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過難以啟齒的事情。

粉絲木木曾找過我,他讓我不要看不起他。我安慰著有什麼事情說出來比較好,不會看不起任何人。

「我把自己的處男身給了一個小姐,但我現在後悔死了…」

他說自己剛20歲,在自己生日那天,和幾個朋友慶祝後一起去找了小姐。

哥們些倒是身經百戰,但他還是個處男。最終在酒精的作用下,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小姐。

酒醒後,便後悔了。過了一天,後悔的念頭更加深。

害怕和後悔的念頭在心底滋長,快要撐破自己的胸腔。

我問他有沒有做好保護措施,他說有,但是依舊害怕。

我只能勸著他去醫院檢查,既然當時做了找小姐的決定,哪怕後悔也是無法改變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回到過去。

能做的,只有防範於未來。

所以人啊,最痛苦的不是有了遺憾,而是在做出行動後有了後悔。

「我是處男,第一次給了小姐,我後悔了!」

02

木木的事情,只有往前看,他的焦慮和害怕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因為發生過的事情,就抹不去。

而他失去的也無法再次獲得。

或許他的行為是一次錯誤,但只要不深陷錯誤,生活還是能往好的方向走。

每個人都會有糟糕的經歷、失敗的經歷、犯錯的經歷,這是人生於世必須付出的成本。「既然已經付出了成本,那就盡量從中獲益」。

如果要問能得到什麼。

比如怎樣更好的做到自我管理。

人生一直都是選擇題,有些在生命中出現的也只是練習題。

確保活著,其他的哪怕難受,後悔,懊惱…

都是人生給的課題。

「我是處男,第一次給了小姐,我後悔了!」

03

由木木的事件讓我聯想到很多人都有過的酒後亂性。

大學時候就老是聽著室友講著他去酒吧遇見的事情,我當獵奇新聞在聽。

某個妹子和男友吵架後去酒吧狂嗨,一開始只顧玩手機,還在和男友吵著,不過是從現實吵到手機里。

妹子估計心裡不順,扔下手機狂喝酒,後來和身邊一男生喝到斷片,最後據說酒後亂性。

你以為事情就結束了?不過是閉口不言的一夜情?

妹子在清醒以後,後悔得要死,受不了良心的譴責,給男友坦白了。

結局逃不過分手,但女生還是希望和男友在一起,也知道自己錯了,一直發消息認錯什麼的,男友不原諒屁用沒有。

最後女生表現出來的姿態就是要怎麼做,男生才會回到她身邊。

很多事情在後悔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

就算男生願意回到她身邊,感情的裂痕在那裡,隨便怎麼補,都漏水。

因為一旦悔意涉及第三個人,且是你在乎的人,那麼後悔只會被自己無限放大。

有時候,改變不了的事情,何苦為難別人,惱了自己。

「我是處男,第一次給了小姐,我後悔了!」

04

辦公室的小姐妹因為這話題開始了討論,論著論著,就變成了「如果你的男人找小姐或者出軌,你最能接受哪一個?」

左手邊的小姐妹說著「這種男人肯定扔了啊,不然留著祭祖?我家祖宗可不收!」

看似這個話題沒有討論的必要性了,對面的小姐妹加了一句「如果只能二選一呢,你能原諒誰?」

我就靜靜地不說話,撐著臉看著她們討論。

而無論不能原諒哪一方,最終的理由都是因為安全。

找小姐的,除了不尊重伴侶,還接受不了的就是得病,萬一自己也被傳染;出軌的,這世界上的小三沒那麼要臉,那個出軌的男人就更不要臉了,若合夥整人……

她們說「既然一開始做了選擇,就該知道,這世上沒有兩全,只有委曲求全或者自保」。

後悔是要不得的,可是我們大多數都是屬於在後悔中度過。

那就選擇時慎重。

很多人找工作慎重,買房子慎重,辭職也慎重,隨便花個錢也要在心裡打個草稿才付出。

可對於自己的感情和身體,為什麼要隨隨便便以當時不清醒的心情出發?

心情對感情的萌發也的確重要,但引發心情愉悅的還是自己不後悔的樂在其中。

做出決定前,好好選擇,不要到最後才說「我也想做好自己,但我沒得選」。

自己的路啊,還是不能在黑暗中胡亂掙扎,要腦子清醒,道德在線。

才能不迷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