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relationship(假性親密關系)

假性親密關系很普遍,早在蠻荒時期,人們就已經有記錄。

非洲大陸的民族用一則童話故事,生動描述夫妻「貌合神離」的狀態:

「太陽和月亮原本是一對夫妻,他們的孩子是星星,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可太陽脾氣不好,一喝酒就家暴,月亮規勸他,反而被打得更狠。

忍無可忍的月亮,趁著太陽醉酒,帶星星離家出走。太陽後悔不迭,為了找回妻兒,白天總在天空中審視大地;

月亮為了躲避太陽,白天總是不露面,只有晚上才會帶著星星出現,載歌載舞。

從此以後,太陽,月亮和星星仍是一家人,但再也碰不到一起了。」

雖然生活在同一個地方,但心從未聯系在一起。太陽和月亮的關系,像極了許多現實生活中的已婚男女。

紐約執業精神分析家Mark.B.BORG.JR,和他的夥伴醫學博士格蘭特等人,把夫妻間「貌合神離」的狀態,稱為irrelationship,中文直譯「無關系」。

「無關系」形象地點出了假性親密關系的本質:男女身處親密關系,卻是彼此的透明人,乍看挺恩愛,實際不走心。

假性親密關系是一種心理保護機制:「婚姻如戲,全靠演技」「只要不走心,就不會受傷」;也是一種社會約束:「丈夫就應該做這些事」「妻子就應該做這些事」「別的夫妻什麼樣,我也什麼樣」。

Mark認為,假性親密關系中只有兩種角色:表演者和觀眾。

身處假性親密關系中的夫妻,並未用真實的自我面對伴侶,而是使用「song-and-dance」的相處模式,表演親密。

一個唱歌,一個就跳舞;一個表演,一個就觀看。十足合拍,但不走心。

如同薛之謙《演員》中唱的:你難過得太表面,像沒天賦的演員,觀眾一眼能看見。

何猷君和奚夢瑤被媒體拍到吵架,上綜藝依然「掛」在奚夢瑤身上;奚夢瑤即使臉色難看,依然允許何猷君「掛」著自己,就是兩位不走心的「演員」。

不論他們解釋彼此有多相愛,狗糧多甜,至少在綜藝中隱藏矛盾,大秀恩愛這一幕,他們的婚姻關系存在「假性」。

心理咨詢有一個概念,叫做「此時此地(here and now)」。來訪者喜歡描述已經發生過的事情,但咨詢師會觀察來訪者此時此地的表現,從而識別他的問題。

這不是咨詢專用技巧,而是源自親密關系的技巧:婚姻出現問題,配偶一邊傾聽對方,一邊關注自己的感受,並在適當的時候表達感受,引導對方認識到當下的問題。

中國心理學家史秀雄認為:當夫妻產生矛盾,又找不到溝通的切入點,彼此都有些不確定或畏懼不前時,最需要做的就是觀察自己此時此刻的感受,並分享給對方,然後詢問對方的看法,感受和意圖。

這是真實親密關系應當具備的條件,也是夫妻融洽的要素。

假性親密關系,推翻了這個要素:比起「此時此地」的坦誠,夫妻更喜歡把真實的自己藏身於虛假的關系裡。

哪怕昨天晚上吵得不可開交,早上依然可以互道早安,對於昨晚的矛盾,默契地選擇閉口不談——並且,今後也不會再談。

那些不滿的情緒,壓抑的怒氣,糟糕的心情……則會咽回去,假裝自己一切都好。

其實,一點都不好。

但夫妻被一股無形的動力驅使,戴上微笑面具,站上婚姻舞台,在關系中song-and-dance。

男生VS女生:戀愛中希望被對方理解的10件事

假性親密關系的內因:「腦鎖」

「腦鎖(brainlock)」,原本一種大腦運作模式,用來容納個體的自我保護機制。

但隨著年齡增長,機制不斷發展,大腦必須發展出新路徑來適應它們,「腦鎖」因此逐日強大,最終改變整個大腦網絡,成為根深蒂固的「人格面具」。

用一個詞來形容被「腦鎖」影響的親密關系,就是「例行公事」。

希臘神話中,宙斯風流成性,不斷勾引人類女性和女神,私生子遍天下。赫拉善妒,她會因為某個國家的名字和宙斯某位情人一樣,在該國散播瘟疫,害死成千上萬人。

赫拉深知宙斯秉性花心,對婚姻不忠,時時刻刻盯著丈夫;宙斯也深知赫拉善妒,為了獵艷,他變成公牛等生物逃過監視。

夫妻之間已經沒有愛,甚至因愛生恨,互相折磨幾千年,始終不離婚。這種「相愛相殺」的關系存續狀態,也是一種「腦鎖」。

冷暴力,出軌,沉迷工作,拒絕溝通……這些問題重重的夫妻相處模式,都是「腦鎖」作用下的結果。

Mark認為,腦鎖是一種反生殖的心理,它與他人的經驗保持距離,不允許親密,不允許粘連,親密關系建立在分裂和欺騙的基礎之上。

但腦鎖有一個好處:讓夫妻「藏身」於親密關系中,不需要成長,也無需改變。固步自封,舒適安全。

平克.佛洛依德在詩歌《希望你在這里》中,描述了「腦鎖」狀態下的愛情:

我們只是兩個迷失的靈魂,在魚缸里游泳;

年復一年;

跑在同樣的老地方。

我們發現了什麼?

同樣的恐懼。

某種程度上,「腦鎖」可以作為一個保護裝置,隔離消極情緒,通過激活催產素,多巴胺,加壓素等神經元素,來達到「愉悅」的目的。

但諷刺性的是:「腦鎖」保護我們不受他人影響,也毀了我們和他人的關系。

「腦鎖」作用下的夫妻,從未在配偶面前坦誠過。

假性親密關系對婚姻的破壞,是毀滅性的,可由於「song-and-dance」,問題出現之前,很少有人能夠提前預感到。

因為更普遍的情況,是感到不安,立刻封閉心扉,避免親密,把婚姻變成例行公事。

「一次又一次重復爭吵」「一天又一天重復同樣的事」,日子像無止境的線軸一樣,咕嚕嚕地轉下去。

假性親密關系的外因:偏見

除了「腦鎖」,社會約定俗成的規則,也是假性親密關系的形成原因。

「男主外女主內」、「強勢女人禍害多」、「男人有淚不輕彈」……這些社會對婚姻的刻板印象,給人一種錯覺:只要遵守規則,不安全的關系可以變得安全。

《致命女人》中的全職太太貝絲,發現丈夫出軌,第一時間反省自己:我是不是太沒魅力了?

她梳妝打扮,風姿綽約,從樓梯上款款走下來,想要用美貌挽回丈夫的心。

可對方只說了一句話:飯做好了嗎?

60年代,丈夫們要求太太做好一件事:顧家。美麗動人,博覽全書,事業有成,都不是社會對「太太」的要求。

妻子只要做好飯,顧好家,這段婚姻就很美滿,自己就能擁有幸福。

所以,貝絲的丈夫永遠不會為她的美貌打動,打從結婚起,他就關閉了心扉,將妻子視為一個行走的洗碗機,予取予求。

對愛和激情的渴望,他分給了另一個女人。情人告訴貝絲:「男人都這樣」。

很多很多年前,一名男性將一份愛拆成兩半,根據不同的需求,給予不同的人,由此和多個女人建立假性親密關系。

耳濡目染,代際傳承之後,「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成了社會規則,操控上億男性。

假性親密關系之所以普遍,很大一個原因,是社會允許,甚至鼓勵這種相處模式。

一位來訪者告訴我:在他高中時期,就已經瞞著大人嘗試了各式性愛,一度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

為了不讓父母失望,他把這份迷茫壓在心底,娶一個看著順眼的老婆,過一段中規中矩的人生,20年沒出現問題。

直到某一天,他的手不自覺開始抽動,看遍醫生也找不出病因。他敏銳地覺察到:這或許和他過去壓抑的東西有關。

只是,由於害怕被人視為「異類」,他不願二度挖掘,也不想釋放自我。

他只有一個願望:能夠在妻子面前,扮演一個正常的丈夫。

自我實現的渴望,打破安穩的恐懼……追求愛,逃避愛……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如果擰成一股,會讓人很痛苦。

我們不允許它進入潛意識。最好的掩蓋理由,就是告訴自己:雖然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但所有人都這樣做,我也這樣做就對了。

假性親密關系 | 婚姻如戲,全靠演技?

如何展開真正的親密關系?

如何擺脫假性親密關系?從表面上來看,我們似乎應該致力於親密關系本身。但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教授卡羅爾.德韋克在《終身成長》一書中,給出了不同的答案:

比起鑽研兩性技巧,我們更需要鑽研自己的內心,培養成長思維,讓那些被堵住的痛苦流出來。

Mark認為,「腦鎖」會驅使個體下意識向那些「和過往創傷相似的情況」靠近。

童年被性侵的女孩,長大後嫁給了性侵者;童年被家暴的男孩,長大後娶了家暴者;雙親酗酒的孩子,成年後要麼成為酗酒者,要麼和酗酒者結婚。

個體有一種天真的自戀:幻想自己能通過改變現在,來補償過去。比如童年無法阻止父母酗酒,這份渴望被迫壓在心底,成年後,就下意識想改變酗酒的配偶。

我們太在乎「補償過去」,反而忽略了「此時此地」。這是牽手錯誤的伴侶,走進假性親密關系的根源。

而意識到這一點,是走出假性親密關系的第一步。如同堵塞在管道里的陳年淤泥,終於被疏通,清水流出之後,才能推動婚姻的小船往前走。

接下來,我們需要正視自己和配偶的依戀類型。

人的依戀方式分為三類:安全型,迴避型,紊亂型。

安全型的配偶有以下特點:坦誠真誠,不計得失,互惠互利,適度自信。

迴避型強調獨立和個人空間,紊亂型比起配偶的感受,更重視自己的安全感。

迴避型和紊亂型配偶,更容易展開一段假性親密關系,他們容易感到不安,一有風吹草動就躲回「樹洞」,讓配偶無計可施。

即便配偶是安全型依戀者,長期沉浸在假性親密關系中,也會失去敞開心扉的能力,如同兩只各自躲藏的鼬鼠,難以感知風雲變幻。

因此,「成長思維」很重要。

安全型的配偶樂於分享感受,享受親密,非安全型的配偶或許會感到不自在。

「我很喜歡我們親密的狀態,但有時我需要一定個人空間,我會在那裡喘口氣,很快回來。」你可以找個機會,告訴配偶你在想什麼。

或者對配偶說:「我希望你能主動告訴我,你想要什麼,這樣我會很高興,也會樂於為你做點什麼。」

表達感受,而不是急於擺脫不安,讓和自己配偶感到互惠互益,能夠助力關系脫胎換骨。如同種下一顆種子,在往後的日子裡慢慢開出花來。

寫在最後

你有沒有想過,其實配偶和你一樣,渴望更溫暖,更幸福的親密關系,只是他們無從下手?

這篇文章或許是你們達成一致的契機:每個人都渴望愛與被愛,渴望找到「靈魂伴侶」,但總會遇到各式各樣的阻力。

原生家庭的創傷,約定俗成的偏見,夫妻矛盾心結,經濟壓力問題……

我們總會有辦法解決,所謂親密關系,就是在有限的人生中,無限解決親密問題的關系。

羅蘭米勒在《親密關系》中寫道:當研究者要求100對婚齡持續45年的滿意夫妻,解釋他們婚姻成功的原因時,他們回答:

珍視婚姻,認為婚姻是長期的承諾和忠誠;

有幽默感;

有相似處,在大部分事情上都能達成一致;

真正喜愛配偶,享受共度的美好時光。

用一句話概括這些技巧,就是:保持滿足,保持欣賞,保持成長。