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三苦:求不得,放不下,恨別離。如果你感到痛苦,起碼正在經歷著這三苦之一。

有的人,從未脫單,有喜歡的女生也追不到;有的人在戀愛中無法處理好與對方的關系,不斷戀愛,不斷失戀;有的人不甘心做備胎,卻又深陷出不來。來找到我們的兄弟,基本都是這些情況,這樣的日子讓人痛苦,可是,我們是否深思過,痛苦來自於何處?

我們拿追不到女生這件事來舉個例子,為什麼追不到女生會感到痛苦?

因為身邊人都有女朋友,因為想有個人暖被窩,想體驗一次愛情的滋味,想體驗一次被在乎的感覺,有牽掛的滋味。想要太多,卻得不到,就會痛苦。如果不想要這些,反而覺得單身自在。

所以痛苦的根源就是,你太想要了。

先別急著憤怒,這里並不是想說大家不該要這些,只是你想而未必能,太想就會有執念,執念會蒙蔽你的雙眼,使你聽不進正確的建議,使喪失理智,無法用正確的方法。

如果我說讓大家少一點欲望,可能又有一些槓精會說碌碌無為了。而這里要告訴大家是,少一點欲望,不那麼想要,是心態上的東西。在你盡力的情況下,不那麼想要,就不會心急,反而在原本危急的關頭可以靜下心來理智分析,尋找對策,最後出奇制勝。

就好像追女生,你學了正確的方法,按照課程內容去做了,把該做的都做好了,該努力的都努力了,情緒價值什麼的都到位了,然而你心裡並不在意得失,是否能得到你心裡都不會有一絲波瀾,這種時候,你才能更好的運籌帷幄。反而你在這個過程中逐漸變得在意結果,逐漸變得害怕失敗,逐漸需求感越來越大,越來越想要,你就很容易失敗。

工作亦如此,當你很想要晉升,萬分努力,小心翼翼,反而會有一些行為更容易被誤會,而當你不再在意晉升,不再在意加薪,踏踏實實做好分內事,關鍵時刻能為團體出力,老闆若有一雙善於發現的眼睛,自會給你安排最適合你的職位,即便沒有,你也不會因為太想要晉升卻沒得到想要的結果而痛苦。

所以想擺脫痛苦的情緒,就是解決自己的貪念。萬事努力,盡力,但卻不貪,不爭,不執念。

「我有8個前任,每一個都上過床」,該不該跟現任坦白?

再說說失戀,對方提出分手且不後悔,而留你痛苦是因為你覺得回憶美好,而對方覺得體驗糟糕。所以你貪圖過去的美好,希望通過挽回來滿足你的貪念,對方想擺脫體驗的糟糕,就不斷逃避。

說到這順便就講講挽回了,挽回前任最好的辦法也是喚起你們的美好回憶,前提是:你們之間有美好回憶。

為什麼有美好的回憶也挽回困難呢?因為那些回憶只是對你自己來說比較美好,對她而言可能是折磨。所以,你還是得解決自己的貪念,你不貪圖自己的感受,才能用心去滿足別人的需求,這樣你才能帶給別人美好的回憶。對她而言回憶美好,別說容易挽回,分手都是不大可能的。

當你帶給對方的都是痛苦,對方短時間內就真的沒辦法接受你了。大家來找到我們的時候,基本上都帶給女生不好的回憶了,所以我們大都建議斷聯。挽回一個人最難的地方是建立信任,一個人很難相信另一個人真正改變,從而很難信任對方,所以不想重歸於好。

而這一切後面需要補救,也都還是因為前期的貪念造成了這個局面,挽回很難,難在你需要認識自己的缺陷,並且承認,並且改變思維和心態。最重要的,還是放下自己的貪念。

現實中有個特別滑稽的規律:女生一開始對一個男生沒感覺,男生學習提升之後,用正確的方法追女生,製造感覺,這期間男人比較難;當慢慢的女生有感覺了,就害怕失去,而男生這邊呢,之前消耗太多精力感覺累了,追到了就不再那麼熱情了,這期間女生的心理活動多,女生比較難;女生開始患得患失,作天作地,這期間兩個人都難。

兩人都有所貪,兩人都痛苦。

當然,還是那句話,不是讓大家非要做到什麼都不想要,因為大多數人都是普通人,如果真有想要的,確實做不到,沒那個境界。

那麼我們今天講這個痛苦的根源又有什麼意義呢?

其實我們可以反向思考一下,我們了解了痛苦的根源以及會導致什麼後果,很多事情就可以有解決的辦法了。

比如你可以操控自己,讓自己去喜歡誰或者不喜歡誰,不再被感覺操控,而是自我潛意識強化,操控感覺。

就拿打游戲來說吧:

為什麼很多人對某某榮耀如此上癮?因為它的畫面和操作體驗還有各方面都是手機moba游戲里最好的,尤其是新人遇到的都是人機,無壓力,輕松好玩。每次想到這個游戲就感覺很美好,特別想上去玩兩把,慢慢就養成習慣了,就上癮了。

為什麼很多人會卸載某某榮耀呢?因為你玩久了之後,系統會根據你的戰鬥力為你匹配你打不過的對手,以及連人機都不如的隊友,你每次一打游戲就是連跪,被群毆的痛苦,被亂殺還被嘲諷的糟糕體驗,每次你一想到這個游戲,你就想到這些痛苦回憶,所以自然就卸載了。

同樣你對女生上癮也是因為她美好的顏值,軀體自己性格帶給你的美好感覺和回憶,你煩一個女生,想遠離一個女生,也是因為她喋喋不休,強勢霸道,敏感多疑,帶給你的不好體驗。

所以,如果你想對一個人或者一件事上癮,你就多建立與此人或此事相關的美好回憶,如果是對人,同時也要注意讓別人感覺到這段回憶很美好。

如果你想戒掉一個人或者某種習慣,你就多建立與此人或此習慣相關的痛苦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