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張曼玉出席一個服裝品牌發布會,有記者問她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她說總是照鏡子、擦香水、愛買衣服的男人都令人別扭,而那些隨便套了件舊T恤,洗完頭也不擦乾的男人就很sexy。

如果用現在流行的概念,大概張曼玉講的這類型男人都是所謂的「土狗男孩」吧。

有人笑稱,易烊千璽是土狗少年。章宇是土狗青年,廖凡是土狗中年。在他們最充滿魅力的時刻,都對外貌表現出一種「無意識」。

我承認我不愛帥哥

我有女友曾經深深迷戀《師父》中的廖凡,沉默、堅韌、強壯,恨不能親自上陣當師娘。

我承認我不愛帥哥

看《少年的你》時,易烊千璽令我短暫想起高中時的暗戀對象,起因是他曾為了保護我而挺身而出,從此以後這個男生在我眼中就自帶聖光,完成了從邋遢縣城男孩到縈繞心頭多年白月光的究極進化。

我承認我不愛帥哥

《陌上桑》中的漢代美女羅敷以自己老公「為人潔白晰,鬑鬑頗有須」為榮,而現代帥哥既可以陰柔精緻,也可以粗獷不羈,但身高一米八似乎成了標准線。

我承認我不愛帥哥

可是有天女友問我發現沒有,很多特別有魅力的男人不一定都是大長腿,也不一定五官那麼標志。從梁朝偉,到鄭伊健,到阿爾·帕西諾,這些男人從身高、額頭到下巴並沒有在外貌上的共同點,可卻似乎有種看不見的共同氣質使他們招人喜愛。

我承認我不愛帥哥

只要看過港劇《笑看風雲》的適齡女孩,都曾有過迷戀包文龍的經歷,這個角色近乎完美,一個女友說她每每想到這是個虛構的人物永遠沒有追求到手的可能性就萬分失落。

我承認我不愛帥哥

男生多半認為是因為扮演者鄭伊健長得帥,而其實每個女孩都能說出包文龍的幾項美德,專情、寬容、善良、誠懇、不圖名利,當然美德不足以構成讓人動心的理由,還有共同的氣質就是很man。

這個常見的贊譽之詞man到底是什麼意思?是老好人?紳士風度?還是勇敢大膽?但至少不會是自私和自戀。

瑪麗蓮·夢露扮演的小美女在《七年之癢》中對一個男人說:「別以為女孩子都是傻瓜,在派對上看到一個高大英俊的男人對她們打打眼色就會被迷住,相反一個站在角落的男人,他緊張、羞澀、沉默,一開始不會被注意,但漸漸感到他善良、謹慎,會對你溫柔親切,那才是真正令人興奮的。」

所以我一直懷疑偶像劇編劇的性別,看到女主就瘋狂開屏的花孔雀式霸道總裁,魅力點分明令人生疑。

我也懷疑是否真的有人會愛上芭比的男朋友肯,他像一張只能被給出100分的數學考卷一樣乏味。

戰國時曾讓一個偷窺自己三年的女孩抑鬱而死的城北徐公,大家只記得他長得英俊、花甲未過已滿頭白發,卻忽略了他文化水平高且製得一手好茶。

很多時候,男人的魅力真的和英俊沒太大關系。有些男性心胸狹窄,不尊重女性,過於霸道,傲慢自大、自私自利……就算有十分的顏值身高,照樣無感。那些吸引人的帥哥,其實是有其他美德加持,讓他們靈魂有趣,相處舒適安全。

譬如,其貌不揚的愛因斯坦據披露對情書應接不暇。

譬如,為勞爾傾倒的眾人許多是因為他進球後親吻結婚戒指的動作。

我承認我不愛帥哥

可見男人不一定非要有精緻的五官、生猛的肌肉、財富或地位才會惹眼,他們當然也可以因溫柔隨和、漫不經心而性感。

在發現女性也並非都只是膚淺的好「色」之徒後,怪不得有那麼多先天不足的男人試圖通過苦練吉他、日夜作詩或金榜提名來抱得美人歸。

而坐在電視機前看了張曼玉答案的帥哥,大概從此會故意把T恤洗舊,把頭發弄亂。不過男人的魅力如果通過反復演練習得,恐怕只會充滿拙劣的套路和油膩感。

真正吸引人的男人是壓根沒想著要去吸引別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