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的女生對自己的性魅力不太有自信,也不知道如何開發自己的各種風情。

追根究底,是因為她們無法喜愛性愛里的自己,無法享受自己的欲望以及伴侶對她們的欲望。

這很可能會導致她們的親密關系發生問題。

好比最近我有位女性朋友,在和老公為了親密關系不順利進行伴侶咨商幾次後,有了重要的突破。

她發現,原來老公和她感受親密的方法是完全不同的。她仰賴口語表達,而她老公則仰賴肢體接觸。

她原本以為,老公不願和她談心,總是沒說幾句就想上床,是因為對她漠不關心、只對她的身體感興趣。

這曾經讓她心灰意冷,開始拒絕老公的碰觸。

如今她才知道,那其實是她拙於言辭的老公表達愛以及確認愛的方法。

這個突破相當振奮人心,他們也因此找到重修舊好的方向,但事情卻沒有從此一帆風順。

因為她隨即發現,其實她對於肢體接觸,一直是相當不自在的。這也一直令她老公感到相當挫折。

她老公渴望她能享受他的碰觸,能在性愛中感到舒服愉悅,那樣他才能感覺到自己是被歡迎、被接納、甚至是被愛的。

她也想試著用老公想要的方式去愛他,但在性愛過程中,卻難以放鬆,總是感覺羞恥、難堪、焦慮,因此僵硬、麻木、反應冷淡。

在經過更深入的自我剖析後,她發現,是童年經歷讓她對享受性愛有根深蒂固的罪惡感,也讓她對自己的性魅力徹底喪失自信。

她母親從小嚴禁她穿貼身的衣服展露身體曲線,說那是賣弄風騷,是不自重的女人才會做的事。

她小學時會用腿夾枕頭蹭,直到某次被母親發現,被打了一頓,從此不敢再碰她母親口中那個「骯髒的部位」、做「不知羞恥的事」。

這些長年來的經歷,在她心裡形成一道難以跨越的坎,即使她現在長大了,獨立了,明白女性其實可以既性感又值得敬重、也可以大方享受快感,但身體卻還是慣性的對性接觸產生排斥。

在她向我傾訴煩惱後,我告訴她,雖然要解除身體的慣性並非不可能,不過那確實是一條漫漫長路。

在此之前,或許你們可以嘗試一條捷徑,那就是玩「角色扮演」。

為什麼說玩「角色扮演」可能改善他們目前的狀態呢?

「孤男寡女」相約同床共枕一整晚,卻「什麼」也沒干?

01 透過情境讓對方享受她目前的狀態

她老公之所以會因為她的反應而受挫,主要是因為他感覺自己被排斥、被否定。

但如果他們玩起角色扮演,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她可以演一個純情的學生、半推半就的秘書、或受迫的女強人,這樣她的那些反應就可以被解讀為「符合情境需要」而非「真實」的反應,她老公便可以覺得他們是在玩,而不是真的被拒絕。

而她的反應,也會因為情境產生獨特的魅力,從「不解風情」,變成「青澀可愛」、「楚楚可憐」。

如果她老公剛好喜好此道,搞不好還會特別興奮呢!

02 透過扮演讓她抽離目前的狀態

如果她在玩角色扮演時夠投入,真的進到角色里,甚至還可能擺脫自身經歷的影響、直接鏟平那道坎。

因為在情境中,她不再是自己,而是在演一個角色,所以這個角色的言行,無論是「賣弄風騷」還是「不知羞恥」,都可以與她自身做切割。

如此一來,她便可以對她腦中源自母親、絮絮叨叨的批判說,這只是演的,不是真的,我愛怎麼做都跟我是怎樣的人無關,你可以閉嘴了。

03 透過角色和訓練讓她嘗試各種風情 ,找出施展性魅力最自在的方式

角色扮演除了是應急的捷徑,其實也可以是協助解除身體慣性的正途。

因為她對性接觸的排斥主要是因為腦中批判讓她在性上感覺自厭自卑,而愉悅的性體驗,可以幫她漸漸重建自信,進而敢去探索在性愛里她喜歡自己是什麼模樣、什麼情境能瞬間點燃她。

我提醒她,許多人對於怎樣的風情是有性魅力的這件事,其實有著刻板印象,比如要騷要浪要火辣等等。

然而事實上,性魅力的態樣是很多元的。

我把女性的性魅力依氣場和性感的強弱概分為四種,嫵媚、高冷、俏皮、清純。

這表示,若我朋友目前的狀態是清純,那麼她要嘗試施展嫵媚風情,就會比較吃力,也容易感到不自在。

所以她可以循序漸進,在清純之外,先從高冷或俏皮嘗試起,並且知道,這些風情也都可以是很有性魅力的,她不必勉強把自己塞進一個不適合她的狀態里。

而且,透過眼神、表情、肢體、聲音等訓練,也可以幫助她開發出更豐富的自己,找出自己最有自信的風情。

當她開始喜愛性愛里的自己時,自然就能更放鬆的享受性愛、施展魅力、回應老公對愛的渴望、甚至主動以此來疼愛自己。

因為角色扮演並不是讓她成為別人,而是幫助她成為自己,那個原始而沒有壓抑、體內燃著熊熊焰火,明艷而愉快的自己。

後來她告訴我,當她開始以玩游戲的心情嘗試角色扮演後,對性的感覺突然不一樣了。

原來性也可以是有趣、好玩的。

原來她樂在其中、興致勃勃的模樣,就是對老公來說最動人的模樣。

而當她能以自在的身心,好好感受老公在性上的用心以及對她的渴望後,她也漸漸聽懂了她老公愛的語言。

原來當她開始喜愛性愛里的自己後,性愛對她來說就不再是一種令人厭惡恐懼的索求壓迫,而可以是一場浪漫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