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

聊聊如今的男權文化吧,或者說偽男權文化。

某種性別文化的暢行,意味著另一種性別地位的弱化。

封建時期,男權為上。時至今日,仍然有很多女性提及此而憤憤不平。我倒覺得大可不必。

男性和女性,誰在上風,誰處下游,誰的性別文化更高一籌,核心因素不是社會決定的,是性別能力是否更符合那個時期的發展和生存,而決定的。

在母系時期,人類的生產水平普遍低下,生存條件十分惡劣。男人承擔起狩獵和防禦等責任,女人負責採集食物如野果野菜,烹飪食品,縫製衣物,養育老幼等責任。

相較於男性的任務,女性的任務更具有穩定性,從而顯得價值更清晰。

男人不可能每次都能打到獵物,防禦野獸。但女性大機率可以很好的完成食物採集,烹飪食品,縫製衣服,養育老幼等任務。

久而久之,女性地位水漲船高。母系社會里,沒有生出女兒,那就意味著斷根。

可人類不會一直停留在生產水平低下的階段。此刻,男性的優勢就顯現出來了。

若要發展,離不開房屋的建設,農業工業的普及,領地的占據與守衛……等等,這些東西讓男性的地位逐漸攀升,最後權利過渡到他們手中。

每一個時代所需要的能量是有差異的。

母系之後的父系時代之所以無可避免地到來,並不一定是女人的能力更弱,而是在建設性發展時,男人的能力更適合這個時期。

就拿修房子來講,男人一天可以抬一千多斤,女人或許只能抬幾百斤。

男權文化的誕生,是時代變遷中的結果,並不適合放在一個小層面里,以女性情緒去抱怨和譴責。

Part.2

從古至今,任何發展史都在傳達一個信號:適者生存,弱肉強食。

男權文化的時代並不算短,相較於曾經,如今的女性地位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之所以會如此,也是必然的產物。時代變遷導致,生存已經不再是原始力量的PK。

隨著文化的豐富、精神的飽和、智慧的融入……哪怕在生理力量上較弱的女性,也有了用武之地。

很多女性總說,凡事要用男人的思維——這種說法很單薄。

你要想的是如今時代發展要的是什麼,而不是僅僅局限於某個性別的長處。

女性地位越來越高,這是因為有很多先驅者用她們的能力與毅力,在為女性的地位版圖開疆擴土。

沒有任何一種地位和權益的獲得,是靠口水戰贏來的。

女人有今日的進步,那是真真切切在很多社會領域裡占有一席之地。

女醫生、律師、文化工作者、商人……這些身份都在為時代發展而添磚加瓦。

縱然如此,仍然還有一部分偽男權死活不放手先輩們造就的優越性,從而以一個「性別」之由,去否定女性價值。

你可以以能力作為碾壓我的理由,歷史已經證明了這一點的現實性。

但若以性別作為碾壓我的理由,這類low男,不懂「適者生存,弱肉強食」,更不懂得敬畏知識、智慧、精神的力量。

跟異性發生分歧時,有這些力量的女性從不用性別說事。

她們在意的不是被忽視性別,性別不過是一個階段性的名詞,她可男可女。

真正讓她們憤怒的是,你在侮辱和挑釁我的知識、智慧、精神、專業的力量。

Part.3

偽男權特別喜歡用封建時期的標准去要求女性。

在女性力量已經蘇醒的時代,此種做法簡直是不自量力。他們比真正意義上的男權,更讓人反感。

在男權期,雖然女人成為附屬,以男為尊,但與此同時,她是有得到男人的庇護的。

她可以不用在社會上為了一斗米而拼搏、廝殺、競爭。哪怕自己一分錢沒賺,但整個家的財政大權都在正妻那兒。

男權文化下的男人,是有將身家交給正妻的覺悟的。如今這些偽男權,既要擺男權的架子,又沒有男權的覺悟。

女人要是找他拿點錢,他都能說出「你這是在要我的命」。就你這點出息,哪怕在男權盛行期,那些坐享齊人之福的事兒,也沒有你的份兒。

男權下的男子,家裡的妻妾吃的、用的、穿的,若是窮酸,可是要招人笑話的。

身邊沒幾個丫鬟婆子,出門時在其他妻妾面前矮人一節,那同樣是在打男人的臉。

時不時給自己的女人送金銀首飾,玉翠珠寶,文玩把件,綾羅綢緞,更是家常便飯。

女人若看上什麼喜歡的玩意兒,那可是會直接找男人要的。而偽男權呢,特殊節日送女伴一些禮物,都跟要了他的命一樣。

就你這點能耐,還玩什麼男權?

是,那時的女性的確以男人為天。但這天,也的確做了一些天該做的事兒。

所謂「嫁漢嫁漢,穿衣吃飯」可是有真真實實的依據擺在那呢。

當然,男人可以休掉女人,但沒有偽男權以為的那麼肆無忌憚。

就《大戴禮記》中所記載的「七出」,以及《禮記本命》中的「七去」,都是對休妻有標準的。

男權並非是想怎樣就怎樣,因而「三不去」又順應而生。

「先貧賤後富貴」,所謂糟糕之妻不下堂,不能休。

「有所娶無所歸」,若妻子娘家沒人了,無依無靠,不能休。

「有更三年喪」,為丈夫的父母服喪三年,也不能休。

偽男權除了抓住「女人要以男人為天為尊」之外,其他不利於自己的信息,他們可是一點都不看呢。顯得既沒文化,又沒魄力。

Part.4

當然,那個時期也有窮男人。雖然可以三妻四妾,但他們大多數也就能娶到一個老婆。

可又想像權貴一樣,在女人面前擺足男人的姿態,盡享性別福利。

於是男權文化又設置了一些束縛女性的理由,說得白話一點就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去扼殺女性的第二次選擇權。

光是洗腦還不夠,必須要事實性的杜絕女性後路。

於是雙管齊下,扭曲女性的貞操,有過男人的女人再嫁,下賤又不值錢。以及,用貞節牌坊去獎勵喪偶後為亡夫終身守節的行為。

這種觀念在男權文化中深入人心,女性的後路被堵死,無奈之下只能被牽著鼻子走。

此刻說這些,可不是讓大家情緒泛濫去咒罵男權。而是我們要真實了解性別的歷史進程,明白女性曾經受過哪些無妄之災,以及如何避免。

說是無妄之災,還是有些牽強。更多的是時不與我們,在那個歷史發展中,女性的力量不是第一生產力。

表面看女性是受害者,但這種局面的形成根本上是兩種性別在弱肉強食。

如今這個時代,男女各有優勢和劣勢。某些女性總認為地位還不夠平等,張口閉口都是女人更吃虧。

恕我直言,這點不平等已經不太能掀起多大的風浪了。

性別對立是愚蠢的行為,女人無需總強調我要一個人打天下,我要怎麼贏過男人。孤膽英雄的時代早就過去了。

女人不能僅僅在性、欲、利、這些層面去認識和定義男人,這只能滿足風花雪月里的那些事兒。

個人淺見,私以為時代進程又往前走了一步,男女之間互敬互愛的合作共贏時代,或許即將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