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呀,我是晚睡君。

在看正文之前,我想問大家幾個問題:

在一段感情里,你在很愛很愛對方的情況下,你會因為什麼而決定分手?以及你分手的考量因素具體又有哪些?

很期待你在看完文章後能來留言區和我們聊一聊。(本文經讀者同意以後發布)

/ 01 /

那天凌晨三點多,我的手機突然響了。

迷迷糊糊打開螢幕,一連彈出了十幾條微信消息。

還沒點進去我就已經猜到了是誰,能在這個點給我來一場信息轟炸的也只有歪歪了。

果不其然,她又和老梁吵架了。

從大二那年開始算起,她和老梁在一起已經第六個年頭了。

像這樣大吵一架後在大半夜給我發信息打語音電話,我都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了。

每次都在網線那頭哭得撕心裂肺,控訴起老梁來時,仿佛他就是這世界上最渣的男人。

導致倆人爭吵的原因很多,大大小小的都有。

小到累了一天回到家家務該由誰來做,她洗完澡又忘了關洗手間的燈,他又又又一次把臭襪子到處扔了。

大到倆人對職業發展該如何規劃,什麼時候該見家長,以後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以及該在什麼情況下要小孩。

他們一個不懂得妥協,一個不知道忍讓,總是鬧得雞飛狗跳——

有一次,倆人鬧到鄰居半夜報警處理。

有一次,他們在高速公路上吵到差點出車禍。

還有一次,歪歪失去理智把家裡砸了個稀爛,老梁已經揚起來的手則差點就重重地落在了她的臉上。

他們反復地重歸於好,又反復地大吵大鬧。

最近的這次也鬧得不小,她是大半夜一個人穿著睡衣坐在馬路墩子上給我發的信息。

直到我去接她的時候,老梁也沒有出現。

是第二天早上他氣消得差不多了,才過來把她接走的。

那天晚上她哭得喘不過氣來,差點背過氣去,無論我怎麼勸怎麼說都無法止住她的眼淚。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麼難受過,就好像這段感情正在對她一點點地抽絲剝繭,痛到無法呼吸。

我看著她束手無策,一下沒忍住就對她說:

「我看你倆不如就這樣算了吧。」

她猛地抬起頭看著我,然後又迅速地哭得更凶:

「我們都在一起六年了,我們都見過家長了,我們都快要結婚了...」

那你倆總是這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我問。

她沒說話只是搖了搖頭,像是在拒絕我讓她分手的提議,又像是在說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性生活,對男人有這麼重要嗎?

/ 02 /

其實讓她分手的話,我並不是第一次說了。

廣東人有一句老話,叫做「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

意思是說,就算是教別人打小孩,都好過讓人家一對兒的分手。

但是我偏偏就對歪歪,我多年的發小,幹了這樣的事。

因為在她身上,我清清楚楚地看見了我另一個好朋友Nancy的影子。

Nancy在十七歲那年認識了阿祖。

第一眼見到他,她就知道自己已經淪陷了。

他高大帥氣,幽默風趣,那時候她腦子裡除了「喜歡」,就再也找不出第二種感受。

但是這個世界好像就是這麼矛盾,喜歡這種東西有時候真的不是萬能的。

他們恩愛時可以羨煞旁人,可吵架時卻也足夠駭人聽聞。

她受不了他生氣時對她口出惡言口無遮攔,他受不了她一聲不吭沉默不語的樣子。

然而他們又總是不斷地和好,然後又一次次地因為相同的原因反復發生爭執。

在一起兩年後她發現他不思進取,吵過之後卻說,這個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人,總要給他時間去成長。

在一起四年仍不見起色,她仍然不願分手,說感情怎麼能如此兒戲?

不過是因為時間還不夠長,她是願意等的。

在一起六年後,面對毫無長進的他她仍然不死心,說出了和歪歪幾乎一樣的話:

「我倆都這麼多年了...」

在第七年時,他們舉辦了婚禮。

她以為總算是愛情打敗了兩個人之間的種種矛盾,終於迎來了完美的結局。

可卻不知道這場婚姻充其量只不過是他們感情的遮羞布,掀開里子才發現滿是虱子。

那些婚前沒有得到解決的問題,並沒有隨著婚禮的完成而畫上句號。

他們日復一日地爭執吵鬧,然後就是對方的出軌,還把出軌原因歸咎於我發小。

嗯,最後他們以離婚收場。

直到現在我還記得Nancy走出民政局後跟我說的那句話,她說:

「有時候分手這種事,還真是越早越好啊。」

面對財產分割、撫養權的歸屬、以及對孩子的心理重建,還有那過去將近十年的光陰,心裡除了「後悔」,她再也找不出第二個詞。

/ 03 /

說真的,這些年來我真的見過太多像歪歪老梁、Nancy阿祖這樣的情侶了。

他們因為對彼此的喜歡而走在一起,因為兩個人之間的感情而捨不得分開。

其實他們有無數次分開的機會,卻又被無數次地否決了。

給出的理由驚人的相似——

因為愛,因為在一起很久了,因為捨不得。

他們認為隨隨便便就結束一段長時間的感情是不負責任的表現,所以卯足了勁兒在堅持。

發現性格不合就拼了命去磨合,發現磨合不了就咬緊牙關去忍。

他們在熬在等,覺得最後只要熬到了結婚就說明這一切都沒有白費,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卻不知道,其實對於兩個本就不合適的人來說,所謂的堅持和忍耐才是最兒戲的表現。

喜歡和合適真的是兩碼事啊。

因為再多的喜歡,最終都會被那些不合適的東西給消磨殆盡。

我們可以適當地給一段感情、給自己、給對方一些機會和時間,可是卻不能無休止地給下去。

因為真正好的感情、合適的兩個人,是不會讓你感覺原地踏步、毫無進展的。

我見過為了愛人心甘情願洗手作羹湯的驕縱大小姐,也見過脾氣很壞的男人身上散發出對愛人獨有一份的溫柔。

它們不需要你無止境地等下去,因為那個合適的人總會主動且迅速地作出回應。

而在一段本就錯誤的感情去努力就像是什麼呢?

就像是有一天,你經過商場的櫥窗,看見了一雙特別好看的鞋子。

你一眼就被它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對它愛不釋手,卻發現尺碼並不合適。

一開始你說,小點就小點吧,能擠進去就行。

你真的把腳擠進去了,並且滿心歡喜地付了款把它帶回了家。

可往後每穿一次就被磨出血一次,直到最後傷口被磨得血肉模糊再也無法忍受。

看著鞋櫃角落裡的它,你終於再也沒有了拿出來再穿一次的勇氣。

你只能看看腳上的疤,然後後悔不迭地嘆嘆氣。

因為你付出了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最後才明白,你的腳無法為了它變小,它也始終無法為了你的腳而變大。

而那些付出的時間和精力,始終是再也無法回頭了。

它給你留下的,只有那個你見一次就會覺得痛一次的疤。

所以啊面對那些始終無法磨合的人和感情,能分手就趕緊分手吧。

能用分手就解決的問題,就別拖到離婚了。

因為時間並不是拯救一切的良藥,至少對於不合適的感情和人來說,它真的毫無作用。

再退一萬步來講——

一輩子真的挺長,所以你願意就這樣得過且過一輩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