有不少人會因羞愧而退避三舍、變得不知所措。

其實不難理解為何會這樣,由於長久身處在談杏色變的環境裡,導致大多數時候,人們往往會直接把裸體與「色情」二字劃上等號。

這種感覺在魯迅的筆下形容的恰如其分:「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杏交, 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所以,裸體真的只有這麼「膚淺」的意義嗎?

裸體,不該淪為人們的笑柄

對於許多人而言,裸體似乎是一種禁忌。

舉個簡單的例子,比如每當有媒體談論或描述裸體時,它總是會不自覺地成為笑柄,因為大家往往認為沒有一個正常人會這樣做,在別人面前赤身裸體是錯誤的、變態的、甚至被當作神經病人來對待。

實際上,我認為這可能只是人們對於裸體的負面假設和刻板印象。

大約在上個世紀60年代,心理學家Paul Bindrim曾提出過「裸體心理治療」——

通過讓一些人一絲不掛地游泳、接吻、擁抱等等來幫助人們緩解心理壓力、改善親密關系,過上幸福生活。

這種治療方式在當時甚至得到了美國心理學會(APA)主席、提出了著名的「人類需求五層次理論」的馬斯洛的支持。

這一觀點在後來的杏學研究中也同樣得到了證實。

在英國,曾經有這樣一個小規模研究:為了解裸體社交與個人身體形象的關聯以及裸體是否能改善人們對自己外表的感覺或幫助他們更加欣賞自己的身體,研究人員招募了27名男性和24名女性進行了一場實驗——

將這些參與者組織在一個安全空間里,讓他們脫掉衣服然後和其他參與者一起閒逛、聊天、也可以喝喝酒。

但是所有參與者都必須以尊重的態度對待其他人,在此過程中不可以出現任何具有攻擊性的或是不恰當的、騷擾性的行為。

而且特別要說明的是,在實驗開始之前,所有參與者都在得知「裸體」的情況下簽署了知情同意書,也被反復告知可以隨時退出。

也就是說他們是在非常自由的情況下參與的,沒有任何強迫。

那麼這場實驗的結果到底如何呢?

最終,當實驗結束後,參與者完成了一項關於「針對身體欣賞程度」的調查,結果顯示:參與者對於身體形象的態度明顯比實驗之前要積極很多,對於身材的焦慮也明顯減少,他們變得更加熱愛並欣賞自己的身體。

也就是說,盡管這種「公開的裸露身體」並非是改善對於身體形象態度的唯一方法,也絕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因人而異。

但是,對於願意嘗試裸體的人而言,或許它會在一定程度上讓你更放鬆、更快樂,接觸到更多真實的自我。

99%的男人,在女人眼中都很「軟」

男性可以赤裸身體,那麼女性呢?

在炎熱的盛夏,很多人都會在街上看到一些男性赤裸上身的場景,對此,人們也都習以為常。

那麼,女性可以獲得裸體自由嗎?脫衣究竟女性解放的終極表現,還是說即使她裸露著自己的身體,依舊會遭到物化?

針對這一問題,西方著名的女性主義作家Germaine Greer曾在《女太監》(1970)一書中談到:女性需要贏得"奔跑、喊叫、大聲說話和分開膝蓋坐著的自由"。

不僅如此,一年之後,她又在雜志上擺出裸體的姿勢,腳踝高舉過肩,眼睛毫不掩飾地從膝蓋間探出,敏捷而不失風度。

顯然,這是一種自信的姿態,目的是為了與色情作品中對女性身體孜孜不倦的物化而斗爭,她在告訴所有人——

女性的身體不再是迎合男性目光的「肥碩的乳房」、「雪白無暇的肌膚」,而是不受任何約束,也不加修飾,具有瑕疵的真實模樣。

通過這樣一則事件我們可以發現,女性的權利與她們的身體密不可分。因此,這種裸露的身體具有強大的力量和重要的社會意義。

回到當代,女性的裸體同樣展現出了一種無拘無束的自信。

這里的裸體不僅僅指一位女性脫光衣服站在他人面前,而是包含著許多個寬泛的概念。比如,一些人與單一「以瘦為美」的主流審美進行對抗,反對大眾對於哺乳期母親的身體形象進行審判、教導身邊的女性甚至下一代要熱愛自己的身體等等......皆是。

它們的實現意味著女性不再懼怕自己的身體、不懼怕被他人看到以及對於自我的掌控。

而且除了裸露之外,我們其實還可以尋找到更強大的、更智慧的方式來描述女性身體與生命的力量,不僅僅只是「裸露身體」這一種方式。

裸體海灘:一個贊美裸體的天堂

雖然目前,即便在更為開放的西方國家,在外赤身裸體也仍然是大多數人連想都不敢想的事,但對於那些裸體主義者而言,這卻是一種再正常不過的生活方式。

在中歐和東歐有許多合法的裸體海灘(Nude Beach),它們存在的意義只有一個——「贊美裸體」。

那些充滿陽光的海灘上,你只會看到一群有一群赤裸裸的人。他們可能是胖子,也可能是瘦子,可能是皮膚白的人,也可能是可能年輕,可能年老。

但沒有人被凝視、也沒有人取笑別人、更沒有人為自己身體感到羞恥,全都在享受無拘無束的快樂。

其中,在德國,「天體浴」最為盛行( Freikörperkultur),歷史相當悠久。

一位在公開的裸體浴場裸曬將近60多年的人曾經談起自己「裸」後的感受說:「裸體絕不是什麼色情之事,它很自然,如同健步、爬山、游泳一樣可以讓人全身心地融入大自然之中。」

此外,在德國的裸體主義者們看來,身體暴露在陽光和新鮮空氣之下非常有益於身體健康,對肺結核、風濕等疾病都具有一定的治療效果。

當然,話又說回來,今天說這些並不是倡導大家在公共場所裸露身體。畢竟我們所有行為都應當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去進行,應當將「文明」作為重要的前提。

聊了這麼多,我們只是希望大家能明白:

裸體不僅不意味著「色情」,相反,它可以是性感的,也可以是普通的,而且當它出現在你眼皮底下之時,它也代表著一種精神狀態和存在狀態。

就像一位已經七十歲的裸體主義者所說的:「我這一生都是裸體主義者。因為每個人是赤裸裸的出生。」

所以,某種程度上,裸體可以讓人體會到「生而自由」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